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七章 了解往事(下)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003 2020-03-16 23:59:14

  “这所谓的上面,我就不细说了。你们应该都知道的,我们这个大陆叫做仙侠大陆。而那河伯就是众仙中的一员。”

  “听说他刚出生时就得道飞升,被大道命名为河伯,被很多辛辛苦苦修炼数千年的仙人嫉妒。”

  柳寡妇叹了口气说:“他在二十岁那年就成为了楚惜掌门座下的一员大将和弟子,但那场战役结束后他就消失了踪影。”

  村长不开心地说:“他们是来打听程卿和程慧的,你扯这么久河伯是想干什么?”

  柳寡妇白了村长一眼说:“为后面做铺垫懂不懂?怎么,你连这些醋都要吃?”

  村长张了张嘴,垂下了头。他自知理亏,但见自己的女人夸河伯,心里还是无法平静。他烦透了那些人给的身份,他现在这种苍老的样子怎么配得上她?

  柳寡妇伸出手拍了拍村长的肩说:“好了,我接着讲。”

  “其实认真说起来河伯还真的和程卿没什么关系,奈何程卿痴情,数百年间苦苦维持着主仆关系。”

  “我会知道他们的往事,还是因为我也是参与者之一。”

  “我两百多岁时,师傅带我下山行侠仗义。我们路过一个村子时,听闻隔壁村要火烧妖女,就前去查看。这一看就发现了问题,因为那人只是个凡人。”

  “我们救了她,但她说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我们只好好人做到底,把她送到了一个偏远的村庄里。我还在她身上做了个记号,因为她是我第一个帮助的人。”

  “后来我只远远地去看过她几眼,只知道她结婚了,还生了两个女儿,生活还算顺畅。直到有一天,那个村子被蜘蛛精占领了。”

  “那是一只很强大的蜘蛛精,我完全打不过,只能给门内发去了求救信号。让我意外的是,来的人居然是楚惜掌门座下的河伯。”

  “那时候的河伯脾气不能说好,只能说是一般。后来我回到门派才听说他是被楚惜掌门赶出来历练的。刚出山门就看到了我发的求救信号,就来了。”

  “可惜的是那只蜘蛛精在他赶来之前就几乎吸光了整个村子里的人的精气。”

  “河伯在解决蜘蛛精时,我下意识去寻找记号。记号只剩微弱的一点,我赶过去时看到她正趴在一个茧上,疯狂地扯着妖丝。”

  “她的腿已经没了,手在扯妖丝时被茧里的特殊物质腐蚀。她注意到我后虚弱地喊了一声:求你帮帮我,我女儿在里面。”

  “我可以猜到她女儿的结局,但也不忍心看她一直挖下去。我用法术破开了那个茧,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孟兮雅迟疑地问:“两具骸骨?”

  谢言安:“应该是骨头了,因为她们的妈妈在扯时手被腐蚀了,而她们在里面,肯定会被腐蚀得更严重。”

  星河思维跳脱地问:“你们如果看到了程卿和程慧,能分得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吗?”

  没等众人思考出什么,柳寡妇就说:“很好分辨的,姐姐程卿全身只有骨头,妹妹程慧因为被程卿护在怀里,所以除了头之外别的地方还算完整。”

  “她们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发现她们被蜘蛛精同化了,身上有了妖气。正在我犹豫该怎么办时,收拾完蜘蛛精的河伯出现在程慧附近。”

  “他问了我一句要不要帮忙,我以为他是想很正常地帮助就点了点头,谁能想到他的帮忙就是掏出剑往程慧身上刺?”

  “还好程卿醒的早,快速抱着妹妹在地上滚了一圈,躲开了。我对他说:她们原本是人类,今天才被同化,你有什么办法让她们恢复原样吗?”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在那个村庄停留了几天,第二天,那个之前被我救过的女人就去世了。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程卿和程慧跟河伯走了。”

  “往后几百年,我再也没见过她们。她们被河伯带走了,没翻出任何水花。我原本还担心她们是不是被处理掉了,结果某天宴会上我在河伯身后看到了程卿。”

  “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她们成了河伯府里的侍女,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开始好奇她们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那场战役我无缘参与,只知道无数仙人死于这场战役,而河伯是唯一没战死却失踪的仙人。”

  “在河伯失踪后,我再一次见到他就是在这个村里。不知道你们听不听得懂我刚刚说的往事。可能有些乱吧,毕竟中间跨度合起来都不知道多少年了。”

  谢言安向柳寡妇真心实意地道了谢,柳寡妇摆了摆手说:“不用客气,一点小事而已。”

  奶量十足小心翼翼地问:“前辈,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柳寡妇看了她一眼,饶有趣味地说:“当然可以!”

