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一百零八章 相像的人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316 2020-06-20 23:10:23

  安靖晟一回到A城,就立马回到家里,让赵姨将主卧里的牌位撤去。这事多少让赵姨有些疑惑不解,她再三迟疑地看着安靖晟,然后按照他的要求,手脚麻利地将东西收进箱子里封好。

  “三少爷,这些东西是扔了呢?还是?”赵姨指着箱子,有些为难地问道。这是三年以来,她第一次被安靖晟叫进卧室收拾卫生。自从林雨虹出事后,这间卧室就成了禁地,只有安靖晟一人进出,里面的所有,都由他说了算。

  “烧了吧。”安靖晟说得云淡风轻,可对赵姨来说却是晴空霹雳。她心里忐忑不安,不知所以。于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老太太,也就是安靖晟的外婆。

  这些年来,一旦安靖晟出现情绪波动,只有老太太一人能镇得住他。

  安靖晟换了一身衣服后立马出门到公司,他要尽快处理完手头上的所有工作,然后在H城安定下来,重新追回小东西。

  外婆从赵姨那里得知小外孙的怪异行为,便立即赶到公司。进了安靖晟的办公室,便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的精神状态,并没有发现有何异常之处,反倒情绪高涨,精神振奋。

  安靖晟原本低头处理公司的文件,外婆的到来让他有些意外,她向来不会插手公司上的大小事务,更不要说亲自出现在公司。他立即放下手头的公务,起身扶外婆坐在沙发上,又叫人泡上一壶热茶送到总裁室。

  “外婆,您怎么来了?”

  外婆转着手中的佛珠,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安靖晟身上,戴着一幅老花镜的她精神抖擞,半点老年人的糊涂都没有。

  “赵姨给我打了电话,说你让她把小东西的牌位烧了。这事你到底是怎么想得?”外婆说这话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她是怕极了安靖晟心底那些捉摸不定的想法。对于这个小外孙,她别无奢求,只要好好活着就行。

  安靖晟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外婆,看她老人家喝了一口,才安抚道:“外婆,活着的人怎么能用牌位供着。那是在诅咒小东西,我当然要让赵姨烧了那些晦气的东西。”

  外婆伸手摸了摸了安靖晟的脑门,这孩子没发烧,怎么尽说些胡话,该不会是在H城受了什么刺激,回来就异想天开了。

  安靖晟放下外婆贴在自己脑门的手,一脸认真地说道:“外婆,我没有生病,更没有痴人说梦。我去看望葛大叔的时候,遇见小东西了。她还活着,健健康康地活着。这一切都不是梦。”

  外婆很久没有从安靖晟脸上看到真正喜悦的表情,她鼻头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她的心头肉终于有了生机。她连声称好。这日子总算是有了期盼。

  “小晟,早点把公司的事做好,然后去H城把我小外孙媳妇带回来。这样,我对你妈妈也算是有了交代。这小东西,我是你道一千念一万,心里实在是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让我家小晟愿意为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南智泺一听到安靖晟从H城回来的消息,就立马赶回公司想约他一同吃晚饭。三年前,她就下定决心要一步步有计划有目的地攻占安靖晟的内心,她第一次向自己哥哥放低姿态,就是为了进安靖晟的这家公司。她用实力做到了公司人事总监,是安靖晟不可多得的左膀右臂。她自认为自己可以滴水穿石,收获这份爱情。

  “外婆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南智泺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可心里却翻江倒海般的不踏实。她将外婆的话一字不差地听在了心里,那个人时隔三年后,却死而复生。她握紧背在身后的拳头,尽量忍着情绪。

  安靖晟对于南智泺除了工作上的事,而擅自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司一直视若无睹。外婆对于南智泺喜欢自己外孙的事早已了然于心,这孩子身上不服输的韧劲让她欣赏,奈何喜欢上的人是死心眼的安靖晟,白费了力气。

  外婆朝她招招手,让南智泺坐在自己身旁,她笑着问道:“难得外婆来一趟公司,智泺要不要和我这个老太婆一起吃个晚饭?”

  南智泺当然乐意,她笑着点头。但是目光却看向安靖晟,她的意思十分明显,想要安靖晟给她一个解释。但是安靖晟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他起身拨了一个电话,当面让助理给他准备一份晚餐,意思再明显不过,晚餐他是不会陪同在侧,即使是外婆的到来,也不能改变什么。

  南智泺早已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刻薄和冷淡,她扬起笑容,对身旁的外婆说道:“外婆,看来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享口福了,我特意预定了新开的米其林餐厅,听说主厨是花了高价请来的。”

  外婆笑着回应道:“嗯,听起来不错。我也许久没在外面吃过饭了,那就去你预定好的这家。顺便陪我这老太婆聊聊天,解解乏。”然后朝安靖晟交代了一句早点下班休息后,就起身

  准备离开。

  南智泺见状挽着外婆走出总经室,在即将走出门口时,她转头看了一眼安靖晟,他坐在办公桌前,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离开。

  到了餐厅后,外婆开门见山地说道:“智泺,你是个好姑娘,何必把青春花在小晟身上。三年前,我劝不动你,你固执己见地坚持了三年,总以为你能融化他的心。如今,小晟爱的人回来了,你又要如何觉得他会爱上你?”

  南智泺手一滑,举在手里的杯子落地,惊动了餐厅里的其它客人。服务员赶了过来,收拾了地上的玻璃渣。然后重新给她换了一个新的杯子。

  “外婆,您说得道理我都懂,可是这颗心住进了安靖晟,从来都不是我南智泺可以做得选择。三年前如是,三年后如此。”南智泺是不撞南墙心不死,她收了情绪,继续优雅地吃着餐盘上切好地牛排,仿若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

  “其实你和小晟很像,对待爱情都过于的执着和坚定。在爱情里,相像的人往往是在照镜子,只会让你看清了距离。你做了什么样的选择,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外婆是心疼你,才和你说这些交心的话。”

  外婆拿起腿上的餐布擦了擦嘴说道:“年龄大了,吃不了这些费牙齿的美味。我老太婆再稀罕,也无福消受。”然后起身住着拐杖准备离开。

  南智泺也不好继续享用,她拿起手包准备陪同外婆回家,外婆朝她摆摆手,意思是让她继续吃,不用在意人情往来的虚虚实实。

  南智泺表示自己送外婆坐上车,再返回餐厅。实际上,在安靖晟拒绝的那一刻起,她就没了胃口,刚才吃在她嘴里的牛肉尤如嚼蜡,让她吃得辛苦和难受。她目送外婆的车远去后,返回餐厅结了帐,接着便回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