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七十七章 情变!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844 2020-05-17 02:04:51

  林雨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这套房子里看到除了她以外,其她女人的东西。衣柜里整齐得摆放着各类的情侣装,依次排列着睡衣、居家服、运动服,衣服上的标签还未来得及摘下。她指尖依次划过每一套衣服,清晰的触感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林雨虹的心里有一头小野兽在横冲直撞,叫嚣着要冲出体内,撕破眼前的衣服。她双眼一闭,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将衣柜门掩上,背靠着柜门滑落在地上。

  她环视了房间一圈,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好像加入了陌生人的气息,让她惶惶不安。化妆台上叠放着的丝绒首饰盒是她第一次见,她向来不喜打扮,身上的收拾更是寥寥无几,能让她随身携带也就一块手表。

  林雨虹拖着微沉的步伐朝化妆台走去,每个首饰盒上都署名着“王瑶琴”三个字。当她打开一个收拾盒时,入眼的是三只黄金打造小猪,眼睛上镶着耀眼的钻石。她并没细看黄金上精雕细琢,而是迅速将首饰盒合上。

  林雨虹心里明白,这是A城娶亲特有的风俗,男方会送呈上全套的黄金首饰作为聘礼与女方确认亲事。也就是说出现在化妆台上的首饰盒是安靖晟要送的别人的聘礼。

  结婚照拍好了,聘礼也有了。她还能找什么样的理由说服自己那个人是爱着她的。这一切仿若一场梦境,谁又能帮她从这真实的梦境中解救出来。是不是只要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一切就不一样了?

  林雨虹是被窒息而醒,在阴暗中,有一只手十分阴狠得掐着她的脖子,似乎再用上三分劲,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扭断她脖子。她艰难地想要发出声音,又挣扎着想要获得自由。可当她听到眼前这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男人的声音时,她连抬手地力气都没有了。

  “有些事不用我明白,你就应该清楚。”安靖晟的声音清冷无情,让林雨虹心生寒冷。原来他寄给自己的照片不过是在下通牒,自己竟然傻傻地跑这么一遭。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安靖晟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娶你为妻。”

  林雨虹的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安靖晟的手上,他嫌弃地松开那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狠狠地擦了几遍,再将它弃之如敝履。他的一举一动在暗夜里虽然看不清,但林雨虹还是能从他的形体动作上,看出他对自己的厌恶。

  她咳嗽了几声,声音早已变得沙哑粗粝。这是痛哭后遗症,每每她伤心难过后,声音就会变了样。“我只问你一遍,往后我不会再缠着你要答案。”

  安靖晟直接背过身,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一秒都不想看到,“你最好说话算话。”

  林雨虹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有些发颤。“你之前愿意娶我,是真心实意,还是你的虚情假意?”

  “那不过是逢场作戏,我这辈子想娶得女人只有一个,但那个人绝不会是你。你现在立马滚出这房子,多呆一刻我都觉得恶心。”安靖晟的决绝无情像一把刀狠狠地扎进她的心底,原来最痛的事会让她变得这般脆弱不堪,她竟然连痛打他一顿的勇气也没有,当下便狼狈的逃离开。

  从卧室到书房,再从书房到客厅,这条路她走过不下数百次,可现在却一路跌跌撞撞,不是磕到了膝盖,就是撞到了头。虽然冬天的衣服厚实,但她的身上还是留下了不少淤青和伤痕,伤得最明显的就是她的脑门。

  安靖晟见她如此识趣的离开,颇有些意外,这个女人可是纠缠了自己整整一个下午。

  事情要从他和安米拉离开墓园说起,乔静若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这是安靖晟远远没有料想到的事。实际上乔静若是一路尾随安米拉,才能见到安靖晟。

  她现在的装扮是典型的冷艳美人,身高一米七二,再踩着一双高哥鞋,在气势上就可以碾压过其她女人。在她还没见过安靖晟生前,就被他的风云事迹所着迷。乔静若的骨子里自傲,但是在外人面前会懂得用伪装讨巧。

