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章 夜光花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486 2020-03-07 21:40:37

  “孟兮雅……”

  一个游戏ID为我是你的老父亲的男性玩家听到了谢言安的低语,眼里冒着精光。

  他小心翼翼地问:“村长,我的名字叫我是你的老父亲,请问您是要找一个叫孟兮雅的人吗?”

  谢言安愣了愣,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下意识说出她的名字。他皱着眉看着这个男性玩家说:“什么孟兮雅?你听错了吧。”

  我是你的老父亲见村长皱眉,不似作伪,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毕竟在他的思想中游戏里的NPC是不会骗人的,更何况是低等级的村长了。

  谢言安见玩家陷入沉思悄悄松了一口气,回到了村中。他刚回到村长的小屋里耳朵就被拧住了,一个女声大大咧咧地喊:“好你个死鬼,又跑哪去了?”

  谢言安听到这个女声整个人都呆了,这个声音是村外一个寡妇的。因为很有特色所以他记住了……他现在幻化成的是村长的模样,所以村长和她?

  谢言安试图揪回自己的耳朵,嘴里嚷着:“姐姐快住手,我不是村长。”

  那寡妇姓柳,生的非常美艳。她一听谢言安的话整个人都炸了,她松开了手,骂骂咧咧的问:“那老不死的是不是又出去勾搭小姑娘了?”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就一天那个老东西身上就一点灵气都没了。”

  谢言安抓错了重点,他满腹疑问道:“村长身上有灵气?”

  柳寡妇冷哼了一声说:“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问。”

  她拿出一锭金元宝在谢言安眼前晃了晃说:“这个给你,村长出走这个秘密给我守口如瓶。你再顶替他一会儿,我去寻他回来。”

  “可别小看这锭金元宝,虽然比不上灵石,但对于你们凡人来说节约点可以用很久。”

  谢言安点点头收下了金元宝,再抬起头时柳寡妇已经不见,他倒是想起了前世关于仙侠大陆的一个传闻:一些修真者归隐在新手村。

  谢言安摸了摸下巴,盘算着要用这锭金元宝干些什么。一番规划后他来到铁匠铺问:“你这兵器最近怎么卖?”

  铁匠惊讶地长大了嘴,他笑眯眯地说:“是村长啊,稀客啊!全场五折,村长您看着买,上次如果不是您给了俺一颗解毒丸我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谢言安挑了一把青铜剑,笑眯眯地说:“还是付全款吧,你家前几天多出了一个人口,日子肯定不好过。我是村长,有责任照顾一二。”

  这个消息是谢言安做连环任务知晓的,那孩子还是他找稳婆接生的。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把全村都闹得鸡飞狗跳的,也给玩家增添了不少接取任务的途径。

  铁匠松了一口气对谢言安说:“村长,您真是个好人,俺原本还以为是什么精怪伪装成了你,居然会买这么劣质的剑。您原来是为了照顾俺的生意啊!”

  谢言安心里有些惊讶这原来是一场试探,脸上却不露半分异样。他和善的笑着把钱递过去,他之前做连环任务得的钱买一把青铜剑是绰绰有余的。

  铁匠没接过钱,他敲了敲脑袋说:“瞧俺这脑子,村长要不也不要买青铜剑了吧,俺这刚好有一块上好的矿石,俺这就锻造一把好剑送给您。”

  谢言安连连摆手说:“不了不了,这我怎么好意思?你养家糊口不容易,报个价吧。”

  铁匠摆了摆手说:“最近出现的这些人让俺赚了点,村长您就放心吧。俺知道您忙,您下午来领剑,不要在这干等着。”铁匠殷勤地把谢言安送出了门。

  谢言安站在门口思考:幸运值是不是在发挥作用?不过这可怎么办啊!村长一回来岂不是得出事?而且这是铁匠为了感谢村长打造的,我也不能要啊。

  谢言安左思右想决定等村长回来和他商议,看看能不能向村长购买,这样一想谢言安就放宽心了。

  前世异族人入侵后无数人暴露贪婪的本性,社会动荡不安。

  与此同时,也有无数人坚守本心,谢言安就是其中的一名佼佼者,他可以对异族人和为非作歹的人类杀伐果断,但对于那种没有做错事的人他会去保护。

  这也就是前世拥有钥匙的人把钥匙交给谢言安的原因,虽然前世的谢言安名气不显,但他的人品很少有人会去指摘,所以也有不少人支持他。

  谢言安打开任务界面,看着上面的任务思索了会儿有了些头绪,夜光花他前世见过,但他不确定这里会不会有,前世时是孟兮雅带他去看的夜光花。

  夜光花在白天呈淡蓝色,极其普通,在晚上花瓣上会产生莹白色的光点,在深夜时莹白色的光点会飘起来像跳舞一样随风舞动,直至破晓才会消失。

  因为夜光花在深夜里造成的场景过于美好,有种虚幻感,所以前世一直有种说法:爱我,就带我去看夜光花,在光点消失时许下长长久久在一起的承诺。

  谢言安现在化成村长的模样,不可能出发去寻找夜光花,所以他只能等柳寡妇带村长回来。谢言安慢悠悠踱着步子巡逻,打开排行榜查看。

  仙侠大陆『应皎村』等级排行榜

  1.我是你的老父亲【6级】

  2.奶量十足【6级】

  3.岂曰无衣【5级】

  4.朝辞【4级】

  5.云间月【4级】

  6.小咩咩【4级】

  ……

  谢言安挑了挑眉,默默在心底感叹:都是老熟人啊。他说怎么前世这几个人一副认识了很久的样子还死活不肯说,原来是一个新手村出来的啊。

  谢言安想了想,在游戏里打了个电话给聂裴,聂裴的人像被投射到谢言安面前。

  聂裴喘着气说:“呼,言安啊,找我什么事啊?最好是正事,不然……哎呦!这兔子真能跑!”

