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十五章 风雨欲来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029 2020-04-06 23:29:45

  徐荣见谢言安呆愣的样子,不满地抿嘴看向了一旁的几个女生。

  奶量十足见他看过来,兴奋地朝他挥了挥手,用温柔的语气问:“要姐姐抱吗?”

  聂裴听到奶量十足刚刚的那句话,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那语气就像拐卖小孩的怪叔叔一样,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徐荣朝她做了个鬼脸,哼了一声后喊:“才不要!”他没去看奶量十足的表情,直接整个人挂在了谢言安身上。

  谢言安被压得整个人往后倒,后脑勺的疼痛感提醒了他眼前这人现在心理年龄只是个孩子的事。

  他揉了揉撞到地上的后脑勺,努力地想坐起来。徐荣在看到谢言安脑袋着地后,有些不安地想从他怀里出来,眼里满是内疚。

  谢言安皱着眉把徐荣抱在怀里,低声说:“没关系的,刚刚不疼。”谢言安现在已经完全把发烧的徐荣当成爱撒娇的小孩子了。

  奶量十足看了看徐荣,又看了看谢言安。诧异地问徐荣:“你和这位哥哥认识吗?”

  孟兮雅原本神游天外,在隐约听到这句问话后回过了神,她盯着徐荣上下打量了一番。

  丸子在一旁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研究起了自己袖子的材质。她摸了摸自己的袖子,光滑的布料让她有些惊讶。

  她进游戏也有好几天了,却从来没研究过自己身上的衣服材质。明明只是进主城前抽到的衣服,看起来平凡无奇,手感却出奇得好。

  徐荣看了谢言安一眼,果断地对奶量十足说:“不认识,但他好看。”

  奶量十足像是第一天认识谢言安一样,仔仔细细打量了起来。孟兮雅也下意识看向谢言安,看得更仔细了。

  谢言安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温和地对徐荣说:“不能称呼男孩子为好看,应该要称呼为帅气。”

  徐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甜甜的笑了。笑完后他兴奋地说:“哥哥你是最帅的,比我爸还帅,你来当我爸爸好不好?”

  谢言安忍俊不禁地笑了,想逗逗看徐荣。他一脸严肃地说:“这就要看你妈妈漂不漂亮了。”

  他在心里默默地想:还好长大的他的性格没那么可爱,如果长大的徐荣性格是那样的,那背叛起来会格外伤人吧。

  徐荣一脸自豪地说:“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子,我长大了要娶她!”

  孟兮雅闻言笑了,她问道:“你刚刚不是要岂曰无衣当你爸爸吗?你现在又说要娶你妈妈,这不是互相矛盾了吗?”

  徐荣摇了摇头,不屑地说:“我和这个大哥哥都可以娶我的妈妈!两个人照顾她的话,她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丸子不解地询问道:“你想要岂曰无衣当你爸爸是想要让你的妈妈不要那么辛苦了,那你的爸爸呢?”

  徐荣低下头,失落地说:“不知道,他好久没回家了。我之前看到他带着一个小女孩来见妈妈,那天妈妈对他发了好大的火。”

  谢言安的心颤了颤,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用手轻拍徐荣的背,无声地安慰他。

  丸子张了张嘴,脸上充满了歉意。她在脑子里构思了无数句道歉的话,最终说出口的只有:“抱歉……”

  徐荣抬起头,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随着他抬头的动作滴落,他脸上带着笑容看向丸子说:“没关系的,我和我妈妈过得很开心。”

  “比之前爸爸不定时回家的时候更开心,因为妈妈再也不用每天等待到深夜了。她现在会用晚上的时间给我讲故事,做自己喜欢的事。”

  奶量十足看着徐荣棱角分明的脸,却隐约看到了一张孩子的脸。

  那张脸和徐荣眉眼间有些相似,但两颊却有着婴儿肥,眼睛更大些,轮廓更柔和。

  随着奶量十足的想象,她脑海中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徐荣不知道回忆起了什么,傻傻地笑了。聂裴在一旁见气氛越来越好,有些放心了,他之前还担心徐荣发烧会很闹腾。

  现在看来是聂裴多虑了,但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疑问。

  他拉了拉身旁丸子的衣袖,在丸子朝他看过来时他小声地问:“补羊他现在心理年龄是五岁,那他会意识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吗?”

  “而且一睁眼就看到陌生人,他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丸子愣住了,她思考了一会儿,创了一个新的队伍,把周围的几个人都拉了进来。

  奶量十足进来后看了丸子一眼,她在队伍频道默念:“怎么了吗?”

