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二十一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65 2020-03-20 07:54:44

  舒窈点点头,看到手机微信上赵君先给自己发的道歉,她说:“嗯,我知道了,没事了,我让阿左送你回家。”

  “不用了舒窈姐,我自己可以.....”

  “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去,没事,阿左不嫌累的。”

  青青垂着头,感激的开口:“谢谢舒窈姐。”

  “谢什么谢,行了,快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我给你放一天假,这几天跟着我到处跑,辛苦你了。”

  舒窈看着青青,唇角带着笑:“给你加工资。”

  青青也笑:“舒窈姐,你真好。”

  “别说这些肉麻的话了,你把我照顾的这么好,我对你好也是应该的,行了,去吧。”

  “嗯,那舒窈姐,你也好好休息,再见。”

  “再见。”

  看着青青走远,舒窈才接起电话。

  “喂。”

  听到那头女人冷淡的声音,赵君先声音很低:“窈窈,你有看到我给你发的信息吗?”

  舒窈故意装作不知道,说:“什么消息。”

  赵君先听到她的话,知道她一定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便急着开口道歉:“窈窈,我.....对不起。”

  他沉默了许久,才将这三个字说出口。

  舒窈在那头笑了下,语气很轻:“我没怪你。”

  赵君先垂着头,认错的态度很是诚恳:“虽然你不怪我,但我知道,自己说话太过分了,伤害到了你。窈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舒窈听见他的道歉,叹了一口气:“好,我原谅你,这么晚了,你吃饭了吗?”

  她问完,赵君先委屈的开口:“我没吃,我一想到你可能都不愿意接我的电话,我就难过的吃不下饭。”

  舒窈:“那你来找我,好不好?”

  赵君先睁大眼,惊喜的开口:“真的吗?我可以去找你?”

  舒窈笑着:“当然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赵君先应着舒窈的话,拿起车钥匙就往御景园跑。

  舒窈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无奈的笑了。

  其实,赵君先年纪比她小,以前也不知道赵君先有没有交过女朋友,但舒窈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交过,所以,舒窈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可能真的和他生气,在舒窈这里,赵君先还是个孩子,哪怕他已经毕业,成为了几千人的领导者。

  许是赵君先给自己的印象就是个大男孩,所以,舒窈很难想象赵君先在公司里运筹帷幄的样子。

  她笑笑,走上楼。

  ......

  深夜的VIP病房很是安静。

  赵冷易靠在床头,看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

  他又看向趴在床边睡着的刘妍妍。

  赵冷易盯着她发旋,想起她来时,方芩的敌意。

  方芩对自己的心思,赵冷易明白,但他懂得恩威并施,让方芩任劳任怨的给自己做许多自己现在无法去做的事。

  刘妍妍的表情也确实耐人寻味。

  在看到自己的仇人变成这幅样子时,她脸上的表情很淡,淡到看不出什么,他声音很冷:“你怎么来了?”

  刘妍妍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在桌子上:“赵夫人让我来照顾你。”

  她口中的“赵夫人”,自然是姜韵。

  姜韵如何找到的刘妍妍这件事,赵冷易不必想也知道是赵君先透露出去的,再者,姜韵做了这么多年的富太太,私家侦探这样的人还是找得到的。

  他看她面无表情的将汤盛在碗里,放在自己面前,赵冷易许久未动,刘妍妍冷冰冰的说:“放心,我要想杀了你,有的是方法,给你下毒,我还没那么蠢。”

  话音刚落,赵冷易还没说什么,倒是方芩,讽刺的开腔:“呵。”

  赵冷易一直都知道,刘妍妍是个带刺的女人,他把她圈养起来时,为了驯服她,明白的告诉过她,只要听话,他就可以放过她的父亲。

  果然,她从此变得特别听话,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可赵冷易却不在她那里吃任何东西。

  如今刘妍妍说出这番话来,他并不感到意外,第一次见到刘妍妍时,刘妍妍说的话比这还难听。

  她咒他不得好死。

  赵冷易眉头皱起,对方芩说:“你先回去吧。”

  方芩不情不愿的走了。

  刘妍妍坐在沙发上,缓缓的、一字一句的开口:“那辆车,怎么就没把你撞死。”

  她说完,犹觉得不够恶毒,又加了一句:“不过最好不要撞死,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你?像你这种人,应该撞个半身不遂一生孤独而死。”

  赵冷易对她的话无动于衷,只是瞧着她,眼神似毒蛇在她身上来回巡视。

  思绪回到现在,她趴在自己床边,就这么安心的睡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装。

  她一贯会演戏。

  赵冷易闭着眸,却始终无法入睡。

  心中装着太多事,譬如遗嘱,譬如赵君先,而这次的车祸事件还没查清楚,赵君先那边又步步紧逼,自己如果再找不到遗嘱,而被赵君先抢先拿到,自己的地位将岌岌可危。

  他瞥了一眼自己的腿,等找到那个幕后黑手,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

  转眼到了初秋。

  枫叶绵延在公路上,形成了一条颇为壮观的红地毯。

  赵君先带着贺昭来到了法国郊外的一个院落前,这个院子很大,养着鸡和鸭,正在喂食的人在看到衣着光鲜的二人时,开口问道:“两位是?”

