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温柔厮杀

第二十四章

温柔厮杀 几朵春 3042 2020-03-23 08:39:32

  “你到京市了?”

  舒窈一边问一边坐起来,打开灯,她回答:“我这里也是家啊,你不在,我自己在那里不习惯,所以就回来住了。”

  “你到京市怎么也不告诉我,我好去接你。”

  舒窈说完,赵君先舔了舔唇,半晌后才说:“我不想让你太累。”

  舒窈笑了笑,完全没察觉到男人在生气,她说:“笨不笨啊,接你回家,怎么会累呢?”

  赵君先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他语气温柔的说:“我去你那里,好不好?”

  舒窈自然答应:“好啊,你吃饭没?我给你下碗面吃?”

  赵君先说:“我吃过了,你别忙活了,乖乖等我过去。”

  “嗯,知道啦。”

  挂断了电话,赵君先对李管家道:“以后我不在京市,窈窈如果不回来住,打电话告诉我。”

  “好的,三少。”

  看着赵君先开车驶出大门,李管家擦了擦头上的汗,叹气。

  .....

  医院。

  赵冷易看着手中的报纸,病房门被敲开,男人轻启薄唇,随后,进来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

  “赵董,小赵总回京市了。”

  “哦?”

  赵冷易放下报纸,淡淡的问:“你全程跟踪他,有没有发现什么?”

  “他去了云函的住处,遗嘱应该在云函那里。”

  说完,那人又道:“云函有意让赵君先娶了自己的女儿云梓。”

  赵冷易听见这话,挑眉,薄唇溢出一抹冷笑:“云函真是找错了对象。”

  “我那个弟弟对舒窈可谓是情比金坚。”

  赵冷易讽刺的说,看向男人:“既然赵君先不想拿到遗嘱,那只有我们去走一趟了。”

  男人问:“您的身体.....”

  “我只是断了腿,脑子还没坏。”

  赵冷易沉声打断他的话。

  男人垂着头,恭敬的开口:“对不起赵董。”

  “行了,你出去吧。”

  “是。”

  门被关上后,二十分钟后,方芩从外面推门走进来。

  她拿着一份资料,递给赵冷易:“赵董,查到了,那人曾经是刘豪的一个手下。”

  赵冷易闭眼假寐,脸上的神情很淡,似乎对这样的结果早已知晓,他问:“去找出这个人,带到我面前来。”

  “是,赵董,我还有一件事......”

  方芩踌躇着,不知该不该告诉赵冷易。

  “说。”

  赵冷易打断了她的话。

  方芩缓缓的开口:“我上次在赵君先的办公室里安装了窃听器。”

  赵冷易听闻这话,他慢慢的睁开眼,看着方芩,看到她脸上的羞愧神情,他知道,她肯定是被赵君先或是贺昭发现了,但他并不打算责备她,他此刻的声音较之往常更为柔和:“没关系,赵君先和他身边的贺昭都是狠角色,被发现了,也是情理之中,若是没被发现,我才要怀疑是不是赵君先故意的。”

  方芩垂着头,更加羞愧:“对不起,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

  赵冷易却笑了,坦白说,赵家的基因很是强大,赵冷易有着和自己的父亲赵承仲一样的一双多情桃花眼,被他注视着的人,会以为自己是他深爱的人。

  方芩陷入他的眼神中,她知道这是成年人的游戏规则,她又不是没有陪他睡过。

  他拉住了自己的手,对自己说:“你为我做的事,已经超出了秘书对上司应该做的事,方芩,是我该谢谢你。”

  方芩和他对视,面带着羞怯的笑,她说:“这是我该做的,我....我愿意为赵董做这些事。”

  赵冷易笑了笑,俊容带着和煦的微笑,他得到了一句保证,便适时体贴的开口下逐客令:“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先回去吧,很晚了,女孩子不可以熬夜,会不漂亮的。”

  方芩听见赵冷易的嘱咐,她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脸,赵冷易拍了拍她的手背,修长的手指触碰到她手背,带着微微的冷意:“去吧。”

  她点点头,走之前回头对赵冷易说:“赵董,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嗯。”

  赵冷易看着她离开,眼底恢复了冷漠。

  ......

