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九十二章 鲁父之爱女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238 2020-06-01 23:40:30

  自从飞机失事后,鲁父整个人就像是菜地里霜打的茄子,一点精气神都没有。他总是一个人坐在林雨虹之前坐过的位子发呆,然后又再痛哭。偶尔,他会兴致盎然地到厨房里煮上一碗热汤面,然后又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吃完。

  就在林雨虹离开的第三天,鲁父计划给自己闺女挑选一块好的墓地。

  “允清,快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出门。”

  鲁允清在半睡半醒间看到穿戴整齐的父亲站在自己床沿,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比起林雨虹的离开,让鲁允清备受精神折磨的就是他的父亲。总是会在半夜突然进入他的房间,然后压低嗓子问他,妹妹给你托梦了吗?搞得他都有点神经质,好像没有梦到林雨虹是一件多么对不起自己父亲的事。

  他摸索着从被窝里露出上半身,然后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紧接着发出哀嚎的声音:“爸,现在才凌晨5点,您再回去躺会儿吧。”

  鲁父直接坐在鲁允清的床边,然后双手插在袖口里,躬着身体盯着他看。鲁允清被他父亲这么一盯,瘆得慌,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他无奈地揉搓着额头,从被窝里钻出来,利落地套上毛衣和裤子到卫生间洗漱。鲁父就一路跟在他身后紧盯着自己儿子。

  鲁允清正刷着牙,嘴里都是牙膏沫,看着眼前的父亲,心里极其抓狂。他朝洗手盆里吐了嘴里的泡沫,然后说道:“爸,你能不能别跟看管犯人一样的盯着我,你这样我害怕。”

  鲁父瞧了自己儿子一眼,又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到底哪里吓人了?他松开袖口里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一脸认真地问鲁允清:“是不是我这样子吓着你妹妹了?”

  “爸,您瞎说什么呢。您这样说怪吓人的,您到底怎么了?要不我们去趟医院的精神科,给您做个检查?”鲁允清迅速漱口,又简单地洗了个脸。

  “那为什么你妹妹就是不愿意来梦里找我,不说话也可以啊,我就想是看看她。飞机坠毁的时候,她有没有伤到哪里,会不会疼?”鲁父说着说着,又感伤起来。

  “爸,我知道你喜欢小虹儿,也是真心实意地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我也无法接受她离开的事实,可人生就是这样,就算我们再伤心,她也回不来了。”

  鲁父眼神失焦的盯着地面,他又何尝不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要让他选择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他嘟囔着嘴唇,想说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爸,要不我带您去看心理医生,让这方面的专家开导开导您?”鲁允清再次小心试探他父亲的态度。

  “我煮了你喜欢吃的猪肉陷水饺,吃完早饭,和我一起去给你妹妹找个好去处。”鲁父对儿子的话避而不答,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心里没问题,只是太想念女儿了,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鲁允清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心底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两人吃完早饭出门,天还是灰蒙蒙地下着细雨。鲁父昨晚查找了H城几家不错的墓园,挑来挑去心中属意了三家。他打算自己和儿子私下探查,都知道卖墓地的业务员全靠一张嘴,把业务说得天花乱坠。他要靠自己的心去找女儿的生后地,而不是靠人一张嘴定乾坤。

  鲁允清坐在驾驶位上,用余光撇着自己的父亲,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爸,您怎么想着今天去选墓地,这天气下着雨,出行也不方便。再说您这腿伤还是要注意休息的。三个墓园离得又远,要不我们今天就先看其中两个,明天看完最后一个再做决定?”

  鲁父看着窗外的细雨,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再过七天就是你妹的生日,天气也越来越冷,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外飘零,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

  鲁允清从小到大接受的是马克思主义教育,牛鬼神蛇都不过是封建迷信。人的生命消亡了,一切都做不得数。所谓的托梦一说都不过是活在世上的人意念作祟罢了。但他又不能亲口破灭父亲的念想,只好随他去了。

  “今天先给小虹儿选好墓地,然后明天再去挑块好的墓碑。”鲁父沉思了半刻又问道:“我是不是还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自己又回答道,“对,还要给闺女订做个好看的蛋糕,第一个生日总要隆重些.......”

  鲁允清以为自己父亲又陷入了深思,许久都没有声音了。他头一瞥,看到自己的父亲睡着了。鲁父睡着的样子多少让他这个当儿子的有些心疼,自从小虹儿离开后,他就没有听过父亲沉稳的呼吸声,连带着额头纹都像是几条舒缓开来的小鱼,在鲁父的一呼一吸之间,显得那么可爱。

  鲁允清伸手握了握父亲粗老的左手,小声地和他说了一句,好梦。然后继续朝目的地平稳地开去。

  两人逛完三个墓地后,鲁父挑挑拣拣再三衡量后,选中了第一个。他给的理由很简单,风景漂亮,一年四季有不同的花季,这样的地方才适合他家漂亮的闺女。鲁允清也是认为第一个好,不过他是以地段、价位两者来考量。首当其冲的就是交通方便,鲁父要是突然心血来潮,想和小虹儿说说话谈谈心,可以乘坐直达这里的公交。

  当然他心里的这些小算盘可不敢和鲁父直面说,否则非被父亲狠批一顿不可。他心里明白林雨虹三个字在父亲心中的份量,用金钱来衡量生后地那是在亵渎了父亲对女儿的真情实感。

  回家的路上,鲁父提出要去菜市场买些新鲜的蔬菜,这倒是让鲁允清颇为意外。这几天他能有一口粮保温饱就很不错了,哪还会奢望自己父亲给自己煮上一顿像样的饭菜。

  “允清,爸知道这几天亏欠了你,你妹妹离开了,其实你心里也不好过。今天更是大手笔一挥给小虹儿挑了个好地方,爸爸给你煮顿好吃的犒劳犒劳你。”

  鲁允清听完这话,心里算是明白了,他这是沾了妹妹的光,才换来这么一顿好吃的。

  “爸,那我可以报几道菜名吗?我想您煮得红烧肉了。”

  鲁父一巴掌拍在他大腿上,“臭小子,你老爸我愿意给你煮顿好吃的,你心里就应该烧香拜佛了,反倒还挑上了。想要吃红烧肉,等你妹妹给你托梦吧。”

  鲁允清摸了摸自己疼痛的大腿,亲爹秘方又回来了。得,只要他父亲开心,没肉吃就没肉吧,少吃一次又不会掉块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