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十八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98 2020-03-17 07:47:45

  她笑着摇摇头,将那些繁杂的思绪都抛开,此时,陈嘉许听到了身侧的脚步声,他从一旁拿出一瓶冷热正好的矿泉水递给舒窈:“很热吧?给。”

  舒窈接过,和他聊天:“你很早就来了?”

  陈嘉许点点头:“我来的时候,剧组正在整理场地,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早些来,我住不习惯酒店。”

  舒窈看着他,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想,陈嘉许不是京市本地人,住酒店也很正常,她想起《红妆》在京市取景最少也需要两个月,于是,她笑着说:“不考虑租一个房子吗?《红妆》要在这里拍摄两个月,总住酒店,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陈嘉许听闻这句话,拿着剧本的长指翻动了下纸张,他嘴角勾起笑:“我也这么想过,其实住酒店很不舒服,我洁癖比较严重,你知道的,酒店毕竟不是那么干净。”

  舒窈同意的点点头:“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帮你留意一下京市的房子,毕竟我是京市人。”

  陈嘉许看向舒窈,看到女孩眼底带着澄澈的笑意,尽管他们拍戏时也曾亲密对视,但那都是演戏,不比现在,那是她真实的笑,这个女孩,浑身上下都没有娱乐圈那股子名利味道,陈嘉许温润的笑了下:“好,那多谢你。”

  舒窈摆摆手,拧开瓶盖:“不用客气,毕竟你也帮了我那么多。”

  陈嘉许倒是接起她的话头,带着笑意问道:“我帮了你那么多?”

  舒窈没想到他会纠结这个,她急忙道:“不是,我的意思是.....”

  “舒窈姐,该化妆了。”

  舒窈看了眼陈嘉许,说:“我去化妆了。”

  陈嘉许眼角带着温柔:“好。”

  看着舒窈走远,陈嘉许想起了前几天发生在京市的那场车祸。

  他嘴角的笑渐渐消失,又开始看起了剧本。

  ——

  京市南边某别墅内。

  一位容貌清秀的女孩坐在沙发上,这座别墅冷冰冰的,每天按时有仆人来打扫,打扫完就走,她们从不跟她讲话,这么大的地方,每天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自从爸爸破产,她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就被他安置在这座房产内,门前都有人把守着,自己很难出门。

  每次他来,就是为了和她上床,她知道,他是在羞辱她。

  而在几天前,刘妍妍从电视播放的新闻里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宾利车,而他也自那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她想,难道真的是老天有眼?

  刘妍妍收拾了下,带上了手机,下楼,却看到了楼下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容貌出色的女人。

  她穿着职业套装,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她抬头看了她一眼。

  刘妍妍问:“你是谁?”

  方芩微笑着说:“我是赵董的秘书,方芩。”

  刘妍妍握紧拳,如同一头愤怒的小狮子般瞪着她:“这里不欢迎你。”

  她是赵冷易的秘书,自然和赵冷易是一丘之貉。

  听到刘妍妍的话,方芩笑了声,不过是嘲讽的笑:“你指的‘这里’,不也是赵董的房产吗?”

  刘妍妍咬紧牙关:“不是我非要住进来的。”

  方芩的神情倏地变冷,但她时刻谨记自己来的目的,于是生冷的问道:“你知不知道,赵董出了车祸。”

  刘妍妍终于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她开心的弯起唇:“哦,那关我什么事?他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出车祸,呵,只不过是老天开眼了啊。”

  方芩站起来,看着站在楼梯上的刘妍妍:“刘妍妍!”

  “叫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哦,我忘了,你是他的秘书,可是我看你看着我的眼神,似乎在嫉妒我,你为什么嫉妒我?就因为我跟他上过床吗?”

  问完这些,刘妍妍轻蔑的看着方芩:“你喜欢他?”

  她虽用的疑问句,却用陈述的口气。

  方芩被戳穿心思,倒也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冷笑着说:“我是喜欢他,但我光明正大,而不是像你这样,被圈养在这里,做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刘妍妍嘴角的笑慢慢消失,她翻了个白眼:“你不必激我,到底是谁逼谁,我想,只有你的赵董最清楚了。”

  “我问你,你最近都跟谁接触了?”

  方芩懒得再继续跟她纠缠,其实是她不想再听刘妍妍和赵冷易的风流韵事,她问完,就看到刘妍妍不屑的眼神。

  “我跟谁接触?我每天都被你的赵董关在这里,我能跟谁接触?怎么?你查不到谁撞的赵冷易,就来问我?你好歹也是个董事长秘书,怎么这么没脑子啊?”

  方芩听见她这么不加掩饰的嘲讽,心中怒火徐徐燃烧。

  “我告诉你,赵冷易出车祸,那是老天有眼,他活该!”

