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与今生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东西,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愿与今生 迎苣夏 2043 2020-06-27 23:58:55

  被吓到的林雨虹着急忙慌的回到鲁家,小i果见到她回来,立即上前抱住她的小腿,仰着头看着她。他开口就是糯糯的奶音,听着就让人心生疼爱。

  鲁父见林雨虹双颊通红的愣在客厅,连小家伙和她说话,都没有听见。走近一看,发现自己女儿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血渍。心里奇怪,小虹儿不是去解决楼上住户地板漏水的事情吗?怎么短短的时间,就失魂落魄的回来。

  鲁父不免有些担心地问道:“闺女,你是被欺负了吗?”

  小i果一听到小虹儿被人欺负了,立即哇哇大哭起来,吓得林雨虹立即把他抱在怀里哄道:“小i果不哭,我没有被人欺负。不信你摸摸我的脸,一点都不痛。”事实上她的确是被安靖晟欺负了,但是是那种难以启齿的欺负,她总不可能当着小i果的面和自己父亲告状自己被人强吻了吧。

  小i果向来就对林雨虹的话深信不疑,他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摸着她脸上的每一个位置,确认无疑后才擦去自己脸上的泪珠,小i果从来不假哭,每次都是实打实地流着眼泪。

  “小虹儿,爷爷帮我洗完澡啦,你闻闻香不香?”

  刚才小i果就是和林雨虹说这事,虽然小家伙是个男娃,但是在林雨虹日积月累的影响下,对香味有着独特的喜爱,认准了一个牌子的儿童用品后,就忠于这个品牌的气味。

  林雨虹凑到他的衣间闻了闻,点头夸他是个香娃娃,逗得小家伙咯咯咯笑不停。

  鲁父将小i果从林雨虹的怀里抱到游戏区,让他自己一人乖乖玩玩具,要借走小虹儿一小会,解决今晚的住宿问题。小i果知道大人要忙自己的事,便听话地呆在游戏区,抱着小熊过家家。

  鲁父和林雨虹将鲁允清床上的用品搬到书房沙发,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崭新的绒质床上用品。鲁父一边铺床单,一边观察着女儿脸上的神情,愈发觉得不对劲。

  “楼上的住户蛮横不讲理,欺负了你?”

  “啊?”林雨虹当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后,才知道鲁父还在担心自己。她抱着枕芯,琢磨着该如何开口。

  鲁父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误以为自家闺女遇上了恶霸,他顾不得铺了一半的床单,伸手抓住林雨虹的手腕,打算亲自带她上门讨个说法,凭什么自己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女儿要无端遭人欺负。

  林雨虹抓住鲁父的胳膊立即解释道:“爸,我真没有遇上恶霸,我只是遇见了安靖晟了。”

  鲁父听到这名字有些耳熟,细想之后更是愤愤不平。

  “那更要讨个说法了,我这么好的女儿,怎么可以任那个渣男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有爸在,你别怕。打架这事,不还有你哥,实在不行,咱就花钱给你雇个人高马大的保安24小时保护你,我看他还敢不敢欺负你。”

  林雨虹听鲁父前半段话还觉得正常,越到后面,就越觉得离谱,感情她爸是无间道看多了,才会想着要给她找个保安。

  “爸,他真没欺负我。”

  “那你嘴上的血渍怎么来得?”

  “那是我咬了他的手腕,沾到的血渍。”

  鲁父看着林雨虹一脸认真的样子,没有一丝说谎的痕迹。立即赞许自己女儿的行为。但他哪里想到自己女儿只说了一半的真话,还留了一半的事实,那就是她真得被人欺负得很惨。

  林雨虹低头将手上的枕芯套上枕套,实际上她手上的枕芯都快被她抓皱了,还好鲁父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否则她还真不一定能撑得住。

  两人铺好床单刚到客厅,就听到敲门声,小i果原本低头玩积木,门外的声音吸引到小家伙,他回头看着站在客厅沙发的林雨虹,伸着手指说道:“是爸爸回来了。”

  林雨虹想都没想就前去开门,结果见到的人却是安靖晟,她当下的反应便是立即关上门,没想到却夹住了安靖晟伸进来的右手,她清楚地听到一声闷哼,然后定睛一看,夹在门缝里的是被她刚咬出血迹的手腕。

  安靖晟趁她发愣的机会,推开门将人一把拉到门外,然后往电梯处走。屋内的鲁父只听到关门的动静,没见到人进来,本想追出去看看,但不放心把小家伙留在家里,特别是看到小i果纯洁无害的眼睛,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林雨虹就这么被安靖晟拉到他的家里,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他的手腕上,清晰可见的咬痕处又叠加了一道深红印记,让她有些担忧。

  安靖晟注意到她的目光,便将右手藏到身后,他轻描淡写地问她要喝什么,仿佛一个好客的主人正在盛情款待一个受邀上门的访客。

  林雨虹一脸奇怪的看着他,半响才摇头。安靖晟便就着自己的意思给她泡了一杯姜茶,他记得小东西一直都很怕冷,可惜自己一直内能陪伴在她左右,给与她温暖。

  林雨虹看着安靖晟递过来的姜茶,有些恍惚,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泡姜茶的杯子还是她之前做的,她若无其事地接过茶杯,强压下脑海里翻涌出来的记忆。

  她语气平缓的道谢,一幅上门做客的姿态一下子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安靖晟被她的一句“谢谢安先生”所伤到,三年来,一千多个日思夜想。到如今却只有她的生疏,他想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上前一步,林雨虹就立即退守三步,抱着防备的表情地观望着自己,他眼角含笑,这一幕像极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那时候的林雨虹误以为自己拿错了她的咖啡,事后才知道一场误会,后来当了他的总经里特助,也是一幅防备在心的样子。

  林雨虹在他眼中,是一个特别容易被他看穿的小女孩,皎洁无暇地天真可爱,但又有着不可估量的聪明之处。

  “我知道,你张口就是拒人以千里,说什么你和我之间不会有现在和未来,让我趁早认清现实。”安靖晟将她圈禁在墙壁前,然后贴着她的耳朵说悄悄话。

  林雨虹清楚地听到他的每一个字,更可怕的是,她的心竟然又再次跳动个不停。她不想要承认这个事实,于是身体半蹲,从安靖晟的胳膊下逃了出去。然后径直朝门走去,正要开门时才发现自己双手依旧捧着狐狸水杯,于是将水杯往玄关一放,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安靖晟对于她惊慌失措的举动甚是满意,他看着自己有些惨不忍睹的手腕,嘴角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

  他了解林雨虹,更知道如何把她重新追回来,这个过程也许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也可能是几年,甚至是一辈子。但他无所谓,重点他追的那个人还好好地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夺门而出的林雨虹心跳不止,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又再一次没出息地快要缴械投降,只因为那人对她说了一句:“小东西,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