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二十三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76 2020-03-22 09:10:26

  “尽管我那么恨他。”

  赵君先被姜韵的“外人”两字刺的心口生疼,他盯着姜韵,狠声道:“妈,什么‘外人’?大哥就是大哥,他姓赵,他就是赵家的孩子,他叫了您二十几年的妈!他为寰宇鞠躬尽瘁这么多年,您这么说,让大哥听到,多寒心?”

  姜韵却冷笑着说:“你倒是在这里为你的大哥鸣不平,可你的大哥呢?他明知道你爸爸把遗嘱给了外人,却不肯告诉我们,把我们蒙在鼓里,把我们当傻子一样玩!”

  赵君先愣在原地,姜韵接着道:“你那个薄情寡义的父亲,人死了,早就立了遗嘱,却把遗嘱不知道给了外面的哪个贱人,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最后却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却根本不疼爱你!君先,你大哥和你那个父亲,是一丘之貉,他施舍你几分好,你就对他感恩戴德?你是我姜韵的儿子,我不允许你这样做!”

  赵君先等到许久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开口,才发先嗓音沙哑:“妈,你说的都是真的?”

  姜韵握住了赵君先的手:“君先,妈妈不会骗你,寰宇是你的,你该把它夺回来。”

  “那大哥....”

  赵君先下意识的问出这个问题,姜韵看着赵君先,笑了笑,眼底带着些许的疯狂:“他不是你大哥。”

  他便再也没有问下去了。

  思绪回到现在,赵君先觉得身上的担子异常沉重。

  原来,他所以为的,所敬重的,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

  舒窈回到御景园,刚换好了衣服,就接到了赵君先的电话。

  那头男人的声音很低,舒窈很聪明,一下子从他的语气里就听出了他现在心情非常低落,于是,她便率先开口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

  赵君先站在酒店的房间内,明明身体很困,却没有睡意,在听到舒窈关心的话时,他笑了笑,说:“没有不开心,工作有些繁重,我倒是怀念起上学的滋味了。”

  舒窈无奈的笑:“我也是,果然啊,人都是这样,小时候想快些长大,而长大了,却又想回到小时候。”

  赵君先听见她的话,又想起那天夜里,她嘴里呢喃的人名。

  像个疙瘩一样,堵在他胸口,无法消散。

  他问:“窈窈,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舒窈想了想,脑海里浮现出陆行止的脸,她红唇动了动:“十八岁。”

  赵君先心里一紧,他问:“为什么?”

  舒窈却笑而不答,转而问他:“你呢?”

  赵君先说:“我想回到小时候,一岁的那会儿。”

  至少,在那时候,赵冷易还是大哥,他跟在赵冷易身后,以自己有一个哥哥而自豪。

  现在....

  他无奈的笑,舒窈关心的开口:“你怎么了?是....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赵君先半开玩笑半正经的问:“窈窈,如果我不是赵家的三少爷,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舒窈坚定的说:“不会。”

  赵君先听见这个不假思索的回答,着急的问:“为什么?”

  “如果你不是赵家的三少,那我就可以包养你了呀!”

  舒窈说完,赵君先宠溺的笑了:“说得好像有道理,那.....你就是我的金主了?”

  “那是自然,我是你的金主,我什么时候想睡你就什么时候睡,我不许你亲我你就不能亲我......”

  “现在你也可以想什么睡我就什么时候睡。”

  赵君先压低声音,低沉的嗓音从那头传来,舒窈笑了下,说:“可我现在都睡不到你。”

  “既然窈窈这么迫不及待.....”

  “谁迫不及待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休息了!”

  赵君先好笑的应着:“好,是我迫不及待,早点休息,晚安。”

  “要梦到我。”

  说完,舒窈也甜蜜的回答着:“嗯,你也是,晚安。”

  挂断了电话,舒窈看着手机,总觉得赵君先的心里似乎有事,可她也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说,她又猜不到。

  ——

  舒窈休息了三天,三天后,姜恺打过电话来,告诉她《红妆》确定了上映时间,九月十八号。

  他还找人特地算过,舒窈听闻姜恺的话,笑了下,眼角眉梢带着风情:“恭喜姜导。”

  姜恺笑:“是我要恭喜你,预告片放上去,你和陈嘉许的cp粉都有几万人,舒窈啊,恭喜你,又要入围今年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了。”

  舒窈谦虚道:“怎么可能,我能有这样的成就,全都是姜导您一手栽培,您也知道,我不是科班出生,能获得荣誉,全部都是您对我的信任,敢让我来挑大梁。”

  “行了,我们两就别在这里谦让了,其实最该恭喜的,是陈嘉许,我不跟你多说了啊,就等着好消息吧。”

  舒窈点头:“好,姜导您忙。”

  挂断了电话,青青在舒窈身边激动的开口:“舒窈姐,你真厉害!”