  丸子在队伍频道默念:刚刚朝辞问了我两个问题,我想不出答案。现在你们都在队伍里了,这个问题可以大家一起思考。

  谢言安在队伍频道默念:朝辞,是什么问题啊?

  聂裴在队伍频道默念:补羊他现在心理年龄是五岁,那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如果意识到了,为什么不奇怪这种情况。

  聂裴接着补充道:而且一睁眼就看到陌生人,他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他的问题一出,奶量十足立马在队伍频道默念:我也很好奇!也不知道那种突然长大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可能以为自己在做梦!

  孟兮雅在队伍频道默念:这个问题问他本人就可以知道答案了吧,就是……

  谢言安顺口在队伍频道默念:就是如果我们一提醒,使原本没意识到的补羊意识到了,而害怕地问我们是怎么回事就麻烦了。

  孟兮雅有些惊讶地看了谢言安一眼,巧的是谢言安也刚好抬头向她看过来。她心慌意乱地低下头,脑海里闪过许多想法。

  丸子在队伍频道默念:禁止套娃!

  奶量十足:没有套娃吧?不过这么看来还是不要去问他比较好?

  聂裴:总结你们的观点来看,好像是这样的,不过好奇之心一分未少啊。

  丸子:唔,话说你们怎么都不撑伞?

  奶量十足:不撑伞有气氛一点。

  奶量十足发现丸子一脸无语地朝她看过来时在队伍频道默念:其实是忘了,而且伞不是都落在我们被抓走的那个地方了吗?

  丸子愣了会儿在队伍频道默念:对哦,抱歉,我忘了。话说这个副本真的没几个人了啊,明明进来时有十二个人……

  谢言安:对了,我们是不是忘了阮易?他人去哪了,明明不久前才看到过他。

  孟兮雅:是那对兄弟中的哥哥吗?刚刚刚醒来时有看到他,他的弟弟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奶量十足:我刚刚看到他沉默地往外走去了,因为不是很熟,所以我也没拦他。

  谢言安叹了口气在队伍频道默念:算了,随他吧。刚刚他的弟弟被亡魂杀了,现在应该挺难过的,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吧。

  聂裴:你们在我们不在时都经历了些什么啊?不过还好这是游戏,所以阮易他应该很快就能恢复精神吧。

  谢言安简述了一下之前的经历,隐去了一些部分。

  奶量十足:还真是有趣的经历啊。不过你说的那个章沉去哪了?好像从一开始我就没看到过它。

  谢言安:呃,不清楚欸。不过我们之间有过约定,所以它应该不会离开太远吧。

  谢言安刚在队伍频道默念完这句话,就看到章沉和阮易一齐跑了过来。

  阮易在跑到众人附近后,气喘吁吁地说:“我刚刚遇到章沉口中的那位大人了,它说它想见我们所有人。”

  阮易扭头问章沉道:“你刚刚闻到那位大人的气息了吧?它是真的吗?”

  章沉:“应该是真的,气味与我之前闻到的一模一样。”

  “不过它要见你们,就比较危险了。因为它见过的那些人基本都在树里了,我曾经也差点死在它手上。”

  谢言安:“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们见到的那位大人是什么样子的?是人形还是别的形态?”

  阮易沉默了很久,茫然的说:“它的样子?不记得了。我就记得我遇到那位大人了,它说它想见我们,但它的声音我记不清了。”

  章沉:“我也是,可能是那位大人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吧。这是那位大人的常用手段,几乎没有破解方法。”

  谢言安皱起眉沈吟片刻说:“我想去见见那位大人,很好奇它的样子。但它想见的是我们所有人,我单独去的话,它不会见我吧?”

  “但我们如果全部都去见那位大人,万一那位大人心怀鬼胎,我们就会被一网打尽。”

  奶量十足:“我也想去见见看那位大人呢,之前被它绑走时都没看到它的样子。不过也可能看到了,只不过记忆被擦除了。”

  孟兮雅:“我也蛮好奇的,不过你们去我就去。你们不去,我也就不去,大家一起行动总比单独行动保险一点。”

  丸子:“所以我们要去吗?干脆投票或者剪刀石头布?”

  聂裴:“等一下,我们要等星河吗?他应该快上线了。”

  阮易有些疑惑地问:“星河他干什么去了?”

  聂裴给阮易简述了一下他回来之前发生的事,阮易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这样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