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十四章 鲁父的生活哲学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10 2020-05-14 18:58:02

  联系不上安靖晟的林雨虹显得无精打采,往常早餐时间,她的胃口总是好到让鲁父担心,生怕她吃撑了肚子。

  鲁父见她失神的模样,用胳膊肘碰了碰邻位的鲁允清,小声地问他:“小子,是不是你惹妹妹生气了,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个晚上,就闷闷不乐了。”

  鲁允清动了动眼皮,打了个哈欠。昨晚临时加了个手术,凌晨三点多才到家。“爸,我妹不过是思春了而已。“允清用手指着自己下眼皮的黑眼圈,语气略微难过地说道:“您难道就没有看见你儿子的黑眼圈吗?就一点都不心疼?”

  鲁父一巴掌拍在他的后头勺,一点都不留情面地数落他:“你能吃能睡,壮得像头猪,用得着我担心吗?你再看看你妹妹,是不是憔悴了?脸好像也瘦了?”

  鲁允清心底哀声一片,这家哪还有他的地位了。爸爸不爱,只能自己爱自己了。他筷子刚要碰到荷包蛋,就被鲁父半路拦截。

  “闺女,吃个溏心荷包蛋,凉了就不好吃了。”

  林雨虹这才晃过神来,看着一脸慈爱的鲁父,露出担心的神情,立即清理了糟糕的心情,认真地吃起早饭来。

  鲁允清朝他父亲使了使颜色——“我就说你老,没事瞎担心,我妹这不吃得挺好的。”

  鲁父回瞪了他一眼,“你敢把吃进去的早餐吐出来了吗?”

  鲁允清看出他爸眼里的意味,立马认怂,这事没办法,作为一名医生,他清楚地了解手动呕吐对肠胃造成的伤害。

  吃过早饭,鲁父打发鲁允清洗碗,而让林雨虹推自己到楼下公园散散步。比起北方冬天的萧条,南方的冬天虽然寒冷,但还是透露着一丝生机。小区里的很多老爷爷太奶奶早晚聚在这里打太极锻炼身体。

  鲁父指着前面拐角处的亭子,“我们去亭子里坐坐,爸想和你谈谈心。”

  林雨虹将鲁父推到亭里,距离石桌舒适的距离后,才固定了车轮上的刹车装置。出来前,她准备了一些水果零食和花茶,现在将这些一一打开摆放在鲁父面前。鲁父昨天伤到了旧疾,这几天不能动用腿脚的筋骨。

  林雨虹捧着热茶饮了一口,杯口的热气缓缓上腾,正如她的那句“爸,我有喜欢的人了!”那般

  地轻透,如果不仔细听,还以为那是一闪而过的幻觉。

  “他是一个看着冷漠,但却很温暖的人。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误喝了他的咖啡。但其实在这之前,我和他的距离只隔着一层床帘。”林雨虹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到记忆中的画面。

  鲁父可以看得出自家闺女是真得很喜欢她口中的这个男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言语上的表达不需要多浪漫,光是看眼睛,就能从那发光的眼窗看到喜欢之人的身影。

  “那后来他是怎么伤了我宝贝闺女的心?”鲁父将剥好的果肉放到她面前,拍了拍手上的坚果皮,才端起热茶豪饮一口,鲁父喝茶的习惯不讲究,向来都是如此。别人喝茶细品其中的恬淡,而他不过将这当成生津解渴的好物。

  “闹了一个误会,这事就算翻篇了。”林雨虹一口一个坚果,看着湖面上的风景,被微风拂过的湖面泛起一圈圈涟漪,有几个小男孩正在比赛操控玩具汽车。

  “那你为何闷闷不乐?”鲁父一脸严肃地看着林雨虹,“你哥说你是在思春,我看着不像。那混小子,也就是你喜欢的人,是做了什么让你烦心的事?”

  林雨虹不解地问道:“爸,你还没见过靖晟,怎么就叫他混小子了。”

  鲁父一脸醋酸样地回答:“我这么叫他都算好听的了,不就是一头拱了我家白菜的猪。”

  林雨虹被他这话逗得噗呲一笑,要是让安靖晟亲耳听到的话,那张冰脸保准一秒变黑,敢怒不敢言。

  “我打电话,他手机关机,我发微信,他也不回。我是担心他出事。”

  “既然这样,你下午就回去一趟,见到人了心里也就踏实了。”鲁父在这件事情的思量完全是以林雨虹为重,虽然他未曾见过闺女的心中人,但以她的品性,那人必定也是个好归宿。尽管心里有千百个不乐意,但是总不能把女儿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爸,我不走。”林雨虹起身走到鲁父身后,用胳膊环过他的臂膀,“我心里是放心不下他,可我更放不下您,您腿脚受了伤,哥医院里又忙不开身。”

  鲁父轻拍几下林雨虹的手背:“傻孩子,你爸是伤了腿,又不是瘫痪了。你就不怕你的心上人被人拐走了?”

  林雨虹摇了摇头:“不怕,我只稀罕在乎我的,他若有朝一日变心了,我会难过,会心痛,但我还是会努力活下去。生活总归有其他的精彩之处。”

  鲁父赞同地点点头,林雨虹这心思比有些已经活得大半辈子的人还要通透,是好事。

  “爸,您会不会觉得女儿活得像个老太太?像我这般年纪的女孩活得天真浪漫。”

  鲁父端起桌上的花茶,对她说道:“闺女,人生百味,卖茶的不比买茶的人,买茶的人不比煮茶的人,煮茶的人不比喝茶的人,喝茶的人不比懂茶的人,懂茶的人不比爱茶的人,爱茶的人不比种茶的人。这一环坏比下来,也不过是个理论。只有放了感情进去的才叫做人生。我闺女小小年纪活得通透,活得明白。这是好事。好多人活了一辈子,临了才意识到自己一生浑浑噩噩。”

  鲁父将杯中的花茶倒在地上,又重新再倒上一杯热的:“冷的茶叫人心凉,你要添新茶,就必须将杯子倒空。热茶甘,冷茶涩,人生不过如此。好闺女,以后遇事伤心了,就想想爸今天的这番话。”

  “爸,我敬佩您的胸襟和豁达,做了很多父母不能做的事,不能想的事,不能忍的事。”林雨虹说得是心里话,很少能有人如鲁父这般,爱子女之情真意切,不顾及世俗眼光。

  “唉,你这是给你爸戴了高帽。”鲁父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毕竟是冬天,我们干坐着容易着凉感冒。”

  林雨虹心里明白,鲁父出来这般折腾全是为了开解她,她心里是感动温暖的,要不是这次回来,怕是遇不上鲁家父子,自己也享受不到久违的父爱。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将她带到了一个避风的港湾,让她遇见了他们。

  也许这一切正如鲁父所言,热茶甘,冷茶涩,那段令她痛心的父女之情,早已云淡风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