  她将手机放在舒窈面前,上面的内容赫然就是《红妆》的预告片,下面全都是期待和从预告片中就粉上了陈嘉许的路人。

  舒窈笑笑,看着青青说:“好啦,我都知道了。”

  “今年柏林电影节,舒窈姐,你可能会入选哎。”

  小姑娘脸上的神情太过鲜活,让舒窈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她笑起来,她原本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赵君先,可她又想起了唐吟告诉自己的话。

  【赵家的事情是权势斗争,商场如战场,窈窈,你最好别牵扯进去。】

  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此时的法国。

  赵君先穿上了骑马装,整个人英姿挺拔,倨傲帅气,云梓站在他身侧,和他聊着云函的事情。

  在得知云梓的母亲因病去世时,赵君先低声道歉:“不好意思,我无意提起你的伤心事。”

  云梓盯着他黑眸,纯净的脸上毫无表情:“没事,不知者无罪,对了,其实,昨天,我听到了爸爸和你的谈话。”

  女孩说起来时,还有些紧张。

  爸爸有意将她托付给他.....云梓抬头看着站在身侧的男人,他颀长的身躯和英挺的面颊,还有他的家世,云梓想,她从第一次看到赵君先时,就对他很有好感。

  她想,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也会对这样的一个男人有感觉吧。

  赵君先却说:“其实,我......”

  “我知道,你不愿娶一个不喜欢的人,其实我也是,我也不愿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但我们可以相处一段时间,没有男人可以抵挡得住我的魅力。”

  云梓自信,自己可以吸引他,她说着,裙边沐浴在阳光下,给她镀了一层金边。

  赵君先叹气,他声音很冷淡,甚至听不出任何情绪,但他确实是在拒绝她:“对不起,云梓,我有了喜欢的女孩。”

  云梓僵在原地,但她瞬间反应过来,掩饰住眼底的失落,她小心翼翼的问:“是昨天你打电话的那个女孩吗?”

  赵君先点点头,解释说:“由于她的身份原因,我们不能曝光,是我当时没跟你说清楚,对不起,但是云梓,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而昨晚,我也拒绝了云叔的要求。”

  云梓手心微微有些凉,她低着头说:“......她是什么身份,艺人?”

  她问完,看到赵君先忽然变冷的神色:“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赵君先牵着马,将马拴在一侧,和云梓说:“抱歉,我确实想拿到遗嘱,因为这是我父亲留给赵家的,但我没想到,父亲和云叔却定了这样的条件。”

  云梓看着他:“你不愿意娶我,那你就不怕你的大哥吗?只要娶了我,遗嘱就是你的,赵家也是你的。”

  赵君先摇摇头,薄唇一张一合:“我很爱她,她是个很优秀的女孩,我一度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云梓听到赵君先的话,苦涩的笑了笑:“所以你宁愿不要赵家,也要跟她在一起。”

  赵君先听见这话,笑了笑:“云叔不会把遗嘱给别人的。”

  云梓皱眉看他,声音不似刚才那样的柔和,她变身刺猬,冷冷反问:“你以为你势在必得了吗?”

  “你未免太自信了。”

  说完,云梓便率先走开,赵君先盯着她背影,神情晦暗不明。

  ......

  三天后,赵君先回到京市。

  他并没有告诉舒窈自己今天会到,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赵君先上车,疲惫的靠在椅子上,贺昭问道:“赵总,回家吗?”

  “嗯,回明月湾。”

  “好的,赵总。”

  华灯初上,街上的霓虹灯闪烁不停,赵君先握着手机,想着要不要给舒窈打个电话,可他只是想了想,就取消了这个念头,他不想打扰她睡觉。

  当车子停在别墅门外时,赵君先推开门,李管家赶紧上前为他打开灯,赵君先盯着客厅黑漆漆的一片,沉声问:“窈窈呢?”

  李管家如实回答道:“舒小姐在您走后的第二天就没回来了,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赵君先心口郁结,他脸色阴鸷到极点,拿出手机给舒窈拨电话,那边很快接起:“喂?君先。”

  听到她迷迷糊糊的声音,赵君先的气居然一下子消了大半,他痛恨自己的这种本能,但他声音却硬邦邦的问:“你在哪?为什么不回家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