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十五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26 2020-03-14 09:29:13

  邵尽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如果他改名换姓,那自然是查不到的。”

  赵君先看着不远处的一点,呢喃着:“改名换姓......那这个女人是怎么死的?”

  “十几年前的事情,很难查出来,不过,你要小心你大哥。”

  “他在位那么多年,积累了不少人脉,你和他斗,小心满盘皆输。”

  赵君先毫不在意的笑:“我知道。”

  “不过,他在位这么久,却依旧没找到遗嘱,是不是显得有点太无能了?”

  邵尽臣说:“据我所知,赵冷易扑空了很多次。”

  “万东科技的王董,拿下了一个大项目,今晚,他约了赵冷易共进晚餐,晚餐是假,项目是真,如果他为寰宇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寰宇的董事们,自然会站在他那边,我怎么看,你都没有胜算。”

  赵君先扯了下嘴角,声音很低,带着些似笑非笑的语气:“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要输了。”

  “我还有一个消息。”

  邵尽臣缓缓的说,他看到赵君先眼底的询问,但他却打算卖关子。

  “几个月前那个破产小公司,刘豪。”

  赵君先嘴角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我记得这个人,听说他现在很落魄。”

  “那是当然了,一夜暴富,过够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骤然一无所有,自然落差太大,心理落差一大,人就容易无法忍受,刘豪的妻子,跳楼自杀了,我听说,他还有个女儿,刘妍妍,好像在赵冷易的某栋房产里。”

  赵君先玩味的笑:“赵冷易吞并了人家的家产,现在还霸占了人家的女儿,如果我是刘豪,肯定想杀了他。”

  “你很有觉悟。”

  ......

  结束了谈话,送走邵尽臣,赵君先打开了别墅的灯。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刻,万家灯火亮起。

  赵君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此时此刻,他很思念舒窈。

  身在赵家这样的富贵权势人家,赵君先将很多感情都看的很淡。

  譬如和赵冷易。

  他在收到那张照片和资料时,就已经明白,赵冷易或许早已经知晓,他藏着掖着,不告诉自己,无外乎是为了自己的地位。

  父亲出轨,说实话,赵君先和赵承仲的感情,特别淡薄,甚至都没有和赵冷易相处的时间多。

  赵君先仔细的回想了下,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是否有看到过母亲的难过伤心。

  很可惜,他没想起来。

  他从小被送到国外,有贴身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老管家,但是没有母亲和父亲。

  等到回国后,被酒桌上的人拉去看电影,屏幕上的那惊鸿一瞥,确确实实惊艳了他。

  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关注舒窈。

  直到某次机缘巧合,他在某个品牌秀的后台看到了独自垂泪的舒窈。

  梨花带雨,他看到她边哭边擦眼泪,直到助理来了以后,才缓缓的止住了泪水。

  但在台上,她依旧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和令人艳羡的美貌,和粉丝们打招呼。

  唯有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她眼角的红在赵君先眼中,如此刺眼。

  真想她啊。

  赵君先叹息一声,但愿自己和赵冷易的斗争,不要牵扯到舒窈。

  ——

  赵冷易此时在车上闭目养神。

  他有两个秘书,一个男一个女,应酬时,他多半喜欢带上女秘书。

  只不过,自从今天赵君先说那位方秘书心术不正时,他便让她今天不必来了,给她放假。

  他对待自己的下属,一向不喜欢把事情做的太绝。

  时间紧迫,他带上了男秘书,秘书姓秦。

  秦秘书在开车,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一家装潢华丽的会所前。

  有门童上前为赵冷易指路,秦秘书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门被推开,王越帆看到走进来的赵冷易,笑着开口:“赵董,快坐。”

  赵冷易坐在沙发上,嘴角带着一丝笑:“王董真是客气。”

  选在这么个销金窟,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

  但,生意要紧。

  都是生意场的老人了,王越帆自然听出了赵冷易话里的意思,他招呼人上菜和红酒,他往赵冷易面前推了一杯酒,举杯:“赵董,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王越帆脸上挂着精明的笑,赵冷易和他碰杯:“合作愉快。”

  两人各自抿了一口酒,王越帆自然而然的引起话题:“赵董,小赵总找了我很多次,可我呢,顾及着和你的情分,次次都回绝了他。”

  赵冷易瞥了他一眼,眼中似乎有冷光闪过,但转瞬即逝,他嘴角缓缓的露出一个笑:“我那个弟弟,不懂事,他和我斗,还嫩了点。”

  话说到这个份上,赵冷易不妨再说一点:“王董第一次跟我合作,不信任我,很正常,不过我们有合同,白纸黑字,王董怕什么。”

  王越帆摩挲着手中的酒杯,听见这话,轻笑:“赵董说的有道理,大家都是守法的人。”

  ......

