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零零年的遮心掩肺

第二章 零三

零零年的遮心掩肺 殃咎偎偎 1095 2020-03-07 18:20:20

  零三年的时候,整个中国上下闹起了非典,听村里人说这玩意儿是从广东那边传来的,死了不少人,沿着中国的纵轴横穿秦岭一脉像蝗虫般肆意掠夺着庄稼人的性命,也掠夺着庄稼人的根子。从村头到村尾,村东到村西,家家户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极了清朝末年年闺房里的大家闺秀,能出来些许人,也都是戴着口罩,在泛白的天空中辉映着相似的颜色。

  乳白色的口罩,一条直通村尾的土道,白中泛着沧桑,无奈的沧桑。

  土黄色的口罩,一条直通村尾的土道,黄中泛着疲惫,救世的疲惫。

  血红色的口罩,一条直通村尾的土道,红中泛着残年,风烛的残年。

  “二宝,听说了没有?城(汾阳市里)那里又有几个人死了,那几个蠢的,以为和感冒一样,闷住头睡一觉就没事啦,你看吧,在可美啦,都死啦,咋们村里还不赖,没有死的人咧吧?”说这句话的人,是我们村里著名的“百晓生”可谓无事不知,无话不说,其实大多也是他编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个村里总有这么几个人,爱瞎操闲心。

  枯杆似的长腿上生着一脸贼眉鼠相,确也和中学课本里的老王有几分相似,一双小手却生的格外灵巧,之前在城里演鬼手挣小钱,后来被人举报了,屁股都来不及擦,就滚回村里了。倒也是红极一时,说句大实话,这样的人不当贼,确也是可惜,暴殄天物了。

  “瞎说甚咧,城里哪有人死了,你乃又放屁了呀!”“就是咱们这又不要紧!”“诶呀,单和你们说话啦,再给把我也传染了,我可不想被隔离,这俩天从城里回来的给隔离啦,诶呀,在不是吓死人咧?”村里的站街的几个老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们根本不听他们在说啥,反正自己快不行了,管那么多闲事干嘛,还不如想想其他的事,其他同样浪费生命的事。

  父亲拿着村里发下来的消毒液独自在院里喷洒着,他很少说话,也不需要说话,村里闹这种病,没人敢去耕地,土地也就荒废下来,父亲与爷爷只好抽闷烟,全村人都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爷俩儿抽着烟,唠着嗑,望着日落的黄昏,那是比女人红晕的脸颊更加迷人的颜色。

  “三年了,凤儿走的急,也没留下啥,就留下秋水。”(秋水是我的名字,名字很简单,单纯地因为我在秋天大水来临的时候出生,才给我取这个名字,其实一开始是按族谱起的,后来找了个算命的,说我五行缺水,名字里一定要带水,这才用了秋水。)父亲像往常一样沉默着,只是嘴皮抖动了一下,又低下头,轻叹道:“她不应该走。”

  昏黄的大头灯泡光,照着我家黑黝黝的墙壁,月光遍地,映照下爷俩儿在仡佬下的蹲印,进去秋季发情期的猫儿在房脊的鞍状的瓦上一声急似一声地喵叫,它们追逐时肉爪子踩的鞍瓦扑通扑通响,野狗听到猫的动静后有气无力地吠叫了两声,通彻了庄稼人辛酸的梦。

  (小说一周一更,因为下周要考试,可能就没办法更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