  奶量十足描述了一下不明生物的样子,很好奇地问:“前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柳寡妇听到描述后心头一颤。她没想到,不过数百年时光,一个后天的小蜘蛛精居然就悟了蜘蛛精一族的特殊能力。

  柳寡妇:“那是一种生物,没有固定的名字。能制造这种生物的只能是蜘蛛精一族。至于它嘴里的血瘤,恐怕就是它以血肉滋养出的后代。”

  “它的后代可以进一步进化,你们要小心。最好不要与其正面接触,它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对付得了的。现在的你们对上它,只能智取。”

  众人起身向柳寡妇与村长告别,他们走后,村长揉了揉紧蹙的眉说:“就这样告诉他们真的好吗?我本来只想透露一点的……”

  柳寡妇妩媚地靠在墙上说:“你我心知肚明,钥匙需要有个主人了。他们这批人必须要迅速成长,而那个岂曰无衣和星河可以培养一下。”

  村长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随你吧,别太过火就行。至于培养,你就算要培养也要低调一点,小心他们被别的人盯上。”

  柳寡妇抚摸着村长满是皱纹的脸说:“好的,我会注意的。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安排个身份都这么乱安排,还不许我们改动……”

  众人走出小木屋后,来到小树林的另一边聚在了一起。

  星河盯着众人问:“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奶量十足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想法,就是知道了她们的过去,就没觉得她们有多可怕了。”

  孟兮雅分析了会儿说:“感情应该是程卿的弱点与动力,至于程慧目前还不清楚,感觉这对姐妹关系应该很好。”

  聂裴一脸懵:“你们都观察出这么多东西啊,我纯粹把它当成了个故事……挺有趣的故事。”

  谢言安看着聂裴摇了摇头说:“没事,这本来就是个故事。虽然听起来是真人真事,但也有可能是假的,半真半假可能性大点。”

  “这个捉迷藏真的不是人能玩的,胜率太低了。”

  星河兴致勃勃地说:“要不我们去找河伯问问?但河伯的行踪我不清楚,你们清楚吗?”

  除了谢言安之外的人都摇了摇头,谢言安:“我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河伯,之前已经完成了。但河伯让我没到10级就别去打扰他。”

  星河苦着脸问:“那该怎么办?要不你告诉我地址,我去问问看?”

  谢言安点了点头说:“好吧。”

  谢言安在队伍频道里公布了河伯的位置,星河:“我现在就去问问看。”

  奶量十足:“我也去!”

  聂裴:“你们去问河伯啊……记得帮我问一下:如果我的斧头掉进河里,他会不会来考验我是否诚实。我等级好低啊,做任务去了。”

  这下,现场只剩下谢言安和孟兮雅两个人了。孟兮雅抱着膝盖问:“你觉得她们的往事怎么样?”

  谢言安思索了一会儿说:“挺不幸的。”

  孟兮雅忧郁地说:“可能因为我是女人,所以对此有别的看法,我的关注点放在了程卿喜欢河伯这件事上。”

  谢言安轻笑一声,眼底闪过温柔说:“你的别的看法是什么?”

  孟兮雅看着谢言安的笑容有些出神地想:这家伙笑起来挺好看。她下意识问:“你对女孩子一直这么温柔吗?”

  这句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她慌张地补上了一句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有些好奇。”

  “我的别的看法,并不能很清晰地表达出来。”

  谢言安用手撑着脸,停止了翻背包的动作,疑惑地说:“没有,但这就算温柔吗?在我印象中温柔的男孩子应该比我暖多了吧。”

  孟兮雅见气氛没有变僵硬,局促地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下意识觉得你很温柔。”

  谢言安朝她笑了笑,转身离开前说了一句:“我去做点任务,你自己小心点。即使是游戏,坏人也多。”

  孟兮雅以为谢言安是因为尴尬才走的,所以不敢抬头看他,错过了他红通通的耳朵。她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他转过身看不到自己时,嗯了一声。

  随着谢言安的离开,孟兮雅打开背包,拿出了一块糖果含在嘴里,坐在原地等众人。

  她盯着草地发呆,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之前背包里这么多吃的都被岂曰无衣看到了,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大饭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