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二章 月半后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53 2020-05-22 18:58:52

  在医院治疗半月的期间,林雨虹身上的冻伤全部愈合,不过需要特别注意保暖。她的右耳最终被确诊失聪。鲁父和鲁允清心里对此虽然难过,但早已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让林雨虹最开心的事是,在住院期间她收到了陈姨从美国洛杉矶寄来的信件,内容大意是邀请她去参加自己的十周年结婚典礼。

  鲁父得知这个消息,心里十分赞同。他希望闺女可以借此机会到国外散散心,虽然林雨虹住院期间表现得与常人无异。但是有的晚上,她会在睡梦中哭醒,然后起身站在窗前发呆,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每次看到林雨虹站在窗前的身影,鲁父心里就像被针扎过似地难受,他恨不得替女儿受罪。

  其它晚上,林雨虹则是嘴里呓语着安靖晟的名字,双手死死地抓着被角挣扎着,额头上不断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躺在沙发上的鲁父立即苏醒朝她走去,一遍又一遍地安抚着林雨虹,直到她平静为止。林雨虹所经历的苦与痛,鲁父历历在目,事事在心。

  鲁允清对林雨虹去洛杉矶则是抱着相反的看法,如果只是单纯出去见长辈旅行,他是认同的,但是此行的目的却是去参加长辈的周年结婚典礼,这不是往她伤口上撒盐嘛。

  当事人林雨虹则是没有顾虑太多,她心里是替陈欣冉开心的,收到信件后就立即回微信给陈姨,说是她十分乐意且荣幸能够参加她的十周年结婚典礼。

  事实证明,鲁父的想法是对的。自从林雨虹计划要去洛杉矶后,就开始查阅相关的书籍。她的时间不是用来精心准备礼物,就是做旅行攻略。林雨虹对常被称为“天使之城”的洛杉矶早已心驰神往。

  在饮食上,她一定要吃腻当地最著名的小吃——热狗和汉堡包,要到市区的犹太族餐馆和东欧餐馆感受异国风味。

  在景点上,林雨虹要打卡洛杉矶的发祥地欧威拉街,逛街向来是女人的天赋,不过最吸引她的是——这里保存了27幢古老的建筑。洛杉矶最有名的海滩之一的圣塔莫尼卡头最早建于1908年。沿着海岸线走上半天,然后择一佳境等待日落也是美好的享受。对于林雨虹而言,洛杉矶迪士尼乐园是她此行的重头戏。相较于国内的上海迪士尼乐园,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游乐场。

  鲁父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对此不甚了解。他能做的只是在心里规划着要准备些什么,好让闺女在异国他乡不吃苦。而鲁允清见林雨虹对此兴致颇高,他是关心则乱,明白自己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也许对于她而言,出去散散心也是不错的选择。

  出院的当晚,鲁父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那份量都足够十人吃。鲁允清趁父亲在厨房里准备最后一道大菜时,偷吃了一块红烧排骨。

  “爸,你这也太夸张了,准备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鲁父端着一大碗的鱼汤出来,瞪了他一眼,偷吃也不知道擦嘴。“小虹儿出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当然得要多煮一些她爱吃的,吃不完你就帮着收尾。”

  鲁允清看着桌上菜咽了口唾沫,他爸这是把他当剩菜收割机了。他还是今晚敞开肚皮多吃点,否则往后几天都要和剩菜打交道了。

  林雨虹收拾好明天出发的行李出来,就闻到了各种菜香,走到餐桌一看,也是把她惊呆了,鲁父这是为她准备了一桌的满汉全席。“爸,您这准备得也太丰盛了,吃不完就浪费了。”

  鲁父摘下身上的围裙,先给林雨虹盛了一碗滋补鲜嫩的鱼汤。然后看着鲁允清说道:“没事,有你哥呢?浪费不了。”

  林雨虹颇为同情地看了眼坐在对面的鲁允清,盛了一碗鱼汤递给他。“哥,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爸就交给你照顾了。”

  鲁允清摆了个OK的手势后接过鱼汤,用勺子连喝了好几次才觉得过瘾,鲁父煮得鱼汤深得他的喜欢。每次都巴不得连碗端,但是刚出锅的鱼汤烫得很。放凉了又走了鲜。

  饭吃到一半,鲁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起身往卧室走去,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红色布袋。他坐下打开红布,从里面拿出半块龙凤扣说道:“允清出生的时候,我和他母亲因缘买下了一块和田玉,找人做了一对龙凤扣,刻有龙纹图案的那半块在你哥身上戴着,至于这半块凤纹图案原本是想送给未来儿媳妇的。现在爸把它送给你,希望她能保你平安回家。”

  林雨虹被鲁父的话感动地眼泪直流,鲁父一脸慈祥地替她擦干泪水,一边将半块龙凤扣戴在她脖子上。一边嘱咐道:“出门在外,安全第一。”

  鲁允清对于鲁父对林雨虹的慈父之爱,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鲁父在扮演慈父形象的道路上,一再刷新鲁允清的承受值。林雨虹不过是出趟国散散心,到鲁父这里,就跟生离死别似地。要知道他高中毕业去了其他城市读大学,鲁父也只是给了他一张银行卡,然后一切照旧,能吃能睡。哎,心底又一次感慨——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爸,您这感情牌打得让人防不胜防,您还有什么招数,干脆一次性使出来,省得您儿子跟看大戏似地,心脏承受不了。”

  鲁父本来还沉浸在伤别中,被鲁允清这么一搅,完全失了情绪。他夹了一大块排骨放到他碗里:“这么一大桌菜都堵不住你的嘴。”

  鲁父见鲁允清老实吃饭了,然后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林雨虹,“这张卡里的钱本来是给你哥存得老婆本,现在是花不在刀刃上了,这钱你随便花,不用给他省着。”

  鲁允清看到那张银行卡,眼睛都瞪圆了。这张卡在某种意义上算是自己的工资卡,每月的工资都会自动往里转一半。

  林雨虹看了鲁允清一眼,那表情分明就是心在滴血。不过她身上的钱够她花,这趟洛杉矶之行她根本花不了多少钱,只要备足游玩的门票交通费就可以了。“爸,我身上的钱够用,再说洛杉矶一切有陈姨在,我拿着银行卡到时候被偷被抢了,那才叫不安全。”

  鲁父听林雨虹这么一说,也就先将银行卡收回。想了几秒又说道:“那这钱,我先暂时帮你存着,等你以后想去哪里玩了,爸再把这钱给你。”

  鲁允清的心此刻已经被他父亲扎了一刀又一刀,正在往外喷血。他倒不是心疼这钱,而是低估了父亲对妹妹的宠爱。他在这家是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说白了,他是为自己感到可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