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八章 密室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2521 2020-03-17 23:55:38

  正午,大家忙完各自的事集合起来时,孟兮雅身边已经堆出了一小堆糖纸。

  她把背包里剩下的糖捧在手心里往前伸了伸,嘴里因为含着糖含糊不清地说:“里门吃!”

  星河没忍住笑出了声,谢言安的嘴角也含着笑。奶量十足拿过了她手心里的一颗蜜桃味的软糖说:“谢谢小可爱。”

  谢言安拿了一根葡萄味的棒棒糖,拆开包装含在嘴里享受地眯着眼说:“谢谢,这酸酸甜甜的味道很不错。”

  【和当初你给我的那颗糖味道一模一样。】

  星河道了一声谢后拿了一颗香橙味的硬糖拆开包装纸含在嘴里。他平日也喜欢吃糖,就是怕蛀牙一直忍耐,许久未吃,竟都没打听过游戏里有没有糖卖。

  聂裴平日里对糖不怎么感兴趣,但他现在见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便也动了吃糖的念头。他选了一颗荔枝味的,说了声谢谢后就直接塞嘴里嚼碎了。

  孟兮雅把糖再分出去几颗后问:“我们什么时候再去玩那捉迷藏?”

  星河满脸遗憾地说:“近期恐怕无法通关了,恐怕得等我们打得过那只不明生物才行。”

  谢言安烦闷地转动着戒指,心里设想了很多种方案。一个个脑洞如春笋般冒出来,又被全数推翻。谢言安:“现在的我们能力确实不够……”

  谢言安脑中灵光一闪问:“星河,奶量十足。你们有没有向河伯打听出什么?”

  聂裴听到这句话时愣了几秒,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他好奇地问:“我的问题你们有帮我问吗?”

  星河摇了摇头说:“我们见到河伯后,他直接将我们赶了出来。他脸上有很明显的怒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奶量十足感叹道:“不过那河伯长的是真的不错,难怪程卿会喜欢他。”

  谢言安摇了摇头,皱着眉说:“他们之间肯定还有很多秘密是我们不清楚的,我们能不能通关副本捉迷藏,恐怕只能靠那些秘密了。”

  聂裴:“要不我们直接去找程慧问?反正现在别无他法了,还不如直接点。万一她心情好就告诉我们了,你们说是不是?”

  孟兮雅认真思考后说:“再去那个废弃的村庄看看吧,说不定会找到线索。”

  星河看了看天色说:“嗯……趁现在天色还早,我们去看看吧。”

  众人点了点头,便跟随星河前往废弃的村庄。又一次踏上了那条路,周围茂密的树上,总有阳光会从树叶里透出来。

  星河感叹道:“现在这个气氛跟昨晚相差好大啊……”

  谢言安笑了笑,却没放下警惕。他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无法具体的知道。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灵光一闪后他喊了一声:“你们有没有注意到!”

  星河走在谢言安身旁,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他疑惑地问:“注意到什么?”

  孟兮雅走在两人身后,好奇地朝两人看了过去,好奇地问:“怎么了吗?”

  谢言安严肃地说:“这里是树林,却没有看到任何动物,连动物的叫声都没有,你们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星河环顾了四周好几眼,疑惑地问:“动物有没有可能是被驱逐了?可能是因为那对姐妹讨厌动物之类的?”

  孟兮雅想了想补充道:“还有一种可能是:驱逐小动物的不是那对姐妹,而是另有其人。”

  谢言安点了点头说:“都有可能,我们继续走吧。就快到了。”

  在抵达村庄门口时,小女孩凭空出现拦住了他们,质问道:“你们又来干什么?做无用功吗?我劝你们快走!”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中间那座屋子里传出来:“妹妹,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起得这般早?”

  程慧瞪了众人一眼说:“不管你们想干什么,都不要吵闹。不要靠近中间那间屋子打扰我们休息,懂了吗?”

  星河点了点头,带着众人来到了一间空屋内,惊讶地说:“我还以为她会把我们这些麻烦的人都解决掉,没想到她居然只是让我们不要吵闹。”

  谢言安:“嗯……我去别的屋子打探下情报。”

  星河点点头说:“小心,注意安全,7点前记得回来这集合。”

  聂裴猛地站起来说:“我跟你一起去。”

  谢言安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聂裴。星河把他们送出门后就开始仔细的搜查。

  星河他们在那间空屋内找到了一封信。信纸已经开始腐烂,上面很多字已经模糊不清。只能隐隐约约看出几个字眼:明日,希望,他。

  谢言安来到了昨晚他躲藏的屋子里,找到了那个柜子里的按钮,他刚想按下去,聂裴便拉住了他。

  聂裴紧张地说:“别轻举妄动,你知道这个按钮按下去会发生些什么吗?”

