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章 鲁父的爱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86 2020-05-20 20:05:44

  于梦中苏醒的林雨虹见到鲁父的那一刻,心跳便漏了一拍。她将被子盖住脑袋闷声哭泣,鲁父察觉到身边人的动静,立即睁眼。只见隆起的被窝随着藏在里面的人的气息一起一落。

  “闺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和爸爸讲,爸爸去叫医生来。”

  林雨虹闻声从被窝里出来,双手揽着鲁父的腰,然后放声恸哭。诚然一切如梦中,她得到了父爱,也永远失去了母爱。

  鲁父以为林雨虹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跟着难过起来。作为一个父亲,他向来钢硬如铁,直到遇见了林雨虹,有了一个闺女后,鲁父的心都快融化成夏日里的冰淇凌。他用自己的方式简单明了地爱着她。

  鲁允清提着饭盒进门,见到林雨虹窝在父亲怀里哭泣。心里的大石总算是放下来。天知道他的父亲是个多执拗的人,中午林雨虹没有醒来,他父亲也连带饿了一顿。自己好说歹说,嘴皮子都磨破了,鲁父才喝了一小碗的鱼汤。

  “你们两个够过分的,老是背着我加深父女情。”鲁允清故意说笑,借此调和房间里悲伤的氛围。鲁父见是自家儿子,便有些尴尬地用衣袖擦干眼泪,作为老子,他一向以威严打压儿子的调皮。从未在鲁允清面前这般矫情哭泣过。林雨虹则是见到鲁允清手中的饭盒,肚子饿得咕咕作响。

  鲁允清听见她肚子发出的声音,立即撑开床桌说道:“我们小虹儿胃口本来就好,现在估计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鲁父打开饭盒,将里面的翻菜一一拿出,都是林雨虹平常爱吃的,心下觉得自己儿子心思还算细腻,没白疼他,不过在他的教育字典中,不存在“夸”字教育。他对鲁允清的认可从来都是藏在心底。好在鲁允清性子从小野到大,比起口头上的夸奖,他更希望鲁父能给他实质性的奖励。比如煮上一桌他喜欢的饭菜。

  林雨虹的胃口出乎意料地好。至少在鲁允清看来,这丫头除了双手被纱带缠住不方便使用餐具外,表现得往常一样。还一个劲地命令自己夹菜喂汤。

  “哥,我还想再喝一碗猪蹄汤。”林雨虹对今晚的猪蹄汤甚是喜欢。

  鲁允清正在用小刀切下猪蹄上的肉,这玩意光是用嘴啃就费力,更不要说现下用刀切。他回头看了眼林雨虹,这丫头到底是没心没肺呢?还是故作坚强?明明受了情伤在雪夜里冻了一夜,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

  “那这肉你还吃吗?”鲁允清看着还没切下几块肉的猪蹄,如果林雨虹不吃了,他就下嘴啃。

  林雨虹点头笑道:“哥,肉我也要吃。”她可是想吃猪蹄肉好久了,今天有人帮她切块,她可是求之不得,啃猪蹄对她而言,不是一件易事。

  鲁允清彻底完败,他就不该对一个吃货妹妹抱有任何的期待和幻想。现在能吃能喝也好,身体养精神了,剩下的事后面再说。一旁的鲁父正在给林雨虹切水果盘,瞧见自家女儿状态不错,也就放心了。

  饭后,林雨虹的主治医生带着几名医护人员出现。他初步检查了林雨虹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出现其它问题,根据今天换药的护士反馈,她身上的冻伤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

  带头的医生看着林雨虹说道,单从表情上看不出他心情的好坏,也许医院里的医护人员见惯了生老病死,很多事情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日三餐般平淡无奇。“小姑娘,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

  林雨虹摸了摸自己被绷带贴住的右耳,笑着说道:“我的右耳它睡着了,对不对?”

  为首的医生被她逗笑了,行医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乐观有趣的姑娘:“小姑娘,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像你这样的病人。看着年轻,却活得明白。这要是换在其她人身上,保准哭哭啼啼的。”

  “比起缺胳膊断腿,我只不过是少了只右耳的功能。这买卖划算的很。”林雨虹的话引得在场的所有的医护人员开怀大笑,对天底下的医生而言——百病易消,心病难医。

  “你能这样想挺好的,省得我们医护苦口婆心,也免得你家人跟在你身后难过。”为首的医生又交代了些养护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闺女,你真得不难过?”鲁父虽然知道这孩子贴心懂事,可到底是失去了一只耳朵,她的右耳今后极有可能就变成了摆设。他的闺女不知比这世间多少女子要好几百倍,偏偏遇到了这样的伤害。

  林雨虹极其认真地仰头看着一脸担忧看着自己的鲁父,她语气更加坚定:“爸,我不会因为失去一只右耳而难过,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也请你相信我,我现在很好。我没有在你面前故意伪装成坚强的样子。”

  “我还记得你和我说过,人生就像一杯茶,热茶甘,冷茶涩。过滤的就该放下,何苦要勉强喝下一杯已经冷却的茶。我接受右耳再也听不见的事实,也接受了他不要我的事实.......”

  坐在沙发上的鲁允清听到林雨虹后面的话,不可置信地说道:“什么?那混蛋竟然敢变心不要你。”

  “哥,你不要想着去找他算账,感情的事情向来就是你情我愿。竟然他不爱我,我也不想对他死缠烂打,更不想再见到他。如果你真得心疼我,就什么事都不要做。”

  鲁父心疼地叹了口气,“就听你妹妹的,以后不许再提这个人。”鲁父沉思了一会儿,又走到鲁允清前,将人支出病房说道:“你妹住院这段时间,由我看护着。你就踏实工作,至于那个男人,他要是胆敢找上门来,你就把人赶走。”

  鲁父太了解儿子的性格,瞒着自己让林雨虹去找安靖晟的罪魁祸首十之八九就是鲁允清。鲁父眉头微皱,十分严厉地警告他:“你要是敢走漏妹妹住院的消息,我就把你这只右耳拧下来跟猪耳一起炒了。”

  鲁允清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说到做到。他保证道:“爸,这是我有分寸,我能给那混蛋机会伤害妹妹吗?”

  “这次就饶了你,下次你再给妹妹出什么馊主意伤了她,我可不会看在你是我亲儿子的份上饶了你。”鲁父说完话,就立即回房,把林雨虹一个人留在房间,总是有些担心。

  鲁允清叹了气,自家父亲的良心就不会疼吗?打小开始,对他就是一幅严父模样,他还以为是性格使然,可现在看到自己父亲因为刚认的闺女而动不动心疼流泪,就打破了他心中父亲的人设。然后摇了摇头,说到底只能怪自己是个男的,撒娇不了。还是回自己的医院,好好上班赚钱实在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