  从会所出来,秦秘书为赵冷易挡了不少王越帆递过来的酒,他此刻脑袋很晕,但还是撑着为赵冷易叫了代驾。

  赵冷易清醒的看着晕在座位上的秘书,他关上车门前,听到了不远处的音乐声。

  女人轻柔的哼唱,声音很熟悉。

  他仔细的听,才终于辨认出来,是舒窈的歌声。

  他关上了车门,站在外面,一阵微风刮过来,吹的他白衬衫飘扬。

  二十分钟过去,代驾迟迟未到,赵冷易自己也喝了酒,并不方便开车,他懒得再等,便招呼侍者来,让他从会所里找个会开车的,价钱随意出。

  高级会所自然贴心,赵冷易看着那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声音冷淡:“司南华府。”

  “好的,赵董。”

  一个粗哑的男声。

  赵冷易此刻头疼的厉害,也许是因为吹了风的关系,他叫醒秦秘书,秦秘书迷迷糊糊的看着他:“赵总.....”

  “你家在哪儿?”

  秦秘书说了一个地址后,赵冷易又吩咐道:“先送他,再送我。”

  ”好的,赵总。“

  赵冷易并没有作他想,只是闭上了眼。

  .....

  当晚接近凌晨时分,人们还沉睡在梦里时,一道急促的警笛声划破长空。

  现场混乱不堪,唯有救护车和警车停在了十字路口。

  有媒体将此事发布到网上,那辆黑色宾利车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显眼。

  医务人员从车里救出了两个人,网友们都在祈祷平安。

  .....

  赵君先坐在沙发上,手机在掌心中颠倒摆正颠倒摆正,如此翻来覆去,直到铃声响起,他缓缓接起,那边传来熟悉的男声:“看新闻。”

  赵君先手指轻点,果然看到了在首页挂着的新闻。

  交通事故很常见,不常见的是首富赵家、寰宇集团董事长的这个尊贵身份。

  “挂了。”

  赵君先挂断了电话,看着新闻上的图片,他悠闲的倒了一杯酒,轻笑一声。

  大哥,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寰宇董事长出了车祸,许多董事都纷纷去看望,姜韵听到这个消息后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看到一向意气风发的大儿子躺在床上,右腿被纱布包裹着,眼角流出眼泪:“阿易,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身边的秘书是怎么做事的?”

  赵冷易一下子听到这么多问题,一个头两个大,但他还是很有耐心的回答了姜韵的问题:“妈,您先别急,坐下,听我跟你说。”

  “交警跟我说了,那司机当场死亡,是意外事故。”

  赵冷易说的轻描淡写,姜韵皱眉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怎么能就这么算了?我好好的儿子,被他这么一撞,差点撞成残废!”

  赵冷易却是安抚性的拍了拍姜韵的手背,神色与往常并无二致。

  “妈,您别担心,这事我交给秘书去办了,公司正在紧要关头,我却忽然出事。”

  剩下的话赵冷易不说,姜韵也明白。

  她虽很少掺和公司的事务,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而赵家的一切都是赵冷易在打点,她自己也算不上女强人,心眼不多,回想起自己的丈夫出轨,而在某天却意外出车祸去世时,又想起赵冷易的这次,她后怕极了。

  于是,她站起来,低声对赵冷易说:“阿易,你先好好休息,妈回家给你炖点汤拿过来,给你补补身子。”

  赵冷易巴不得她走,有个人在这里会影响他的思绪,于是他点头道:“我让人送您。”

  “不用了,阿易,你好好休息,我来的时候让管家送的。”

  “好,那您慢走。”

  看到姜韵消失在眼前,赵冷易靠在床边,眉头紧皱。

  ——

  赵君先是在傍晚到的。

  他首先去了赵冷易的主治医师办公室,并仔细询问了赵冷易的伤势,那位年轻的医生看到赵君先,礼貌恭敬的开口:“三少。”

  赵君先朝他点了下头,随后开口道:“我哥的伤势如何?”

  “赵董的右手与右腿都是粉碎性骨折,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三少您放心,我会竭尽全力医治好赵董的。”

  赵君先听见这句话,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又问道:“那你觉得,我大哥如今的身体,适合继续工作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