  谢言安摩挲了一下按钮上的字说:“不清楚,但大不了就是一死,你离远些,我怕波及到你。”

  聂裴拍了拍谢言安的肩膀说:“虚什么?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谢言安的心颤抖了一下,刚刚聂裴的话和前世他的话融合在了一起。前世大战前,谢言安本想让聂裴离自己远些,因为异族人要得到的钥匙在他手上。

  异族人为了他手上的钥匙,肯定会围攻他,给大家带来不便。

  谢言安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就被聂裴取笑了。聂裴当时也是这么一句话:“虚什么?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谢言安按下了按钮,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变化。谢言安皱起了眉,觉得很奇怪。

  他推了推镶嵌着按钮的那块木板,木板往后退了退,从缝隙里透露出了亮光。他再使劲把木板一推,木板就到底了,底下露出了一个透着亮光的洞口。

  谢言安看向聂裴说:“我下去看看,如果出问题了记得提醒她们。”

  聂裴点了点头。谢言安走上前,被柜子里的杂物绊了一跤,直接一脚踩空滑了下去。

  下面的空间意外的宽阔,里面堆放着很多书与画作。谢言安随手打开了一幅画,发现署名那写的是河伯。他又打开了几幅画,发现署名都是河伯。

  每幅画中间都会夹着一张纸片,写着程卿对那些东西的看法,署名是直接写的程卿。

  谢言安没想到程卿对河伯的感情竟然这么深,连这种没有向世人展示过的画作都能搞到手。

  谢言安刚想联系聂裴就发现聊天功能不能开启。走到洞口下面时才发现他滑下来的地方根本无法攀登上去。

  他只能继续观察这个地方,过了不久他就在书桌上发现了留影石,好奇地打开了它。

  一开始是一具骷髅也就是程卿的自述,她每天晚上都会花几分钟在留影石面前讲几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程卿讲的事情中多了河伯的身影。

  谢言安不知道自己听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回过神来时游戏里的面板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看完这些东西的谢言安知道:程卿怕是不会再来这了……

  既然这里变为了被遗弃的状态,那他也只能自己想办法出去了。他尝试往通道口的内壁处往上爬,但没爬几米就摔了下来。

  他尝试了十多次,成绩最好的一次是爬了三分之二。爬到三分之二时他听到了聂裴的喊声,他回应了一句,却没撑住就又掉了下去

  过了不久,一截绳子从洞口那垂到了底部,谢言安顺着它爬了上来。他在发现绳子那头是聂裴时没有意外,冷静地说:“谢谢你啊。”

  聂裴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说:“不用谢。对了,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啊?”

  谢言安:“一些画作和书,作者是河伯,里面有夹程卿的评语。你可以自己下去看看,我可以帮你拉住绳子。”

  聂裴摇了摇头说:“不了,我们去集合地吧。我刚刚在别的屋子逛了逛,发现了不少东西。”

  谢言安点了点头,又看了那个洞一眼,走上前把木板合起来后看向聂裴说:“好的。”

  两人来到集合地,发现了散落一地的东西。奶量十足她们正坐在地上给那些东西分类,她们注意到谢言安和聂裴后给他们打了个招呼。

  星河:“岂曰无衣,朝辞,你们来了啊。女生比较细心,你们收集到的东西也让她们整理一下吧。

  聂裴迟疑地问:“真的可以吗?她们会不会因此过于疲惫?”

  奶量十足:“你想多了,这点分类不过是小事一桩,我们乐意帮忙,只要你带回来的东西不是好几千件就行。”

  聂裴拿出了几样零碎的小物件,和地上的那些零件有些能组合在一起。

  谢言安口述了一下密室的样子和里面的情况,因为不想破坏程卿的心血,所以他什么都没拿。因为有些涉及到个人隐私,所以他也没说留影石的内容。

  谢言安推测道:“程卿不像是那种随意乱来的人,所以她在那建密室,肯定有某些含义,不过这含义是我不知的就是了。”

  孟兮雅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谢言安愣了愣,迟疑地说:“可能是因为那个密室里的东西吧,可以从中看出来程卿是个认真,执着的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