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零零年的遮心掩肺

第一章 零零

零零年的遮心掩肺 殃咎偎偎 1655 2020-02-29 20:25:36

  秋天这个季节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农村人对其怀着敬仰却又对其怀着忌惮。一方面秋天是秋收之季,收了庄稼,才能卖钱,庄稼人一年的心血可就靠这两天,另一方面秋天是多变之季天气的变化就像一盒多味巧克力,吃了这一块,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天气的变化始终让庄稼人提心吊胆,生怕这一年的收入被大雨付之东流。

  灰蒙蒙的天空上充斥着片层状的乌云云层压的很低,压得庄稼人喘不过气来,秋收在即,大雨在即,若匆忙秋收必然导致减产,如若不管,大雨一来,到最后连个屁也捞不到。

  村里开了紧急会议,村里的播音器也在这两天恰好坏掉了,电工也不敢维修,生怕突然来个闪电,得不偿失再把小命也丢掉,村长只好领着几十个人挨家挨户的通告,告诉大雨将至,不要再想什么雨过天晴,能减产也绝不能颗粒无收。当时是,村子里的人都沸腾起来,不是什么喜事,只为了能多收一点算一点。零零年的时候,我们村里还没有机器收割玉米这一说,全家人整齐上阵,一人一把镰刀,那排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全村犯癫痫。

  我们家的人却没有出动的迹象,只有爷爷一个人背上镰刀,骑上那当时颇具排面的大梁车(qi)子,全家确也在焦头烂额,是因为母亲不断传来的尖叫声,是的,我要出生了,我很激动,拼命地踢着母亲的肚子,我迫切地渴望着感受这个世界第一缕空气,阳光及**,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哭泣,是因为我的到来么?我想应该是的。

  “凤儿,别急,医生马上就要来了,你别急,可是凤儿啊,你可一定要生个大胖小子啊,李家不能绝后啊!”奶奶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啊~~”母亲的尖叫声逐渐高涨,羊水似乎也有破裂的迹象,父亲李七贵赶忙跑到诊所去叫大夫,这一类人也叫赤脚大夫,救的是庄稼人的命,黑的也是庄稼人的钱,跟你关系不错的话还好,要是一个村东,一个村西,半年不说两句话,就疯狂压榨你。什么进口药啊,激素啊,都是要庄稼人命的价格,可救人要紧,谁还会管这些狗屁东西,庄稼人只能一口一口答应,等完事以后,还要顺带往裤兜里放个一百块钱,以示“感谢”,打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口号,医生照收无误,他们本来就是靠这赚钱,在当时医生是最吃香的行业,管你是干什么的,有病都得来我这,就像二战后的美国一样,欧洲国家都得听他的,人家有马歇尔计划嘛。

  父亲李七贵至今未归,母亲却撑不住了,油绿的炕上流出鲜红的血迹,格外刺眼的对比色,奶奶只能按住母亲肚子缓解疼痛,“凤儿,要不我给你接生吧。”母亲未作回答,只是痛苦地嚎叫道……

  屋外开始了大雨,倾盆大雨似乎并不可比拟,雨声远传隔绝了母亲的惨叫声,母亲的脸在大雨的照映下刻画出别样的苍白,呼吸声也逐渐脱离了节奏。仓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此时的迹象,是父亲和医生的脚步,一进屋门医生便觉察到了女人微弱的呼吸声,赶忙叫父亲做准备,把所有人都撵了出去。奶奶跑到菩萨旁不断的祈祷着,不断地叨叨着“母子平安,母子平安”……父亲不是一个习惯抽烟的人,这次却是在仡佬里圪蹴着,抽吐着闷烟,烟气一圈圈的飘在空中被雨水刺穿,仿佛预示着什么,可没人知道什么。

  古式钟表的摆锤来回摆动着,时针的位置也转眼飘走了一大截。在屋中,一个婴儿的啼叫声充斥着整个屋子,奶奶和父亲焦急地冲了进来,映入眼帘的不是婴儿初生的笑颜而是死寂般的红流,灰冷冷的绷带,一个身体发冷的女人及医生无奈的摇头。父亲口中更替不绝的烟也在此时掉落下来,伴随着膝盖的落地,父亲一句话没说,只是望着地面,不断地锤着,奶奶躲到屋外放声地哭了起来,医生抱着我跨过门槛,递给奶奶,轻叹道:“大出血走的,没法儿,孩儿倒是挺好的。”说完就收拾好东西,披着雨披在大雨中消迹了。

  据说父亲在门前捶了一晚上,第二天便跑到棺材铺定了一架棺材,打那天起父亲再未笑过,只是不断地干活,匆匆举行完葬礼,只留下姥姥姥爷的责备声和一位婴儿的啼哭声。

  我迫切地渴望着母乳,这是人的本性,我也无法避免,奶奶为此专门为我雇了一位奶娘,其实当时村中已经不允许私做奶娘,但人嘛,有钱能使鬼推磨,庄稼人在讲钱的同时也讲究着人情,人情是个东西,对,好不好那就没人知道了……就这样我顺理成章的吮吸到了人生第一口母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