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三章 飞机失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66 2020-05-23 19:53:17

  次日天一露白,鲁父就起床为林雨虹准备早餐,鲁允清则是一大早被父亲叫醒打下手。鲁父看他一幅没有睡醒的模样,就往他屁股处不轻不重地踹一脚。

  “爸,你能轻一点吗。我屁股上本来就没有几斤肉,哪能经得起你这佛山无影脚。”鲁允清抱怨道。他一大早被叫醒,心里本来就有就有些烦躁。偏偏还遭到父亲的不待见。

  鲁父瞟了他一眼。将手里的鸡蛋和碗递给了他,然后说道:”先把这鸡蛋打碎了,再搅拌均匀。还有你声音小一点,你妹还在睡觉呢!“

  鲁允清只好不情不愿的搅拌鸡蛋。嘴里碎碎念道:”我也还没有睡饱,你不是还把我叫起来当免费劳动力。“

  卢父啪的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脑勺,“你妹妹今天就要出国。你就不能够尽点大哥的义务。”

  鲁允清心疼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虽然从小被打大,但是频率可没这么高过。自从鲁父有了闺女后,他就成了自己父亲眼中的“狗都嫌”。

  鲁父正在揉面团,准备早上给林雨虹煮面条吃。然后一边说道:“你要是真有小虹儿一半的好,我对你也就不会来气。你说你.......”

  鲁允清立即打断鲁父的话:“一大早的,爸您就别对着我碎碎念念的。我听得耳根子都快要起茧了。有事您老吩咐,我照做还不行吗?”

  鲁允清太清楚鲁父说话的套路,无非就是将自己身上的毛病从头到尾数落一遍。他爸总是按照他的成长轨迹回忆下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挨批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爸长得沉稳,偏生了一张唐三藏的嘴,专门攻击他的伤痛。

  “爸,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林雨虹已经洗漱好站在两人身后。

  鲁父见她穿戴整齐的模样,立即瞪了鲁允清一眼,那意思就是责怪儿子声音动静过大,吵醒了睡梦中的闺女,鲁允清接收到他爸的眼神,什么话都不敢说。他现在张口说一句,就能得到父亲三句的批评。

  “时间还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鲁父关心地问道,又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

  林雨虹接过水杯,温度正好。“可能有点兴奋,起得就早了。”

  鲁允清的不白之冤得到昭雪,然后哼着调地继续搅拌鸡蛋液。

  鲁父瞧他一脸得意样,没搭理他。而是让林雨虹回房间等着,说是厨房里的油烟味大,不适合女生呆。鲁允清看了一眼还没开火煤气灶,他爸的父爱就像是带了滤镜,总是美化了一切。

  早饭后,鲁父和鲁允清一同送林雨虹前往机场。鲁父一直陪着女儿排队办理值机手续,而鲁允清则是站在队伍后头打了好几个哈欠。昨晚他爸硬是拉他唠嗑到深夜,早上也没有轻易放过他,还好之前和同事调了班,否则以他现在的精神连手术刀都拿不稳。

  到了安检处,鲁父更是舍不得林雨虹,一个大男人开始变得婆婆妈妈,将所有大小事又一一叮嘱了一遍。最后还是鲁允清见不得他父亲这样,将人拖离机场。

  林雨虹收拾好心情,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室,在这里她遇到了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也是这次的相遇,改变了两个的命运。

  那个女孩坐在座椅上,旁若无人的痛哭。候机室里的乘客无一不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她。工作人员的劝解也没有一丝作用。林雨虹看了眼她等待的航班,也是飞往洛杉矶的。不过时间要比她的晚一个半小时。

  林雨虹走到她面前,上身前倾地问她:“这么巧,你也去洛杉矶!不过我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登机了,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那女孩停止了哭泣,抬头看着林雨虹,她接过对方递给自己一张纸巾擦干眼泪,然后突发奇想地问道:“你能不能和我偷偷交换机票?”

  “啊?”林雨虹一脸问号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想要赶上他的婚礼,当面问清楚。我知道我这样很傻很笨,一个人男人愿意取别人为妻,就说明他已经不爱你了,可我心里就是要跟自己较劲,亲眼目睹了,亲耳听到了。我才会死心。”

  林雨虹犹豫了半会儿,对她的境遇感受身受,最终还是答应了她:“你刚才的举动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我们需要换一下外套,避免被发现。”

  于是两人到卫生间互换了衣服和背包,那个女孩如愿且顺利地登机。直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林雨虹心里的不安才稍减下来。她希望自己一时心软做出的决定可以帮到这个叫沈焕清的女孩。

  只不过人生的意外总是无法预料,林雨虹所乘坐的飞机起飞的同一时刻,沈焕清所搭乘的飞机坠毁,无一人生还。

  坐在电视机前的鲁父看到这一新闻报道时,两眼发昏。他立即跑到鲁允清的房间,将人从被窝里拉起来。

  鲁允清刚一入睡就被父亲吵醒,不满地抱怨道:“爸,您就体谅下您的亲儿子,我现在急需补觉。”

  鲁父着急得问他:“你妹妹搭乘的飞机航班是不是XXXXX?”

  鲁允清还是第一次见父亲这么心急如焚的模样,立即拿起枕头旁的手机打开查询林雨虹的机票信息,确实是鲁父刚才所说的航班信息。

  鲁父当下心跳加速,整个人变得头重脚轻,他哆哆嗦嗦地朝外走去。鲁允清见他这样就知道是林雨虹出事了。他立即起身赶到客厅,电视上正报道着飞机坠毁失事的新闻。

  “我们赶紧去机场问清楚,一定是消息报道有误。”鲁父从卧室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件大衣,脚上的拖鞋因为着急穿反了。这是鲁允清第二次见到自己父亲将鞋穿反,第一次是他母亲离世的当天。

  他上前将早已泪流满面的鲁父拥入怀中:“爸,你冷静点,这么大事故,新闻是不会报道错的,那上面的标题清楚地写着无一人生还。你认清现实好吗?”

  鲁父用力推开儿子,一拳头打在他脸上,大声地朝他说道:“你胡说,我闺女她还好好地活着,她是你妹妹,你怎么不盼她点,反而还在这里诅咒她。”

  鲁允清心里也是悲恸的,他心里不必鲁父好受。在林宇宏离开他后,他早就学会了接受事实,而不是在几千多个日夜里自欺欺人,相信他还会回来。

  “就算你今天把我打死,小虹儿发生意外这件事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它就是发生了,我和你都逃避不了的事实。”

  鲁父悲痛地朝鲁允清身上打了好几拳,就像是无处发泄情绪的疯子一样。世上最难过的事情是,意外发生了,我们所都没办法扭转生命,比这更难过的事情是,这事就发生在你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