  赵君先到了御景园,看到了客厅处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

  他下车,走进客厅,看到舒窈坐在餐桌前,她看到自己,对自己笑:“君先,你回来啦。”

  赵君先上前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头埋在她馨香的颈窝,声音闷闷的:“不是说让你别起来了吗?是我不好,这么晚了,不该打扰你的。”

  舒窈抱住他劲瘦的腰身,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属于少年的清澈味道,她笑着说:“我想着你肯定没吃饭,你一向吃不惯飞机上的食物,所以,我给你做了一碗泡面。”

  赵君先看着她含笑的眸,眷恋般凑上前亲了亲她的红唇:“你真体贴。”

  舒窈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夸赞自己,于是笑着放开他:“好啦,我去给你端,你在这里坐好。”

  “好。”

  赵君先盯着她窈窕身材在灯光下影影绰绰,他有些心猿意马,可肚子又很饿,男孩叹气,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休息会儿,按捺住内心的躁动。

  舒窈把面端出来放在餐桌上,招呼道:“君先,可以吃了。”

  赵君先看着她娇美的容颜,她就坐在自己旁边,眼神殷切的盯着自己,他被看的耳尖泛起红,幸好她发现不了,赵君先从未享受过被照顾的感觉,从小就被送到英国,身边只有陪伴多年的管家,他很少能享受到来自于亲近的人对自己的爱。

  他并不觉得遗憾,只是在看到别人都有父母时,有些难过。

  后来遇到舒窈,也都是他照顾舒窈居多,他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对自己喜欢的人好,而今忽然被舒窈如此重视的对待,哪怕只是普通的一碗面,都能让他对舒窈的爱更深。

  在这个世界上,他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舒窈看着他愣愣的表情,问道:“怎么啦?虽然只是泡面,但我觉得还是挺好吃的....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揽进怀中。

  他说:“谢谢你,窈窈。”

  舒窈被他的动作吓到,但随即反应过来后,听见他对自己说谢谢,舒窈哭笑不得:“傻吗你,谢什么啊,不就是给你做了碗面.....”

  赵君先放开她,看着她未施粉黛但却依旧艳光四射的脸颊,凑上去亲了亲她的唇,不想让她看出自己此刻的感动,便生硬的转移了话题:“我看到《红妆》定档了。”

  说起这个,舒窈就跟着他的话头说起来:“是啊,姜导昨天通知我的,九月十八号。”

  其实对于舒窈来说,一部电影的定档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毕竟她早已参演过好几部电影,甚至还拿过奖,但舒窈却还是想和赵君先分享这个令人开心的消息。

  赵君先转过头对她笑,少年的黑眸带着满满的笑意:“恭喜阿窈姐姐,今年刚好柏林电影节,我觉得你一定会入选。”

  舒窈笑着摇摇头:“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啊?”

  赵君先郑重的点头:“那当然了,毕竟,又漂亮又厉害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

  舒窈故意不开心的问:“你的意思是,我不漂亮,你就不喜欢了?”

  赵君先被她的话问住,但很快反应过来,他解释道:“当然不是,无论你是漂亮还是丑陋,我都喜欢。”

  这番话可谓是情真意切,舒窈听见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深谙男女情爱中的那些弯弯绕绕,以色侍人,色衰而爱弛。

  这世上多得是因为青春不再而被抛弃的女人,她自然不想做那样的女人,于是,她对赵君先,还是保留了太多。

  对陆行止,她从未考虑过这样的事情。

  赵君先毕竟是赵家的三少,他的身份,她有自知之明,知道两人不可能走到最后,但她还是想储存些美好的回忆。

  ......

  七月底,赵冷易出院了。

  他的腿还是有些不太方便,但并不妨碍他去公司上班。

  回到公司,一切还如之前一样,但赵冷易却觉得,很多事情已经在悄悄的改变。

  赵君先的话和自己的话,许多职员都开始互相比较,他们不再是只听命于自己。

  赵冷易坐在办公桌上,方芩对他说:“赵董,这个方案需要您的签字。”

  男人拿起钢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年头,用钢笔的人少,写的一手好字的人更少,恰好,赵冷易就是这少数人的中一个。

  他的字遒劲有力,再加上他的一副好相貌,很容易让人陷入进去。

  方芩便是其中一个。

  哪怕知道自己和他的身份天差地别,他最后一定会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但方芩不在乎,虽然只能拥有一段短暂的露水姻缘,可她依旧甘之如饴。

  赵冷易的那场车祸,最终以秦秘书查到了刘豪底下的那位小喽啰而罢休。

  方芩亲耳听到赵冷易在地下室将那个男人打到腿骨断裂时发出的清脆响声,她第一次见识到赵冷易的狠辣手段,和以往不同,他亲自动手,沾染了一手的血污。

  然后,他将手洗净,用帕子擦了擦,恢复了往常一样的清冷矜贵,他将帕子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对秦秘书吩咐道:“将他扔到刘豪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