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十九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53 2020-03-18 09:31:09

  姜恺以为舒稚要走,正想假意挽留,但还没等他开口,舒稚忽然开口问:“那位,是男主演?”

  姜恺点头:“是,他叫陈嘉许。”

  “陈嘉许.....”

  舒稚将这三个字在唇齿间重复了一遍,随后看向陈嘉许:“你很适合叶枫。”

  说完这句似是而非的话,陈嘉许谦虚道:“您过奖了。”

  舒稚也没继续说什么,他离开了片场,陈嘉许其实刚刚听到了舒稚叫舒窈的小名,他们很亲密。

  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而且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说舒家的女主人并不喜欢舒窈,但舒稚对舒窈确实是很好的。

  刚刚,他在看到自己的脸时,眼底的震惊,真是让陈嘉许出乎意料。

  就算是在看到和陆行止如此相似的自己时,作为一个在商场浸淫那么久的商人,居然还能让人猜出他心底所想。

  呵。

  陈嘉许在心底嘲讽。

  他侧眼看着舒窈,她神情倒是不动如山,刚刚舒稚的那声亲昵称呼,相信片场的许多人都听到了,但她还能保持镇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陈嘉许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

  姜恺迅速指挥起工作人员准备道具和布置现场,下一场是男女主的离别戏。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男女主角,别说,他们两坐在那里,男帅女靓,还挺配。

  难怪网上都在赞,说舒窈是百搭,配哪个爱豆都那么的有cp感。

  姜恺想,若是赵君先知道自己的想法,非得气的吐血不可,哈哈哈,他转移视线,继续指导工作。

  ——

  舒窈在拍完最后一场戏后接到了赵君先的电话。

  男孩的声音硬邦邦的:“窈窈,你拍完戏了吗?”

  舒窈说:“拍完了。”

  “我去接你好不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在路上不安全。”

  舒窈听到他小心翼翼的声音,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她嘴角便扬起来,陈嘉许从后面走近她,舒窈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到陈嘉许,对方朝她扬起一个笑容,示意她先打电话。

  舒窈又想起今天早晨时,赵君先的话。

  舒窈点点头,对那头的赵君先说:“我有点事,一会儿再说吧。”

  “窈窈,我——”

  赵君先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听到了“嘟嘟”的忙音。

  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已结束”的字样,脸色阴鸷难看。

  男孩拿起车钥匙,心中有气,于是便使了狠劲将门甩开,在一旁的管家被这声吓了一大跳,看着男人走远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

  舒窈看着陈嘉许,脸上恢复笑容:“你找我,有什么事?”

  站在她对面的男人似乎很踌躇,她等了好久才听到陈嘉许说:“我....准备了一个礼物,想送给你。”

  舒窈诧异的开口,但她懂得不让陈嘉许尴尬,于是问道:“是什么礼物?而且,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意思收?”

  陈嘉许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她眼睛澄澈,瞳孔直直的看着自己,仿佛眼底只有自己,此刻,陈嘉许不免想起自己这张脸的主人陆行止,曾经,她的眼里,是不是也这样眼底心底都装着陆行止?

  想到这里,陈嘉许觉得自己想多了,由于他站的角度离舒窈只有几步的距离,而此刻他们所处的地方比较偏僻,旁边还有几颗装饰的松树,两人的身影若隐若现,而陈嘉许眼睛一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他低下头对舒窈说:“你帮了我那么多,怎么叫做‘无功’呢?”

  说着,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条璀璨的紫色水晶手链。

  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烁着妖艳的光泽。

  舒窈摆摆手,笑着拒绝:“我也没做什么,我们是朋友,我帮你是应该的....”

  “你不收,我会认为你看不上我的礼物。”

  舒窈本想摇摇头,但又想起要给赵君先打电话,她无奈的笑:“那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听见这话,陈嘉许走近她几步,将手链递给她,他看到女孩垂下眼是眼睫毛投下的阴影,同时,他说:“我帮你戴上。”

  舒窈想了想,点头。

  她伸出莹白的手腕,看着那水晶萦绕在她手腕,衬得她皮肤如羊脂玉般细腻,陈嘉许赞道:“真好看。”

  “其实,在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觉得,它特别适合你。”

  陈嘉许嘴角噙着温润的笑,用余光看到了树下一双锃亮的皮鞋,他肯定,那是赵君先。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可对方这么能忍,他也是很佩服。

  于是,他和舒窈道别,亲昵的叫她:“窈窈,这么晚了,你的助理去哪儿了?需要我送你吗?”

