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十章 迷宫出口(下)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191 2020-04-01 22:45:23

  章沉抓住谢言安的胳膊小幅度晃了晃,谢言安看向章沉,惊讶地问:“怎么了?”

  章沉眨了眨眼,见谢言安一脸茫然,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

  谢言安沉吟了一会儿,看着章沉说:“你之前在阮林身上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了吗?我见你眼睛都红了。”

  章沉愣了会儿,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全身僵硬地说:“那是禁地里的气味,也不知道阮林是怎么找过去的,明明应该进不去才对。”

  谢言安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好奇心,没问章沉关于禁地的事。

  他光听名字就知道那地方不简单,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救回聂裴他们。别的事情可以往后慢慢说,但该问的还是得问清楚。

  谢言安:“那迷宫出口和禁地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章沉:“没有联系,它们就连所在的位置都是南辕北辙的,你大可放心。”

  谢言安:“嗯,你带我去迷宫出口附近看看吧,然后我们回去和阮易汇合,再带他一起去。”

  章沉:“好的,请随我来。”

  谢言安见章沉想要跳出他的怀抱时,连忙伸手拉住它,皱着眉说:“别出去了,路滑。而且你没伞,小心感冒。”

  章沉盯着谢言安看了好几眼,在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试图离开谢言安的怀抱。不能用脚亲自带路的他,也就只能用手和嘴指挥了。

  幸好它方向感好,在拐了不知道几个弯,穿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山洞后,它终是带谢言安来到了迷宫出口附近。

  它脸凑近谢言安的耳边,小声说:“那里有亡魂守护。”

  谢言安心里一惊,因为前世迷宫出口附近可没什么亡魂。他心里暗道:可能是开荒特有吧……

  谢言安见章沉小心翼翼的样子,也小声地说:“亡魂很会编织梦境,我们先离它们远点吧。”

  章沉点点头,小声说:“嗯,有道理。我们先离开这吧,下雨天的亡魂比平时更厉害。”

  谢言安用手指抵住唇嘘了一声,章沉就没再讲话。

  谢言安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后抱怨道:“唉,果然远远地看到迷宫出口不算找到呢,我们回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章沉自然温顺的没有反抗,毕竟刚刚还是它先提的回去。而且来出口之前谢言安就和阮易约好:时间一到就在阮林那碰面。

  谢言安把章沉抱回阮林那边时,远远的没看到阮易的身影,心里有些疑惑。他算了算时间,发现时间没错。他暗道:阮易迟到了吗?

  章沉拉了拉谢言安的袖子,瞥了一棵树一眼。它小声说:“我闻到阮易的气味了,他藏在一棵树后面。”

  谢言安在心里琢磨了会儿,有了一个猜测:阮易因为担心阮林所以提早回来了,但阮林对他说了些什么,导致阮易要试探。

  谢言安正了正神色,快步走上前询问阮林:“你有看到你哥哥呢?”

  阮林瞥了谢言安一眼,心里默默地想:快威胁我!嘿嘿,你如果威胁了,就等着完蛋吧!

  谢言安没管他心中的小九九,而是一脸担忧地说:“他不会遭遇什么意外了吧?不行!我得去找他。”

  谢言安边说边蹲下身,朝阮林伸出了手。阮林没听清谢言安刚刚说的话,但这并不妨碍他惊恐地喊:“你想干什么!”

  谢言安看着阮林的表演,觉得还蛮有趣。他调整了一下伞的位置,使它更好的覆盖了阮林的身体。

  阮易在一棵树下刚踏出了一只脚,见谢言安的举动又默默地把脚收了回去。他有些尴尬地想:还好我刚刚没有直接冲出去。

  章沉把头趴在谢言安肩上四处张望,视线里捕捉到了那只犹豫的脚。

  它勾唇浅笑,第一次觉得人类也蛮有趣。如果仔细说起来,它这倒还是第一次这么自然的笑,以往它的笑总是有着劝退的作用。

  谢言安发现了阮林眼里的惊愕,脑中闪过很多念头,最终被他认可的念头是:阮易那边可能能听到这里的声音。

  谢言安想了想前世这个时候游戏里的设备,想起现在游戏里的监控设备应该还没高级到有影像时,他勾唇浅笑。

  谢言安冲阮林笑了笑,用口型说了两个字:蠢货。阮林没有看出那口型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自己应该是暴露了。

  谢言安温柔地说:“我现在要去找你哥哥,你要在这好好待着哦。”

  阮林心里有些堵,不乐意地说:“你把我松开,我去找他就好。”

  谢言安摇了摇头,严肃地说:“不行,我不放心你。好了,安静一点,我早点出发去寻找你哥,也能早点把他带回来。”

  在谢言安起身欲走时,阮易从不远处走来,满脸内疚地说:“抱歉,我迟到了。”

