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五章 真假沈焕清?(上)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74 2020-05-25 13:27:30

  飞机抵达降落的时候,林雨虹才从睡梦中醒来。她揉了揉略微浮肿的眼皮,才睁眼开着窗外的明媚风景,坐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她身上的骨架都快要弄散了。好在抵达洛杉矶的时间是白天,也方便打车去陈欣冉家。

  飞机滑行了将近十来分钟后,林雨虹终于再次感受到脚踩在地上的幸福感,她抬头看了眼明朗的天空,呼吸着异国他乡的空气,心里生出一丝异样的愉悦。到了陌生的国度,新鲜的面容总是给人带来无限的期待感。

  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跟着人群移动,为了方便她只带了登机箱和身上的背包。于是她直接根据路牌指示走出机场,排队等候坐乘出租车。当她拉开背包拉链时却发现,放在包里的手机和钱包被人掉包了。

  林雨虹看着包里的两本外文书,当下立即明白是邻座的外国人趁自己睡着的间隙偷走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财物。让她现在最欲哭无泪的事是写着陈姨地址的那张纸条她塞在了钱包里。

  如果现在找机场工作的人员帮忙,就意味着自己和沈焕清私下偷换机票的事情会暴露。她不能这么做。可眼下她该怎么办。

  林雨虹摸着自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眼角突然发酸,心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助和弱小。如果此刻是在中国,她可以有一百种的方式解决眼下的困境,但是在这地球的彼端,目光所及的陌生感将她环环包围。心下更加不安。

  就在她为今日的落脚处发愁时,几个身着正装的且有着中国面孔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二话不说就直接将她架走,林雨虹被这突如其来的局面吓得直喊救命,但现实是冷漠的,没有人向她伸手援手。

  直到她被塞进一辆豪华长车上,见到了一个行为举止更讲究的中年女性。听到了只有在电视剧情节里才会出现有钱梗。

  “沈小姐,为了能让我家小姐顺利举办婚礼,今天恐怕要委屈你了。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是绝不会伤你一分一毫的。”

  林雨虹现在才意识到事情远比她沈焕清所说的还要复杂。光是看这人力财力,就足以证明她所喜欢的男人要娶得老婆非富即贵。

  还不知道沈焕清遇事的林雨虹决定顺势扮演沈焕清,好为真的沈焕清争取更好的时间和机会。但她心里却有个疑问,她一边吃着桌上的甜点,一边问道:“你们怎么就确定我是你们要找的沈小姐?”

  身着工作服的女人点击电脑桌面,上面依次播放着沈焕清从出门到登机照片,也就意味着沈焕清的行踪至始至终都掌控在她们手中。如果不是沈焕清之前一直戴着口罩,她这张冠李戴的戏码还真不能糊弄国内的眼线。

  “看来为了阻止沈焕清破坏结婚典礼,你们小姐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不过感情的事情讲究的是你情我愿,真爱是用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的,你们小姐又何必自欺欺人。”

  “沈小姐还真是有意思,明明自己才是这段感情的第三者。现在倒好以受害者自居。如果不是我家小姐人美心善,念及你们之间的姐妹情谊,恐怕沈小姐也不会安全到达洛杉矶。”

  林雨虹被眼前女人说得话搞迷糊了。原先沈焕清在她眼里,是一个被骗了感情的受害者。但是现在却成了别人口中的防火防盗防闺蜜的横刀夺爱的坏女人。

  “沈小姐,我劝你不要耍手段,否则作为我家小姐的私人管家,我不介意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林雨虹抬眼看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一眼,她不过是保持沉默,却被对方以为自己耍心机,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当前要务是要搞清楚对方的目的和想要结果。

  “你们的手段我算是见识了,不过接下来你们作何打算,是把我关到婚礼结束?”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这么做,但是小姐仁慈,要你亲眼见证她和姑爷的婚礼。”

  林雨虹听这意思,觉得所谓的人美心善的富家千金也不过如此,最残忍的方式就是要让沈涣清爱而不得!刚好她可以借此机会见到沈涣清,向她寻求帮助!

  现下有人解决她的吃饭问题,何乐不为!她不做声看向车窗的风景,心情也变得愉快!

  而坐在她对面的女管家正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眼前的沈涣清百闻一见,却和传闻不一样。要知道沈涣清在小姐口中是个作天作地的女妖精,给她一根棍子都可以当成如意金箍棒窜上天。眼下这个姑娘反倒有股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林雨虹自然感觉到对方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反正她本来就是假的沈涣清,就算再怎么看,也不会有所改变。现在是多说多错,保持沉默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

  时间过了一个小时后,林雨虹早已没了看风景的心情,她干脆趴在座椅上打盹,谁知道距离目的地还需要多长时间,她还是养精蓄锐得好,否则真的遇到需要逃跑的时候,连精气神都没有。

  林雨虹是被人叫醒的,她睁眼看到的是一座欧式城堡,果然有钱人的婚礼就是变着法的烧钱游戏。陪了她一路的女管家将她带到了宴会厅,然后给她安排了一个座位后,就派了一个粗壮的欧美男人在一旁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林雨虹看着戴着墨镜的男人,心里为沈涣清捏了一把汗,这个男人怕是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她摔在地上了。她端起桌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压压惊。

  “你就是那个死乞白赖缠着我兄弟的沈涣清?”

  林雨虹正吃着宴席上小蛋糕,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是和自己搭话。

  旁边的男人见她不搭理自己,便出手端过她面前的甜点,林雨虹嘴里正塞着糕点,一脸茫然得盯着他而忘记咀嚼嘴里的食物。

  “我劝你识趣点,安安静静地参加婚礼,否则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林雨虹皱着眉头吞下嘴里的东西,心里想着沈涣清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个两个都要她好看。

  不过她本来就不是真的沈涣清,个个逮着机会就对她说狠话,她从陌生男人面前抢回甜点说道:“你兄弟是空气吗?我为何要死乞白赖地缠着他。还有你作为一个男人,嘴里可不可以积点德!我真要破坏你兄弟的婚礼,那也是我和他的事,你管的着吗?”

  林雨虹看到他放在桌上的拳头握紧,就知道眼前的男人被自己气得不轻,尤其是听到他嘴里吐出一句“好男不跟恶女斗。”

  林雨虹赖得和他计较,侧过身体继续吃自己吃剩一半的甜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