  “乔小姐,这是找我兴师问罪来了。”婚礼上,乔静若故意装出惊慌失措的模样,不过是在扮演受害人的角色。在同意与乔静若订婚时,安靖晟早已将这女人的底细摸清楚。

  “不愧是我乔静若看上的男人,我就是欣赏你这一点,放眼整个A市,能配得上我的也就只有你一个。”

  安米拉最看不得这些打着家里名号出来招摇撞骗,一心求嫁豪门的拜金女。她张开双手将安靖晟护在身后,架势十足地说道:“我呸,你这哪来的骚狐狸,竟然这般的无理讨厌。”

  乔静若知道安家人都宝贝安米拉,自然不敢以牙还牙,忍着一口气,露出标准的服务式微笑:“米拉,我是你安小叔的未婚妻,只是我们办婚礼的时候,你刚好在国外而已。”

  安米拉冷哼道:“你这还真是上赶着给脸不要脸,据我所知,小叔和你的婚事早已作罢。”

  安靖晟看着自家小魔头像极了一只炸了毛的猫,气哄哄地似乎正等着别人顺毛。他嘴角上扬,眼里噙着星光,这是他几天来心情最愉悦的一次。

  要是小东西在的话,那就更好了。她教训起别人来,头头是道。估计安米拉遇见了她,也得乖乖收了气势,摇尾乞怜。

  “乔小姐,订婚宴没有举办成。你未婚妻自居的身份,为免有些荒诞可笑。让乔家失了颜面,这个人情我安靖晟定当归还。不过你与我,桥归桥,路归路。向来就各不相干。”

  安靖晟说完话,就带着安米拉离开墓园。乔静若被气得站在原地直跺脚,可她多心高气傲,怎么愿意接二连三失了面子。

  于是她开车一路加速追赶安靖晟,看到安靖晟的车后,先是保持车距行驶了一段时间,然后突然踩油门加速狠狠地撞向安靖晟的车屁股。

  坐在驾驶位的安靖晟早就注意到乔静若一直跟在他们车后,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乔静若会是这么一个锱铢必较的狠角色。跟随其后,只是为了出这么一个阴招。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坐在后车座的安米拉被突如其来的外力一甩,脑袋撞到车窗出血。

  安靖晟立即刹车,察看安米拉的伤势。与此同时,他先是打了120叫救护车,然后打110报警。乔静若十分得意地下车,踩着高跟鞋,十分傲娇地走到安靖晟面前。

  她双手抱胸,抬高下巴,一幅神气地模样说道:“我现在跟你总不是各不相干了。”

  安靖晟将她一把摔在车窗上,压抑着内心地火气,乔静若要是个男人,他早就一拳头挥过去:“现在你是肇事者,而我是受害者。你最好祈祷米拉没事,否则你会后悔认识我。”

  乔静若被安靖晟如狼似虎的凶狠眼神吓得发愣,她含着金钥匙出生,向来都是被乔家当成宝贝疙瘩,何曾受过这般委屈。三秒过后,立即哭得梨花带雨。

  安靖晟听她那哭声,就心烦。随手抽了几张纸堵住她的嘴巴,并厉声警告她:“你要是再哭,我可就不保证下次塞你嘴里的还会是抽纸。”

  乔静若立即噤声,然后将眼泪擦干,有些哽咽:“你刚才.......的意思......是你报警了?”安靖晟扫了她一眼,便不再搭理她,安米拉撞到脑袋后,就晕了过去。

  乔静若知道自己这回是玩过头了,本来只是为了给自己出气,现在伤害到安米拉,也非所愿。

  这事闹到了警察局,安靖晟看在乔父的份上,同意这件事情私了。发生事故后,他就发现安米拉故意装晕,估计是想要借机升势,灭灭乔静若的嚣张气焰。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乔静若趁乔父不注意,凑到他身前小声说了一句:“你信不信,我有本事今晚去找你。”走之前还特意给他抛了一个媚眼。

  只是乔静若当晚被乔父反锁在房内闭门思过。安靖晟以为躺在床上的人影是她,所以在第一时刻才狠狠地掐住这个女人的脖子,让她认清事实,别来招惹他。

  如果这晚,小区没有停电,安靖晟就不会做出伤害了林雨虹的事情,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伤与痛。但是生活从来没有如果。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未来对以前的遗憾做出弥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