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九十六章 沈焕清的故事

愿与今生 迎苣夏 1725 2020-06-05 23:52:22

  林雨虹在沙发上休息够了时间,打算洗个澡换个舒服的衣服。于是她坐直身体看了一眼仰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林奇。将自己身上的毛毯轻轻盖在他的身上,然后从衣柜里取出换洗的衣物走向浴室。

  林奇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他微闭着双眼伸手摸索着茶几上的手机,误以为是自己的手机,直接接通电话,当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声“小虹儿”,吓得他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地瞪圆眼睛看着屏幕,这才意识到自己接通了林雨虹的电话。

  他慌乱中不小心挂断了电话,耳边依旧回响着那人的声音,心跳又一次因为他而失措。刚才真得有那么一瞬间,让他误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喜欢赖在沙发上睡午觉的弟弟,然后作为大哥的鲁允清会坐在他身边,不厌其烦地叫他起床。

  他将林雨虹的手机放回茶几,内心还是一片凌乱。他环视了房间一圈,没有见到林雨虹的人影,却听到了浴室的水声,他靠近叫了一声。

  林雨虹听到外面林奇的声音,便关了蓬头的开关问道:“怎么了?”

  “我刚才不小心接通了你的电话,是一个叫备注叫清哥的打给你的。”林奇贴着门认真听里面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林雨虹猜想鲁允清打电话给自己应该是为了告诉她关于沈焕清的事情。

  林奇听到后,便快速地离开了林雨虹的房间,毕竟浴室里那个人是自己的大嫂,该避嫌的时候要知道分寸。

  林雨虹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当她走到客厅沙发时,发现林奇已经离开自己的卧室了,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中规中矩的并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坐在沙发上一边倒水喝,一边回拨鲁允清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她立即解释道:“喂,哥。我刚才去洗澡了。是我朋友不小心接通了你的电话。”

  鲁允清对这事没放在心里,他永远都不会想到林雨虹口中误接电话的朋友会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告诉林雨虹的事情,她是否能够承受中其中的压力。

  “小虹儿,我查到了沈焕清的所有信息,结果..........”鲁允清正给家里的金鱼喂食,手一抖倒多了鱼食。他立即用肩膀夹着手机,腾出双手清理鱼缸里过多的鱼食。

  那边听不到声音的林雨虹担心地问他:“哥,是不是她家人为难你了?”

  鲁允清原本打算继续收拾着缸里的鱼食,他皱着眉看到西米露不停嘴的样子,决定先将西米露和芒果冰捞出鱼缸,再把鱼缸的水换掉。

  “不是,沈焕清的情况比较特殊,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无亲无故。此外,我还派私家侦探调查了她朋友圈,发现和她来往的人都是泛泛之交。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她得了癌症晚期,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可活。”

  林雨虹还没来得及消化鲁允清的第一个消息,就被他后面的消息所惊到。那个她在机场仅有一面之缘的沈焕清竟然是将死之人。即使是在得知这样的消息后,她心底反而变得更沉重了。哪怕沈焕清的生命时长告急,她也不希望自己的侥幸逃生是用别人的命换来的,更可况她抱着病体来洛杉矶,也许是为了见她心爱之人最后一面。

  鲁允清安排好了他的两只爱鱼后,就立即安慰自家的妹妹:“小虹儿,哥知道你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你情愿她的家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才有机会弥补对她的歉疚。可你必须要学会接受命运的安排。”

  林雨虹看着杯中的清水,每个人在这世界上,不论生死都有属于自己的归宿。她犹豫了半会儿,开头道:“哥,我想给她买块墓地,你能先帮我了解下H城的墓园情况吗?”

  鲁允清一听到自己妹妹这么说,心底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有合适的弥补机会,多多少少都可以减轻人心里的负罪感。

  他立即回应:“有块现成的墓地,钱款都付了。等你回来,看一下适不适合?”

  “现成的墓地是之前给我准备的?”林雨虹就她对鲁父的了解,心底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很确定。要说心里没有一丝感动那是不可能,鲁父所展现出来的父爱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沉,哪怕是亲生父亲,也抵不过他爱自己的十分之二。

  “嗯,不过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活着比任何使都重要。你不要想太多。明天的机票回来,是吗?等你到家了,我们再好好规划这件事。爸知道你快要回来了高兴坏了,这几天就一直在搜罗着各种好吃的等你回来。”

  林雨虹听到这话就联想到鲁父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立即露出开心的笑容。

  “哥,谢谢你和爸。能遇见你们,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鲁允清在电话那头听到林雨虹笑出的声音,心底紧绷的弦终于松动下来,他看了眼时间,再不出门上班,就要迟到了。于是便和林雨虹交代了几句话后挂了电话,换了一双鞋出门。

  林雨虹挂了电话后,决定去找林奇谈谈关于沈焕清和新郎艾伦的事情。她问了路上遇见的女佣,才知道不在房间的林奇现在正跟艾伦在酒庄喝酒。

  她在佣人的指引顺利找到了酒庄,一进门就看到对坐的两个人。林奇以为林雨虹是来找自己的,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明确自己的目的。

  “艾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你聊聊沈焕清的事。”

  艾伦原本是愉悦的状态,一听到林雨虹的话,表情立马僵住,他饮了一口红酒,冷漠地拒绝:“没有什么好聊的。”

  林雨虹没有预料到他的绝情,她挨着林奇旁边的位置坐下,态度十分平淡地说道:“她死了,我不知道你对她的身世了解多少?又是否明白她对你的爱是真心实意的?她来洛杉矶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要破坏你的婚礼。”

  艾伦放下手中的酒杯,视线直视林雨虹。他心里对她刚才说得话抱着几分怀疑,但是并没有从她的表情看出任何说谎的痕迹,如果眼前的女儿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假话,那真是一件令他害怕的事。

  林雨虹一眼看穿艾伦的心思,“不要用猜忌的眼神看着我,沈焕清这件事上,我没有必要说谎欺骗你。她是个孤儿。”

  林雨虹看到他当下惊讶的反应,就知道这件事他不知情。“那你一定也不知道沈焕清身患癌症,没有多长的时间可活?竟然如此,你可以坦诚告诉我,你认识的她吗?”

  艾伦扶着额头,神情略带一丝难过:“她是我老婆的大学室友,我和她认识是在我老婆的生日聚餐上,自那次见面后,她就像我表白。可我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把她当成老婆的室友,所以我果断地拒绝了她。”

  “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弃,甚至越来越可怕。三个月前,当她得知我们结婚的消息,就当着我们的面闹过自杀,所以我们才决定到这里办婚礼。”

  “所以当你们得到沈焕清要来洛杉矶的消息,就认定她要来破坏你们的婚礼。”林雨虹听到艾伦的话后,不免有些气愤,三个月前正是她得知自己患病的消息。“我到底为她不值得,哪怕你当时给予她一点善意,她也不至于做出偏激的事情。”

  林雨虹说完话后,掩面离开酒庄。得知到发生在沈焕清身上的故事时,她心里愈发的难过。林奇见她神色不对,立即追了出去。等他将人转身面对自己的时候,林雨虹早已泪流满面。

  他惊慌失措到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连肢体也变得僵硬。只好默默地坐在一旁陪着林雨虹。直到她哭累了,哭倦了,靠在林奇的肩膀睡着了。

  林奇轻轻地擦干她脸上还未干的泪痕,然后一个公主抱,温柔地将林雨虹抱回房间休息。他看着床上蜷缩在一起的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知道大哥看到大嫂难过的样子,会如何哄她开心。他心底摸摸地和林雨虹说了声抱歉,才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带上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