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十四章 发烧的徐荣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030 2020-04-05 22:36:33

  谢言安无奈的看了徐荣一眼,扭头对聂裴说:“他好像发烧了。”

  “发烧?”聂裴惊讶地喊出这句话后把手背贴在徐荣的额头上,在感觉到那不正常的热度后,他皱起了眉。

  谢言安:“在游戏里生病,是下线解决不了的,下线后再次上线时那病不会消失。而且他现在意识应该很模糊,该怎么办呢……”

  谢言安垂下头,眼里意味不明,他默默地想:徐荣现在在游戏里意识模糊,无法自主下线,那现在岂不是是去救父亲的好机会?

  聂裴:“发烧是要吃药吧?但他现在意识模糊,无法退出副本去买游戏中的药……可陪他退出副本的话我们也找不到他。”

  星河揉着太阳穴,走上前好奇地问:“他这是生病了?”

  谢言安点了点头,星河摸着自己的耳垂沉默了起来。谢言安有些头疼地想:几乎无解啊,下线或者退出副本都行不通。

  他皱着眉添上了一个想法:趁徐荣状态不好,我下线救父亲也行不通……一是没有破门能力,二是不知道具体地点。

  星河俯视着徐荣。思考很久后,他蹲下身用力地摇了摇徐荣的肩膀,徐荣感觉到有人在碰他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徐荣睁开的眼里满是迷茫与无措,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底,很澄澈。这是与他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平时的他眼神是深沉的。

  这眼神使谢言安下意识移开了视线,他有些不敢与这样的眼睛对视,因为他刚刚的念头并不好。

  一滴雨滴在了徐荣的额头上,雨滴顺势往下滑落,被翻卷的睫毛接住后就停止不动了。徐荣感觉到了异常,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

  星河望着他那苍白的脸,小声询问道:“你的游戏ID是什么?我只有知道了你的ID,才好到论坛上去求助。”

  徐荣眨了眨眼,扬起了一抹稚气未脱的笑容。他抬手指着自己,睁大眼睛好奇地问:“我?”

  星河点了点头,被徐荣这副模样逗得心里痒痒的,他伸出手想去摸徐荣的头。徐荣嘟起嘴把头往后靠,不满地说:“我叫补羊。”

  谢言安见他把头往后靠,伸出手垫在了徐荣的后脑勺上。徐荣这才注意到谢言安,眼睛瞬间“亮”了。

  他小心翼翼地往谢言安脸的方向伸出了手,谢言安看着那只朝他伸过来的手,心里很惊讶。但他出于好奇,就没避开那只手。

  徐荣见谢言安发现了自己的手,却没避开时,手顿在了半空中不知道该不该收手。他有些不知所措,看向了谢言安。

  谢言安坦荡地回看了他一眼,他犹豫再三后摸上了谢言安的脸,光滑的皮肤和肉肉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

  徐荣又伸出了第二只手,用两只手揉着谢言安的脸,眉眼间尽是喜悦。谢言安见他只是揉脸,好奇得到解答的同时也放下了些戒心。

  不过谢言安可不会白白被人揉脸,他主动地伸出手捏了捏徐荣的脸,接着把手放在徐荣的发顶。一通乱揉后,徐荣的头发变成了鸡窝。

  星河也伸出手,试图去摸徐荣的头发,却被徐荣凶狠地瞪了一眼。星河尴尬地收回手,悻悻地说:“切,亏我还打算帮你。”

  谢言安一听星河这话疑惑地朝他看过去,但星河没有注意到,反倒是聂裴注意到了。

  星河小声抱怨着下了线,聂裴在一旁解释道:“他打算下线后去官方论坛问问看,补羊那边可以报名的广场里有没有好心人。”

  “如果有好心人就让他喂补羊吃点药,钱让补羊生病好了后自己出。”

  谢言安因为被揉着脸,口齿不清地开口说了些什么,在发现自己都听不懂自己说的话时,他闭上了嘴。

  他扯下徐荣的双手,严肃地说:“等等!补羊是科技大陆的,星河该不会去仙侠大陆分论坛问吧?”

  聂裴挑了挑眉说:“放心,徐荣的话。光看他的服饰,就可以看出他是科技大陆的,我们仙侠大陆可没人穿短袖。”

  “别的大陆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的外形没有一点与科技大陆和仙侠大陆之外的大陆相符。”

  谢言安闻言笑了笑,长舒了一口气。

  他一低头,就看到徐荣像刺猬似的缩成一团,肩膀微微颤抖着。偶尔还能传来一声声的抽泣,他抽泣得很小声,让人心疼。

  谢言安对发烧了的徐荣有格外多的耐心,他轻拍徐荣的背哄道:“乖,不哭了。”

  徐荣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袖子,想竭力制止抽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就是下意识不想在眼前这个人面前出丑。

  聂裴往周围看了一眼,凑到谢言安身旁低声问:“言安,你和他之前认识?”