  舒窈觉得奇怪陈嘉许对自己的称呼,但她却并没有说什么,她回答道:“青青马上就回来,没事,你先去忙。”

  陈嘉许点点头:“好,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合作。”

  舒窈愣了几秒后,才说:“嗯,我也是。”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陈嘉许转身离开了,而那双皮鞋的主人,此刻也已不见踪影。

  陈嘉许背对着舒窈,嘴角挂着怪异的微笑。

  ......

  舒窈这才拿出手机给赵君先打电话,却被提示对方已关机。

  打了几次后舒窈也没了耐心,恰好看到青青走过来,她浑身乏累,上了车,她对青青说:“送我去御景园。”

  御景园是舒窈自己在京市购买的房产,可自从舒窈姐和三少在一起后都回的是明月湾,原来她的直觉没有错,舒窈姐和三少发生矛盾了。

  青青看着舒窈:“舒窈姐....”

  她欲言又止,舒窈却闭着眸,红唇一张一合:“送我回御景园,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好的,舒窈姐。”

  听见舒窈的声音又冷又不耐,青青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毕竟是上司的私事,她一个做助理的也不好过多的掺和。

  青青在心中叹气。

  ——

  赵君先坐在驾驶座,看到手机不停的亮屏然后暗下去,如此反复三四次后,便再也没响过。

  他心中此刻都被嫉妒和愤怒所填满,但他至少还能保持理智。

  刚刚,他差点就控制不住的冲上去,将那个碍眼的男人揍一顿,让他离他的女人远一点,可他却控制住了自己,他不想让她为难。

  男孩趴在方向盘上,眼睛看着手机,窈窈,只要你再打过来一次电话,我就原谅你挂了我的电话,还戴上了那个男人送你的东西这两件事。

  我犯的错,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可惜,那电话从晚上到第二天早晨,再也没响起过。

  而舒窈也没有回来。

  两个人似是在玩拉皮筋,彼此都固执的不肯松手。

  赵君先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进了公司,贺昭看到老板脸上的两个黑眼圈,吓了一大跳。

  贺昭心想,老板真是敬业啊,为了公司都快拼命了。

  而赵君先的脾气也越来越差,再加上公司的一些琐事,在赵君先又一次把来做汇报的高管骂的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贺昭看到高管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脸上都带着委屈的表情,他无奈的叹气。

  贺昭敲门走进去,将一叠资料放在办公桌上,男人凉凉的发问:“下午你跑一趟医院,替我看望一下赵董。”

  “是,赵总。”

  “还有,帮我查一个人。”

  赵君先眉眼带着戾气,他对贺昭吩咐道:“陈嘉许。”

  贺昭看到老板隐隐带着怒气的样子,赶紧记下来:“是,赵总,我马上就去查。”

  “我要事无巨细的,懂吗?”

  贺昭急忙点头:“懂。”

  “行了,你出去吧。”

  贺昭正准备推门走出去时,赵君先又加了句:“要快!”

  “是!赵总!”

  走出办公室,贺昭才终于解脱。

  秘书这个职业,真的不是谁都能干的。

  ......

  医院的消毒水味很重。

  姜韵提着保温桶推开了赵冷易的病房门,她悉心的帮赵冷易掖了掖被角,声音温和:“阿易,你这一病,公司都差点乱套,幸好还有你弟弟。”

  她一边说一边给赵冷易将补汤递过去,赵冷易喝了一口,皱了皱眉,他一向喝不惯这种东西,更何况,还加了药膳。

  他说:“君先能力很强。”

  姜韵却说:“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他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

  赵冷易听懂了姜韵的话,他看向自己的母亲:“妈,您对爸爸怎么看?”

  姜韵听见他的话,嘴角露出一个笑,她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到了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枝,她说:“你想得到什么答案呢?作为丈夫,他出轨,对婚姻不忠,已经足够我恨他一辈子;作为父亲,他也没对你们兄弟付出过什么,除了提供一颗精子,并且还留下一个烂摊子公司。阿易,从你大学毕业开始就为寰宇集团拼命,你应该最清楚。”

  赵冷易呼吸不畅,他眼神很淡:“您总结的真对,所以,爸死的也不冤。”

  姜韵听到他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赵冷易说:“阿易,我比谁都希望他死。”

  “可我却没那个胆子,毕竟,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几朵春

我看了下才发先前后文有些对不上,修改了下前文,没什么重要的大改动,大家看不懂的可以点击进去重新看一下,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