  谢言安笑着说:“没关系。”

  阮易看着眼前这人灿烂的笑容,心里很是内疚。他刚刚居然因为弟弟的一面之词就险些误会这么温柔的人了。

  阮林幽幽地看了阮易一眼,在发现他眼底的庆幸时,有些头痛自家哥哥的单纯。他朝谢言安哼了一声,不满他刚刚的行为。

  在阮林的预期中,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谢言安对他说一些威胁的话,甚至动手。

  这样就可以让阮易知道谢言安的真面目了,奈何谢言安技高一筹。

  谢言安在阮易对阮林絮絮叨叨教育时,站在他身后冲阮林挑了挑眉,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

  章沉一转头就看到了谢言安的这抹笑,不忍直视地扭头看向阮林,冲他做了个鬼脸。阮林一口气梗在心头,满脸的愤怒。

  章沉有些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看着阮林,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它好像从阮林脸上读出了愤怒?这让它有些不解。

  它冲谢言安比了个鬼脸,问道:“怎么样?”

  谢言安看着那张因为鬼脸而变得更加扭曲的脸,抽了抽嘴角。他昧着良心说:“挺好的。”

  章沉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觉得阮林眼光有问题。要知道它平时用这个鬼脸哄族中的后辈不要哭时,往往无往不利。

  谢言安拍了拍阮易的肩说:“你刚刚有什么发现吗?”

  阮易扭过头看向他说:“没有,你呢?”

  谢言安笑了笑,指了指章沉说:“多亏了它的帮助,使我找到了迷宫出口,但前面有亡魂守护。”

  阮易有些迷茫地问:“既然如此,那为什么系统没提示?不是说只要找到迷宫出口她们就可以逃脱吗?”

  谢言安眨了眨眼说:“可能迷宫出口需要激活,才能算是找到吧。我之前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不能确定。”

  阮易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阮林哀求道:“哥,别去好吗?亡魂是食人而活的,你这一去肯定回不来……”

  谢言安惊讶的看了阮林一眼,满脸古怪的问:“谁告诉你亡魂是食人而活的?”

  阮林怒吼道:“在这种紧要关头我还会骗你们不成!呼,不跟你计较,亡魂食人是我亲眼所见。”

  谢言安呃了一声,看向章沉说:“你比较了解这个地方,就由你来讲讲亡魂吧。”

  章沉点了点头,冲阮林笑了笑,笑得很真诚。而太真诚的后果就是:章沉一笑就把满嘴尖利的牙齿露了出来,使阮林下意识抖了抖身子。

  章沉看着阮林说:“其实你的说法也不能算错,有些低等的亡魂是会食人的。但大多数,比如迷宫出口那些亡魂更喜欢情绪。”

  “你既然说你亲眼见过亡魂食人,那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些食人的亡魂,它们的身体特别混浊吗?”

  阮林回忆了一下,发现了血腥背后被忽略的地方。他看向章沉,点了点头说:“好像是这样的,而且周围的亡魂也离它很远。”

  章沉笑了笑说:“那是正常情况,因为其它亡魂都怕食人的亡魂的污浊之气沾染到它们。”

  “正常亡魂的食物来源于生物的各种情绪,它们最拿手的就是编织梦境,让误入者深陷其中,各种情绪对它们来说都是很好的食物。”

  阮林虽然了解了正常的亡魂的食物是什么,但直觉让他下意识问:“但还是很危险是吗?”

  章沉叹了口气说:“进入亡魂编织的梦境里的人几乎没有生还的,他们大多神识沉迷其中,而肉体渐渐死亡。”

  谢言安灵光一闪,盯着章沉问:“我们之前在树里不是见到了不少尸体吗?在那些人里面有人是这个死因吗?”

  章沉明显愣住了,迟疑地说:“可能有吧,不过那些树如果是那位大人的手笔的话,可能性就不大了。”

  谢言安与阮易同时问:“为什么?”

  阮易不好意思的冲谢言安笑了笑,惹得阮林更加恼火。章沉看着远方说:“那位大人最喜欢的就是亲自动手。”

  章沉声音低沉地说:“所谓的亲自动手就是亲自把人杀了放进树里,或者把活生生的人放进树里,连我们族里也有不少遇害的。”

  章沉看着阮林感叹道:“我在你身上闻到它的气味了,你抱大腿抱得还真是准啊!”

  谢言安有些好奇地问:“你不是说是禁地的气味吗?”

  章沉:“有那位大人在的地方就是禁地,这是在这里生活的生物们的共识。”

  阮林沉默不语,有些懵。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之前随意抱的大腿居然是大佬?一想到之前在大佬面前哭着求放过的自己……

  他特别想打当时的自己一巴掌,因为大佬应该不喜欢手下哭哭啼啼吧……正常来说应该更喜欢话少可靠的手下?可惜他在大佬面前的形象已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