  谢言安调笑道:“你不是说在游戏里要互唤游戏ID嘛,朝辞。我和他只有在不久前有过一面之缘。”

  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如果算上前世,那我和他应该是很熟吧。

  谢言安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徐荣该不会也重生了吧?不对,应该不可能。他如果真的重生了,那恐怕早就把我搞死了。

  聂裴看了眼待在地上的徐荣,正色道:“岂曰无衣,我去旁边和那几个女生解释一下吧,感觉她们好像误会了什么。”

  谢言安朝不远处看去,见她们交谈得火热的样子倒也没觉得奇怪。毕竟从她们的视角看,刚刚那些举动看起来可能有些基吧。

  不过谢言安对发烧的徐荣的态度之所以自然,是因为徐荣那副样子特别像谢言安小时候遇到的邻家弟弟。

  谢言安拍了拍聂裴的肩说:“去吧,你在这呆着也没什么好干的。还不如去和女生们说说话,不要陪我浪费时间。”

  聂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和谢言安说了几句,却被谢言安赶着去女生那边了。

  孟兮雅看着不远处在打闹着的两个男生,默默地想:原来岂曰无衣也会和人打闹啊?之前明明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

  奶量十足用手肘撞了撞孟兮雅的胳膊,挤眉弄眼地问:“怎么看得这么出神?是看上哪个了吗?”

  丸子一听奶量十足的话,就好奇的凑上来,想要听后续。孟兮雅推了两人的手臂一把,笑着说:“没有后续,你们想太多了。”

  “我就是有些好奇地上那人是怎么回事,之前看起来蛮正常的,现在怎么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了?而且他还主动摸另一个男生的脸。”

  丸子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他可能是被人打了,被打得不能起身,动漫里这种情况不是有很多吗?”

  “至于摸脸,可能是爱情的火花吧,或者是男生之间表达友谊的新方式。”

  奶量十足神秘兮兮地低声问:“你们想上前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吗?”

  丸子连连摆手说:“你们想去就去吧,我就不去了。”

  “我留在这里,你们如果出什么意外,就在队伍频道默念一声。如果我看到了,就可以立马去救你们。”

  奶量十足点了点头,指着聂裴说:“你们看,他朝我们走过来了,什么情况?”

  孟兮雅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温和地说:“大家又不是不认识,他可能是过来和我们聊聊天的吧。”

  聂裴带着严肃的表情接近几个女生,奶量十足不解地问:“发生什么了吗?你的表情怎么这么严肃?”

  聂裴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女生们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朝谢言安那边走去,想见见那个行为变得稚嫩的玩家。

  丸子边走边想:补羊?亡牢补羊的补羊吗?

  想着想着她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她开口询问聂裴,被聂裴的不知道堵了回来,她心不在焉地好奇起了在游戏里生病的真实度。

  她们都没在游戏里生过病,所以很好奇在游戏里生病的症状,很好奇生病的感觉会不会和现实中的一样。

  而且一开始突然出现的补羊在女生们眼中是非常不好惹的,但女生们一听补羊变得爱哭就兴奋了起来,毕竟反差萌什么的可不多见。

  等孟兮雅她们走到谢言安附近时,就看到徐荣对谢言安张开了双手,嘴里嚷着:“要抱抱。”

  谢言安一边哄着徐荣,一边套话道:“小朋友今年几岁啊?人都长得这么高了还要抱抱,羞不羞?”

  徐荣脱口而出说:“我今年五岁。”

  他在发现自己说出年龄后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他手捂得很用力,都快窒息了。谢言安无奈的扳开了他的手问:“怎么了吗?”

  徐荣委屈地说:“妈妈说过,不能和陌生人透露自己的信息。”

  谢言安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前世他从来没听说过徐荣有家人。当初他还以为徐荣是孤儿,所以和他聊天时特意避开了家人的话题。

  即使徐荣为了利益会主动和谢言安谈起家人,也往往是点到而止。那时的谢言安很怕自己聊嗨了,就勾起徐荣的伤心事。

  但现在看来,徐荣五岁前应该还有母亲,就是不知道结局怎么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