  刘妍妍看着方芩怒火中烧却又不能把她怎么样的样子,笑的肆意。

  而此时,方芩的电话响了,她接起,随后过了几分钟便挂断,临走前,她狠狠瞪了一眼刘妍妍,转身离开。

  刘妍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起某次家政打扫房间的时候,曾经悄无声息的递给自己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好好活着。

  刘妍妍看到这张纸条,沉思许久。

  赵冷易出车祸,依照他敏感多疑的性子肯定要彻查此事,所以方芩才会来找自己,难道,车祸的主使人......是爸爸?

  刘妍妍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那张纸条,也是爸爸托人送进来的?

  ——

  贺昭回到公司,和赵君先汇报了赵冷易如今的情况,并把方芩今天出现在医院的事也说了。

  赵君先轻笑着说:“看来,大哥还在查那起车祸案。”

  贺昭懂事的没有搭话,他听见赵君先问:“方芩从医院出去后还去了哪里?”

  “是赵董的一栋房产,在京市南边,有一栋两层楼的小别墅。”

  赵君先想起来,刘豪的女儿刘妍妍,似乎就被赵冷易安置在某栋房产里。

  再结合方芩也去了那栋房产。

  不排除赵冷易已经查到了刘豪的身上。

  也对,做多了恶事的人,总是要先查一下自己的仇家。

  原来,赵冷易也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拿不出手。

  赵君先对贺昭吩咐道:“你继续盯着方芩。”

  “是,赵总。”

  “还有,顺便,再留意一下刘豪。”

  贺昭看着赵君先,诧异的开口:“您觉得,会查到刘豪?”

  “不,我不是觉得,是肯定他会查到刘豪,你也知道,赵冷易这个人,做事一向很绝,刘豪的公司破产以后,刘豪的妻子跳楼,也有他的手笔。”

  “刘豪这个人,脑子很聪明,赵冷易怕他东山再起,于是就从他最在意的地方入手,一刀致命。”

  赵君先说完,对目瞪口呆的贺昭说:“好了,记住我给你安排的任务,你出去吧。”

  “是,赵总。”

  赵君先处理完这些事,坐在椅子上,又想起舒窈。

  和女朋友闹矛盾以后该怎么求和?

  英明神武的赵总悄咪咪的注册了一个账号,在某平台发布了这样一个问题。

  赵君先拧眉盯着屏幕。

  ——

  “cut——过,准备下一场!”

  随着姜恺的声音落下,舒窈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走到了青青面前。

  青青赶紧上前将水递给舒窈,舒窈接过,喝了一口。

  这太阳这么大,晒的她仿佛要脱一层皮。

  舒窈秀气的眉头皱起,忽然听见工作人员的纷纷议论声。

  “《红妆》的投资商来了。”

  “什么?你是说那个舒总?”

  “对啊,听说他很少露面,舒家在娱乐圈投资也很少,所以才让人觉得惊奇。”

  “听说那个舒总长相帅气,而且至今都没结婚。”

  “你就别想了,人家那样的人,注定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

  “嘁——”

  舒窈诧异的看向那被团团围住的男人。

  舒稚。

  他似乎刚从会上下来,西装外套搭在秘书手臂间,身穿白衬衫和黑西裤,衬得他整个人十分高大挺拔,俊容噙着和煦的微笑,恰到好处。

  姜恺看到他,上前道:“舒总,您怎么有时间过来?”

  舒稚声音很淡:“嗯,刚好路过,长风集团恰好在这里有项目。”

  姜恺笑了笑,他才不管是不是恰好,投资商来了,那就得好好招待。

  舒稚的眼睛却在片场四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倩影。

  姜恺顺势道:“舒总,中午一起吃个饭,我知道横店有家....”

  “窈窈。”

  舒稚看着坐在凉椅上的女孩,声音温柔的喊她的名字。

  舒窈没想到他会光明正大的叫自己,她愣了几秒,随即站起身,走到了舒稚面前:“舒总。”

  舒稚听见她客气疏离的称呼,脸色顿时冷下来,而陈嘉许也在此刻走过来:“舒总。”

  舒稚屏住呼吸——

  这张脸.....

  陆行止.....?

  他的表情印在舒窈眼底,舒窈垂着头,陈嘉许则是站在她身侧,为她挡住了刺眼的太阳光。

  姜恺看着舒稚的脸,不知道这位舒总是怎么了,但他也不好随意接话,舒稚到底是商场上经历过的,他今日的确失态了,于是对姜恺说:“姜导,我就随便看看,不用麻烦了,你们继续。”

  说完,舒稚转身要走,却在转身时又看了一眼舒窈.....身侧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