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九十一章 重新认识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444 2020-05-31 22:38:50

  男人端着煮好的生姜红糖大枣粥来到林雨虹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她,心下不禁失笑,这女人不仅能吃,还能睡。从他离开到现在,少说也有两小时,上午落水后就睡到了午后,要再睡下去,晚上就不好再入睡了。

  于是他将粥放在茶几上,眼睛无意瞥到地毯上的毛毯。他不多想地将毛毯拾起叠好放在沙发上,再径直走到床前伸手拍了几下她。

  “小懒猪,被再睡了。我给你煮了好吃的生姜红糖大枣粥,保准美味。一点中药味都没有。”

  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男人只好将人从被窝里拽出来,看到她脸颊通红一片。立即伸手触摸,发现这人再一次的发烧了。他叹了口气,猜想到她一定是中间醒来在沙发睡着受凉了。

  现在这情况只能先物理降温了,男人从卫生间端来冷水和干净的毛巾不厌其烦地一次次给她敷冷毛巾降温,就这样反反复复了许久,连冷水都换了三盆。床上人的脸色才不那么难看。

  他看着她睡着了容颜,又将目光移向她脖子间的龙凤平安扣。他庆幸自己六年前离开,否则他又有何颜面去对待那个疼他爱他的大哥。

  他记得自己离开H城的那一天,下了好大的雪,他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极其困难地在雪地里行走,因为父母意味离世,他被寄养在了后来的家庭,有了新爸爸和大哥哥。在那里,他度过了无忧的童年,获得了想要的温暖。

  他的感情比同龄人来得迟钝,即使在初中成了女生懵懂感情表白排行榜的第一名,但是他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对于抽屉里塞满的所有情书,他全部置若罔闻。

  直到读了高中,身边的男同学都会和自己分享心中喜欢的女生时,他才发现学校里那些身材曼妙,容颜姣好的女同学并不能吸引自己。只有在面对他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时,他会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放在他身上,他会因为大哥抬头喝水的样子而手心冒汗,心跳加速。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病了,得了一种非常罕见的其难杂症。后来他从网上查找到资料时,才意识到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大哥,一个他最不应该喜欢的人。

  他以为自己可以将这个秘密偷偷隐藏起来,就这样守护在大哥身边,他就如愿了。

  可是在高三的上一学期,他在大哥的房间翻找到学习资料时,从一本书中无意翻到了一封情书,一封女生向大哥表白的情书。他不敢展开书信,而是怯懦地将它夹回书里。那一刻,他竟然对那个女生生出一份嫉妒之情。

  是的,他不能光明正大地给自己大哥写情书表白,那时的他觉得自己亵渎了大哥对他的疼爱之情,自己根本不配留在那个家庭。

  更糟糕的是,他对大哥的爱恋之情被新爸爸无意中发现。他不敢抬眼看自己新爸爸的眼睛,因为他不用想都知道那眼神里会有对他的失望、厌恶之情。没有哪个做父亲的能够容忍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喜欢男人的变态所觊觎。

  他以为新爸爸会操起家伙毒打自己一顿,然后用上许多污秽之词痛骂自己。让他没想到的是新爸爸竟然跪在他的面前,乞求他离开自己的儿子。因为心里对新爸爸的亏欠,他迅速办理了留学手续,顶着冬季的风雪离开。天知道他那样在雪地里痛哭了一顿,哭到眼睛肿了,喉咙哑了,哭到再也流不下一滴眼泪时,他才掩埋了这里的所有。

  在洛杉矶呆了六年,他才愈发明白。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他也不是对所有男人都会有心痒难耐的想念。这六年他过得就像一个苦行僧,不知道的人读错了他的内心,只有懂的人才直到他把所有的爱情都留在了国内的那个人的身上。

  早上林雨虹落水被换了一身睡衣后,他一眼就认出了她脖子上的凤纹平安扣,雕着龙纹图案的半块在他大哥脖子上戴着。

  对于这半块凤纹平安扣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上面还留着被他贪玩磕破一角再找人修复的痕迹,也就只因为这痕迹,他才能一眼识别。新爸爸当时意味深长地和他说,这玉扣是要留给大哥未来老婆的见面礼,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玩弄的玩具。

  到现在,他脑海里还能清楚地记得新爸爸脸上开心的笑容。他的新爸爸从来不舍得打骂他,即使他闯了祸,新爸爸也只是语重心长的教育他,和他说大道理。因此,他喜欢那个家的温暖。

  现下躺在床上的人应该就是大哥的老婆,巧的是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发音既然相同。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他第一次觉得有意思的女人成了他大哥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他以前觉得自己要是亲眼见到辈份上所谓的大嫂,一定会恨不得掐死她。但是换成眼前的女人,他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果自己不能光明正大地守护在大哥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陪着他走完一生,他也许不会耿耿于怀,到死都不能闭上眼睛。

  一苏醒过来的林雨虹,就看到守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她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如果之前是对我心怀愧疚,那现在呢?这次受凉是因为我自己。”她艰难吸了吸鼻子,发现两只鼻孔都堵住了,只好用嘴呼吸。

  男人伸手感受着她额头的体温,已经不发烧了。他温柔体贴地问她:“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喝点生姜红糖大枣粥?”

  林雨虹看着他点点头,她确实饿了。这回她没有让男人喂自己喝粥,她端着粥努力地想闻一闻粥的香味,奈何鼻子堵住了,只能靠味觉了。她喜欢吃东西的时候调动所有的感官感受食物的美好,闻香观色食味缺一不可。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公平起见,你是不是也应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男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眸。

  林雨虹吞下嘴里的粥说道:“你刚才问我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粥啊,我回答你了。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之前说过你对女人不感兴趣,我和你非亲非故,你突然对我好,让我觉得很奇怪。”

  男人眼睛扫向她脖子上的凤纹平安扣,心里说道,我们的关系亲的很,当然不是非亲非故。但他不能现在就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这事只要他一个人知晓就足够了。

  男人伸手笑道:“你好,林雨虹。我叫林奇,出生于七月,所以英文名叫Seven。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好朋友。”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特意改了一个名字。

  林雨虹毫不犹豫地和他握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虽然前面产生了一些不愉快。”

  也学有时候想要和一个人成为朋友,或者转变对一个人的态度,只需要一个契机。

  两人后面交谈甚欢,直到林雨虹吃了感冒药犯困后,男人才离开她的房间。让林雨虹开心的是,从明天起,她可以不用一个人呆在这个陌生的城堡里,等她感冒好了,就可以出去见识一下洛杉矶的冬季是怎样的风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