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一章 安米拉的小心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566 2020-05-21 22:24:35

  林雨虹离开后,安靖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门了。下午送安米拉去医院的时候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是已经抓到偷他手机的女子,但是对方强烈要求见安靖晟,才肯配合公安办案。

  安靖晟到派出所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的女人,她正旁若无人地操控着手上的手机。安靖晟心里打赌,眼前顶着一头染过色的脏脏辫的女人不是好惹的角色。

  负责案件的警察和安靖晟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姑娘的家庭背景殷实,之所以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偷东西不过是为了给她哥哥南景星添堵,没预料到自己的“丰功伟绩”还未被她哥发现,倒是被半路出现的安靖晟给搅局了。

  安靖晟走到她跟前,并没有意愿和这样的女人牵扯。他冷冷地说命令道:“手机还我。”

  南智泺本来被眼前的人影挡去了光源,心里不悦,正打算破口大骂,脏话还出口就被眼前的安靖晟所吸引,不得不说,这个人完全就是她的理想型,这高冷风太中意了。

  她立即将双腿从桌子上撤回来,又整了整衣服后,伸手向安靖晟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南智泺,今年27岁,刚出国外留学回来。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安靖晟眉头微皱,眼眸里说不尽的冷淡与无情。他再一次命令道:“手机还我。”

  南智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不爱搭理自己的男人,心底怀疑:难不成是今天的烟熏妆没有彰显出自己的美艳。

  “手机还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和我约会。”南智泺就不信自己还钓不着眼前这个男人。

  安靖晟不悦地皱眉,他瞥向南智泺身旁的律师说道:“你就是南景星派来的律师?”

  那男人紧张地额头冒汗,连忙从西装外套口袋掏出手帕擦拭汗水。传闻A城的安三爷生性高冷,手段快准狠,没有人能赢过他。

  安靖晟看他那幅紧张害怕的样子,别看这人是南景星派来的,估计也就是让他过来维护妹妹的权益,只不过这人没有预料到会遇见自己。左右都得罪不得,更不敢出声。

  南智泺见安靖晟不搭理自己,一幅大小姐脾气上来:“你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女人是你女朋友吗?”南智泺本来对偷来的手机都是置之不理,可她没想到自己无懈可击的表演竟然会败给眼前的男人。对于南智泺而言,好看的皮囊比不上聪明的大脑,又好看又聪明的更是少之又少。

  安靖晟依旧保持冷漠,“竟然知道,就该知难而退。”

  南智泺眼珠一转,想要伸手挑逗眼前的安靖晟,没想到被反手拧住胳膊,“咔”的一声惊到了在场所有的人,南智泺痛得眼泪都快要留下来。

  安靖晟脸色十分严肃地威胁道:“手机还我,否则我真得会把你的胳膊拧断。”

  站在一旁的律师立即向前求情:“安三爷,求你放过我家小姐。”然后又立即劝说南智泺,“小姐,你就把手机还给安三爷吧,否则这苦头有你吃的。”

  南智泺咬牙忍着,半天不说话。安靖晟已经没有了耐性,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手起刀落,三下五除二就把南智泺皮衣上的所有口袋划破,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松手将南智泺推向身旁的律师。这一幕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被吓得脸色发白的南智泺。

  “你是我见过最讨厌的女人,我警告你,别再来招惹我。”安靖晟已达到来派出所的目的,便迅速离开。

  南智泺平生第一次听到自己被人讨厌,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委屈得嚎啕大哭,被眼泪哭化的烟熏妆更是看不得人。心底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拿下安靖晟。否则南智泺这三个字就倒过来念。

  拿回手机的安靖晟看到之前林雨虹给他打了几通电话,当下想要给她打回去。可是却忍住了这个念头。这些天,他一直强忍着对她的思念,怕自己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会抛下这里的一切回H城找他。

  王瑶琴的葬礼今天刚结束,他要接手处理母亲留给自己公司,只要用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交接好手头上所有的事情,然后就可以陪林雨虹看第一场雪,按照H城往年的气候,再过半个月时间,就会下雪。这么一想,他心里便有了冲劲和期待。

  外婆晚上约了自己吃饭,由于半路出了个南智泺,在派出所里耽搁了时间。于是他立即驱车前往外婆家。安靖晟刚一出电梯,就听到房内哐当作响的声音,立即开门进去。

  只见安靖白叉腰喘气,安米拉正缩在外婆怀里小声抽泣,外婆正臭着一张脸,三人就这么僵着,刚才发出的声响是煮饭阿姨不小心打破了碗碟。

  安靖晟换了室内拖鞋,淡定地脱下外套走到安靖白面前:“如果大哥是来找米拉兴师问罪的,那就先把我这个当弟弟的批一顿。”

  安靖白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过于偏激,“小晟,大哥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米拉不分轻重,既然不参加她爷爷的葬礼,这让外面的人怎么看我们安家?”

  安靖晟听了这话,眼眸骤冷。他将安靖白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冷笑道:“大哥这话怕是说给我听,但又担心驳了弟弟的面子,这才借力打力。就差没有指明道姓。”

  安靖白听不得安靖晟如此猜想自己,但又不想说重话伤了兄弟情谊,自己弟弟是什么脾气,他难不成还不了解。真要接着他的话,那才是往火坑里跳。

  “我知道今天也是妈妈的葬礼,你为我和小芯尽了孝道,我们心里是明白的。你不怨恨我们没有出席妈妈的葬礼,我们怎么会反过来责怪你呢。”安靖白察看着安靖晟的脸色,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戳中他的痛处。“我知道你疼米拉,比我这个当父亲还要理解她。可是有些事我们不能太娇纵她,小打小闹,我都可以当她耍脾气。可今天这么隆重严肃的场合,她竟然私底下偷溜出来,又把脑门伤到.......”

  “小白,但凡是跟安家扯上关系,你就跟个火药桶似的,时刻准备同归于尽。米拉她是你女儿,不是你手上的傀儡。你一个指令她就非得一个动作。”外婆出言打断了安靖白的话,她就是看不得大外孙身上事事以安家为重这一点。“你把她当什么了?进门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结了什么深仇大怨。”

  “外婆,我知道错了。”安靖白向来对外婆是敬重有加的,要是往常安米拉犯错在这里躲骂,他是断然不会追到外婆家给她一通批评,只是今天事态严重。

  外婆点了点头,然后摸着曾外孙女的脑袋说道:“这事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你别以为有太奶奶和小叔给你撑腰,你就无法无天。跟你爸道歉。至于回学校的事情,等你把头上的伤养好了再说。”外婆明面上是在批评安米拉,实则还是偏心安米拉。后面的那些话是说给安靖白听的。

  坐在一旁的安靖晟早就看透小魔头的心思,不就是想要借机留在国内,当然他是不会戳破安米拉的小心机。在他看来,侄女的小聪明反倒有些可爱。

  安靖白自然是不会留下用晚饭,安家办完葬礼后,还要举办晚宴。他刚才过来的目的除了教育安米拉外,还想把她带回宴席。眼下自己女儿脑门受了伤,只好作罢。至于安靖晟,他早就没有能力去管他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