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八十九章 落水生病(上)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07 2020-05-29 22:06:59

  冬季的早晨,带有几分难以言明的冷寂,尤其是在一个阴冷的清晨。

  林雨虹将写好的书信塞进信封里,研究起早上和餐点一起送来的新手机。腾出一只手端起温热的咖啡往嘴里送,热饮算是打开冬日清晨的最好方式。

  正在她舒服地将自己蜷缩在沙发一角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屋里的慵懒与安逸。林雨虹懒散地支起上本身,将身上的毛毯包裹地更紧实,双脚摸索着穿上室内拖鞋,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前去开门。

  林雨虹刚一开门,就见到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人,这人一脸微笑地凝视着自己,心里没准又在计划着什么。这时候想要关上门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趁机钻进她的房间,好似一个观光游客一样认真地打量着房间内的装潢与摆设。接着又很不客气地坐在林雨虹之前坐的位置上,自来熟地给自己泡上一杯新的咖啡。

  林雨虹看他这架势,是不打算离开了。索性就将房门开到最大,避免遭人话语。

  “这么好的天气,要不要出去走走?”

  林雨虹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不晴不雨阴沉的很,这算什么好天气,真的是睁眼说瞎话。她吸了吸鼻子,靠在墙上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到底想干嘛?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对我很有意思?”

  男人打了个响指,显然十分赞同林雨虹的话,“我承认你的确很有意思,让我单调平凡的生活惊起一丝波澜。”

  男人的眼光突然扫到茶几桌上的信封,他瞟了一眼上面的文字信息,还未来得及看清,就被林雨虹伸手挡住。“就算是你把我当成你无聊生活的调味品,也不意味着你就有权窥探我的个人隐私。”

  男人眼眉一挑,露出好看的笑容。他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咖啡,又拿起曲奇饼干细嚼慢咽起来。林雨虹恨不得一巴掌就把他从自己房间拍出去,可现在自己算是寄人篱下,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就是一周的时间吗?忍一忍就过去了。

  林雨虹看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怎么舒服怎么来,凭什么自己就要站在墙角根,跟小学生罚站一样。她上前将他往旁边推了推,将靠枕调整下位置,坐了下来。然后将桌上的食盒抱在怀里,连塞了好几块放进嘴里嚼着。

  “是不是只要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男人伸手擦去她嘴角的饼干屑,然后嫌弃地擦到她身上的毛毯上。林雨虹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来得及躲开,她微楞了几秒后才下意识到刚才的尴尬。这个男人到底是没有把她当作异性看待呢?还是对待女人的方式早已经轻车熟路?

  “你不要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我早就和你说了,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林雨虹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将眼光瞥向其它地方。是她刚才的眼神太过于明显吗?竟然会被他一眼看穿自己的猜疑。

  “你是纯粹觉得我有意思,所以打算在我身上找乐趣打发时间?”

  “嗯,纯粹就是这样。”

  林雨虹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这个人要这么没脸没皮到什么时候?

  “哟,苹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男人将地上软萌的小猫抱在怀里,一脸宠溺地顺毛,还凑上去亲了几下它的小脑袋。林雨虹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抱着的是一只猫,吓得连忙往后躲。这一躲整个人直接屁股着地,还好沙发底下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否则那才叫做一个疼。

  男人看她摔在地上,伸手打算拉她一把。林雨虹看到他怀里的小猫,吓得立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你不会是怕猫吧?这么可爱软萌的动物,又不会咬你。你试试看,苹果可乖了。”男人将苹果抱在手里,往林雨虹的跟前凑。

  林雨虹打了一个喷嚏,吓得立即从地上站起来,往后连退了几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十分抗拒男人手中的动物。

  “你让它离我远一点,我.....阿嚏,我猫毛过敏。”林雨虹不仅是猫毛过敏,她实际上特别怕猫,但凡在路上偶遇到一只小猫,她都能吓得当街窜逃。

  男人见过她张牙舞爪的厉害模样,也见过她感性流泪的模样,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又惊又怕的模样,于是心生一计,打算对她开开玩笑。

  林雨虹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吓得松开披在身上的毛毯,一路往外逃跑。男人依旧抱着苹果追在她的身后。就这么一个跑,一个追。两人不知不觉跑到了游泳池边。于是两人就围绕着一方游泳池,朝左跑朝右跑。

  林雨虹本来就穿着一双拖鞋,跑得费力。男人更是根据她的速度时快时慢,林雨虹实在受不住了,停下来捂着肚子气喘吁吁。

  “我........我不行了,我们........休息一下。”

  男人见她这样,更是乐得不行。他抱着怀里的苹果一步步向林雨虹靠近,林雨虹见状只好一步步往后退。

  结果脚底一滑,一个不慑整个人掉进游泳池里。她原本就是一个旱鸭子,进了水扑腾几下就往下沉。

  男人见她落水,就朝她喊道,“这掉得是浅水区,直接站起来。”

  林雨虹听到他的话后,试图在水池里站起来,刚巧不巧她刚才脚底一滑扭伤了脚,现在根本使不上劲。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似乎在慢慢地往下沉。

  在恍惚之间,她似乎看到那个十分令她讨厌的男人的面孔正慢慢向自己靠近,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陷入沉睡中。原来她所面临的死亡是这样的一种感受,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声音,没有了画面,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人的画面,她心里竟然还想念着安靖晟,想在看他最后一眼,哪怕一眼就是别离。

  男人将林雨虹从水底拦腰抱起,再将她迅速救出水面。拍了拍她的脸,林雨虹微睁开了双眼,嘴里说了一句我好害怕,又再次晕了过去。男人看了一眼她惨白的脸色,的确是被吓得不轻。他迅速将人抱回房间,又找人帮她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

  “Seven先生怎么会站在林小姐的房门外?”前来拿信的女管家一脸疑惑的看着倚靠在门外的男人。

  男人一脸囧色地回答道:“她被我吓得掉进了水池里,我找来的女佣正在帮她换衣服。”

  “对了,林小姐来自中国H城,和姑爷算是同乡。Seven先生知道这件事吗?”女管家在进房门前,特意向男人说道。怎么说林雨虹目前境况都会让人心生怜悯,女管家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忍心Seven先生欺负她。

  男人眉眼一皱,H城承载了他记忆里太多美好的回忆,如果可以,他宁愿用现在的所有去换来那座城市的一席之地。只是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做?他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这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