  “您好,我找彼迪云。”

  赵君先一口流利的法语,那人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请问,您是赵老先生赵原的孙子,赵君先吗?”

  赵君先听见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看着眼前的人:“我是,请问您是.....”

  “赵老先生在世时,经常跟我提起您。”

  “您认识我爷爷?”

  那人打开门,笑着介绍自己,用中文介绍自己:“我叫黎忱,曾经是赵老先生的管家。”

  赵君先礼貌的和黎忱握手:“原来,您就是爷爷曾经一直提起的黎管家。”

  “是啊,一晃,老先生都去世多年了,而您,也长大成人了,光阴如梭,时光飞逝啊。”

  说着,黎忱带着赵君先走进屋,给两人倒了茶水:“如果您要找彼迪云的话,可能需要等等,他去钓鱼了。”

  赵君先点点头:“谢谢您。”

  “不客气,三少。”

  赵原是赵家这个庞大家族的创始人,赵原靠走私起家,后来渐渐将公司拉上正轨,儿子赵承仲算是头脑聪颖的人,赵原为了权势娶了原配,对原配没有任何感情,原配在某次车祸时瞎了双眼,赵原照顾了她几次后就不愿再去,后来原配忽然去世,赵原立刻就把外室扶上位,丝毫不顾及自己刚死了老婆。

  而原配在世时,并没有孩子,赵承仲是第二位夫人生下的,许是做的事太脏,赵原一生只有赵承仲一子。

  赵承仲这个人,头脑聪明,但却容易意气用事,赵原给他指的婚事他并不满意,但他本质上和自己的父亲还是相同的,他为了金钱和利益娶了姜韵,却在外面养着自己喜欢的女人。

  姜家在京市也是名流贵族,姜韵嫁给赵承仲原本就是低嫁,而赵承仲又出轨,下了姜家的脸面,姜韵咽不下这口气,恰好当时寰宇正准备上市,她明里暗里给赵承仲使了很多绊子。

  赵承仲当然知道是姜韵的手段,他跟自己的父亲谈了谈,赵原告诉他,做事要留一线,言下之意要给姜韵些面子,但赵承仲心中只有那个被他亏欠了的外室,赵原跟他说的话,他并不打算听。

  后来,等到赵冷易和赵君先的相继出生,赵承仲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姜韵自认不算商场上的老狐狸,但她哥哥姜恺却是个狠角色。

  姜恺当时还不是导演,他有雄心壮志,势要给妹妹和姜家挣个脸面回来。

  于是,他代表姜氏去和赵承仲竞标一个项目,姜家财大气粗,直接以最高的价格拿下了那块地皮,赵家虽然是豪门,但却不及姜家,而赵承仲则是为了那个项目彻夜不眠准备了一个多月,只是为了拿下这个地皮,让公司上市,争取让公司利益最大化,才能留住董事们的心。

  让姜恺这么一搅和,全黄了。

  公司没能上市,赵承仲的信誉和能力在各位董事们的心中一落千丈,就在大家准备召开董事会推选新的董事长时,赵冷易出现了。

  赵冷易在寰宇已经工作了四年,他的能力比赵承仲更强,但赵冷易毕竟年轻,赵承仲对于自己的儿子,亏欠居多。

  父子之间,一点话题都没有,和赵冷易同在一个公司,却仿佛是陌生人,更别提远在英国的赵君先。

  赵承仲已经生出了白发,他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赵冷易,声音很轻:“阿易。”

  赵冷易看着他,叫了声“爸”。

  赵承仲握着他的手:“你比我能力强,爸是该让贤了。”

  赵冷易面无表情,声音淡淡:“您还要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他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赵冷易的话,复又说:“.....阿易,爸支撑不了了,剩下的,靠你和君先了,你知道,君先跟我,并不亲近,我一年也见不了他几次。”

  赵冷易垂眸,掩去眼底的寒意,他说:“君先还小,并不懂您的良苦用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