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四章 心伤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01 2020-05-24 20:57:36

  就在此时,门外一阵敲门声,鲁允清看了眼坐在地上父亲,叹了口气去开门。当他见到门外站着的人是安靖晟,将心底的悲痛一拳挥在他脸上。突如其来的一拳让安靖晟毫无防备,他冷着脸说道:“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这一拳我会还给你。”

  鲁允清就差对他张牙舞爪,他咬着牙恨恨地说道:“你害死了小虹儿,这个理由足够让我杀了你。”

  他的话好似晴天霹雳,安靖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把她藏起来,然后用这样伤人的借口骗我。”安靖晟本来想要给林雨虹一个惊喜,一大早就赶来H城。到了这里后,却找不到林雨虹,这才来敲鲁允清的家门。

  鲁允清冷笑道:“我他妈就是信错了人,才给了你伤她的机会。你竟然要娶别的女人了,又何必再惺惺作态,装成一幅痛苦的样子给我看。”

  安靖晟扯住鲁允清的衣领,将人一把拽出门外,“谁说我要娶别的女人了,要不是看在小东西的份上,我早就给你吃我的拳头。”

  鲁允清扯开安靖晟抓在自己衣领的手:“半月前,小虹儿去找你。回来的当晚下雪,她在她妈妈墓前冻了整整一夜。你知道她失去了什么吗?”

  鲁允清指着自己的右耳继续说道:“她的右耳失聪了,我和我爸在医院里陪她照顾她,直到昨天才刚出院。可偏偏她今天搭乘的那趟飞机坠毁失事。我倒是希望我把她藏起来了。”

  安靖晟眉头微皱,H城半月前已经下过雪了?他的在这一刻似乎被人掏空了般,空落落的。他的小东西怎么会不见了,这次他要怎么做才能找到她?

  鲁允清见他这幅不吭声地样子,更是来气。当下立即将他狠狠推倒在地上,然后顺势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盯着他,这双眼里充斥着深不可测的痛与恨。鲁允清的痛苦是因为林雨虹的离开,他恨安靖晟的无情,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鲁允清难过地朝地上砸上去,这一拳擦过安靖晟的左耳。他满腔的悲痛却找不到发泄点。他以为自己遇到了林雨虹,是上天对他的弥补。可现在他却再一次忍受死别之痛,这心里发出无数个疑问。眼泪接连落在安靖晟脸上。

  而此刻被制服在身下的安靖晟,眼里却是无尽的空洞,他的满怀期待落了空,就好像失去了牵扯的风筝,在空中不知方向的坠落,没了期待的人生大抵上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两人维持这个姿势好一会儿,安靖晟突然将骑在他身上的鲁允清推开。他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栏杆前,天上飘零的雪花在空中不加逗留地坠落在视线所及之处,落在了树梢、花坛、窗台,唯独没有一朵落在他的心间。

  鲁允清躺在地上,目光斜视着安靖晟的背影,有那么一刻,他似乎看到安靖晟正在用自己的眼睛努力追寻着每朵雪花的踪迹。他收回了视线,盯着楼道的天花板,半响才开口道:“她生前不愿意再见到你,提及你。以后也请你别打扰她的清静。”

  安靖晟想伸手借住飘落的雪花,可当他听到鲁允清的话后,垂放在身侧的右手仿佛有千斤的重量,他不敢去触碰空中的任何一朵雪花,好似它们都成了林雨虹的幻影,原来那晚他伤害了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原来她已经不想再见到自己。

  鲁允清见安靖晟一动不动地背对着自己,决定不再理会他。起身回到屋里,现在真正需要他操心的人是自己的父亲,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林雨虹在鲁父心中的存在已经不可磨灭。人和人的关系向来就是如此,要么成为彼此的过客,要么嵌入彼此的人生。

  安靖晟站在栏杆处许久,久到时间仿佛在他身上停止。直到有人站在他身后,遮住他的双眼,触手的湿润让身后的人一惊。

  她侧身站在安靖晟身侧,第一次见到这人在她面前无声哭泣。第一时间反倒让她手足无措,迟疑了片刻后不确定地问道:“你伤心成这样,是求婚被拒了?”

  很快她便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对啊,你安三爷就算是被拒婚了,也不会是这德性。难不成你喜欢的小东西移情别恋了?”

  说这话的人正是南智泺,自从在派出所相识后,她就对安靖晟展开追求攻势,把能使得招数都使了一遍,就算知道他心里有了小东西,还是不死心。

  为了能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她在安靖晟名下所有房产的小区都购置了住宅,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安靖晟还没有和小东西彻底确认关系前,南智泺都有追求他的权利和资格。

  南智泺习惯了安靖晟对自己的冷漠,她低头看着楼下,有几个小孩正在相互扔雪球玩,即使远远地也能听见他们打闹的嬉戏声。“哎,你说你又不打雪仗堆雪人,站在这里就跟傻子一样。难道你就不觉得冷吗?”

  安靖晟当然觉得冷,他在屋檐下不过站了几个小时,手脚早就冻得冰冷。那在雪夜里呆了一夜的小东西,恐怕冻坏了。那天晚上她自己是如何只身一人在冰天雪地里挨过一夜,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医院里治疗了半个月。

  光是想到这里,他心里的痛楚就一阵接一阵得袭来。如果心痛了,身体的疼痛就会被麻痹。可是此时此刻,他多希望自己没有知觉,这样他是不是可以在失去了小东西后,还可以没心没肺地继续爱着她。

  鲁允清的话无比清晰地回响在他耳旁,小东西不愿意再见到他,他这辈子即使倾尽所有也换不来她的回眸。

  “你要在这里站多久,我就陪你多久。可是你不要忘了,外婆还在家里等你回去。你要真有三长两短,怕是对不起她老人家的一片苦心。”南智泺知道打蛇打七寸,在她的认知里,外婆就是安靖晟不可触碰的底线之一。

  安靖晟听到外婆两个字,表情终于有所变化。南智泺趁此机会,再向他表白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她不要你,我要你。”

  不曾想下一秒安靖晟狠狠地掐着自己的脖子,阴冷无情的说道:“就算她死了,我安靖晟也只要她一个。”

  南智泺被安靖晟的凶狠吓得忘记反抗,但生理上的疼痛欺瞒不了自己,她的眼泪像断了线似的直流,直到有一颗滴落在安靖晟的手背上,她才获得了呼吸的自由。

  安靖晟在感受到那颗泪珠的同时,脑海里回放着那晚的画面,小东西当时也流泪了。他瞥了一眼南智泺脖子上的掐痕,心脏更是一缩,那个夜晚,他就像是无情的刽子手,狠狠地伤了小东西的身心。他再一次痛恨自己的无情和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