  谢言安轻笑一声眼里有着怀念,打兔子是新手刷级的一个很有效的方法,令新手咬牙切齿的是这游戏里就算是兔子都可以完虐低等级玩家。

  这世他忙着做任务反倒忽略了打兔子,要知道打兔子可是可以培养体质属性的。他明知故问:“聂裴,你游戏ID叫什么?”

  聂裴一脸惊讶的说:“这游戏这么早就可以加好友了?我还以为要出新手村才行呢。我叫朝辞,你叫什么?”

  谢言安:“我游戏里叫岂曰无衣,我们同一个新手村欸!”

  聂裴:“我靠,你是那个第三名?你小子怎么升级的啊?”

  谢言安:“把新手村里所有NPC的任务都接了可以合成连环任务,不过要自己寻路,这样经验高还省时。”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在周围看看有没有一大片淡蓝色花的地方?我现在被事情绊住了脚,没法脱身。”

  聂裴洒脱的声音清楚地传到谢言安的耳里:“ok,小事情,我保证给你办妥。”

  谢言安朝眼前聂裴的人像笑着挥了挥手说:“不办妥也没事,那花也没很重要。拜,不打扰你练级。”聂裴也朝谢言安挥了挥手,加了彼此为好友。

  在游戏内通电话时即使还幻化成别人的样子人像也会自动变回自己的,这是很人性化的一项设定。前期可以用来耍人,不过谢言安没有耍人的兴致。

  时间过得很快,排行榜起伏不大。下午时谢言安去铁匠铺领了剑,谢言安想给铁匠钱,可铁匠一直推辞。他只好作罢,默默等村长回来。

  太阳快下山时聂裴给谢言安发了一张照片,谢言安看照片也不确定那片花海是不是夜光花,但他还是点头说:“没错,就是这花,谢谢你了。”

  聂裴的人像摆了摆手说:“没什么好谢的,举手之劳罢了。我们以后在游戏里就互相称呼对方的游戏ID吧,这样代入感更强。”谢言安点了点头同意了。

  谢言安坐在村长的小屋里等村长,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白花花的头发很是凌乱,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谢言安正想上前询问,柳寡妇便凭空出现。

  她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的人说:“快起来,让这孩子把任务交了。人家可没你这么闲,可以一直闲逛。”

  谢言安上前扶起村长,交了化成村长巡逻的任务后把铁匠给他的剑双手奉上并讲清了来龙去脉,他忐忑不安地问:“村长,这剑能不能卖给我?”

  村长沉吟片刻后把剑递给谢言安说:“送你吧,就当是奖励吧,奖励你今天的诚实。”谢言安犹豫再三后接过了剑,微沉的重量使他的手往下了一瞬。

  入夜,谢言安花了几枚做连环任务获得的铜板买了两屉包子。

  皮薄馅多的肉包子一咬破还会有亮晶晶的油淌出来,里面的肉肥而不腻,再配上有嚼劲的皮,非常爽口。

  他快速解决了一屉,留了一屉装进背包里当夜宵。

  谢言安朝聂裴给他的拍照地点走去,远远地就看到了隐约的白光,他心下一喜,几乎可以确定那就是夜光花。

  在他走近时,孟兮雅听到了脚步声,下意识看去,嘴角还含着笑意未曾隐去。

  谢言安发现了孟兮雅,盯着她看,处在花海里的她被映衬地越发圣洁,与她前世在花海里的样子几乎重合在一起。

  孟兮雅盯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男子入了神,等回过神来时她尴尬的低下了头。谢言安见她低头也回过了神,神情有些恍惚。

  谢言安先打破了平静说:“抱歉,不小心打扰你了。我有个任务就是采一朵夜光花,请问可以采吗?”

  孟兮雅:“原来它叫夜光花啊……真是一个合适的名字。这里不属于任何人,你自便。”

  孟兮雅在心里有些懊恼,感觉自己的语气不是很好,但她脸上还是一片平静,不动声色地打量谢言安。

  谢言安没有再看孟兮雅,而是背对着她坐下,欣赏起了前世被他忽略的夜光花。这一看,谢言安痴了,前世走马观花的回忆从他脑中闪过。

  他没想到,原来一直以来印象不深的孟兮雅已经在他心底留下了这么多回忆。但他这世选择的道路很险,一不小心就容易万劫不复。

  谢言安采了一朵夜光花放在鼻前闻了闻,想起了前世那一夜的欢愉,如同这花香,让人沉醉。

  他自认不是什么好色之徒,但他无法控制前世那一夜的回忆在他脑中出现,半梦半醒间的欢愉总是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煞风景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呦~这里有个花姑娘啊,陪爷去玩玩吧,爷带你飞。”

京旬

花姑娘=站在花海中的少女,大概吧。我就是写得太平淡了,写得自己都想睡了,打算加个二货角色。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