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大人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1285 2020-04-09 23:51:00

  他们一直牢牢地跟在章沉身后,章沉停下时他们也都齐刷刷地停下了脚步。

  谢言安看着眼前这个黑漆漆的山洞有些迟疑地问:“章沉,你说的大人就住在这里面?这里面应该别有洞天吧?”

  章沉笑了笑,平静地说:“你跟我一起进去就知道了。放心,里面没什么危险,就是一开始有些暗,要小心脚底。”

  他看向众人,平和地说:“你们也都一起进去吧,既然通过了测试,那你们也就都有资格去见大人。”

  谢言安深吸一口气后慢慢呼了出来,算是为接下来会发生的不知名情况提前做准备。章沉在前面带路,众人忐忑不安地跟了进去。

  山洞里如外面看到的一样,一片漆黑。只有出口处有光照进来,但很微弱。谢言安淡定的逆光走,走之前拉了徐荣一把。

  徐荣懵懂地看着谢言安,诧异地问:“我们要进去这里面吗?里面好暗哦!”

  谢言安摸了摸他的头说:“嗯,那位大人在里面等我们。我们得进去见它,不然我们这一趟就白来了。”

  徐荣拉住谢言安的手,坚定地说:“我知道大哥哥你害怕自己一个人进去,所以我陪你!”

  谢言安愣了会儿说:“我不怕啊!”徐荣摇了摇谢言安的手撒娇道:“你怕的,怕的!”

  谢言安哭笑不得地说:“好,我怕。所以你要好好跟紧我,不然我会害怕得瑟瑟发抖。”

  谢言安拉着徐荣平稳地向山洞深处走,星河他们见谢言安这么有勇气,也纷纷开始往山洞深处走,章沉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

  谢言安走着走着好像踢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喊了一声停。喊停后他松开徐荣的手,低声说:“你在这等一下,我去看看那是什么。”

  徐荣嗯了一声,谢言安就用脚去试探刚刚踩到的东西的位置。在确定位置后他伸出手去摸索那样东西。

  聂裴不解地问:“岂曰无衣,怎么突然喊停,前面怎么了吗?”

  星河:“对啊,你是发现什么意外情况了吗?”

  孟兮雅有些担忧地看了前方一眼,但前方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奶量十足和丸子则是如惊弓之鸟,在谢言安喊停时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阮易紧跟在章沉身后,听到谢言安喊停时有些担忧他。

  章沉在刚刚进山洞前就注意到了阮易的有意跟随与眼中的防备,对此它毫无办法。只能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安心进行下一步行动。

  谢言安用骨骼分明的手摸遍了地上那个不知名的物体。在摸到两个空荡荡的眼眶时,谢言安愣住了。

  他反复地摸地上那个完整的头颅,有些迟疑地想:形状应该是颗头颅的形状,在这里有人死了吗?

  谢言安仔细地嗅了嗅周围的气味,在发现没有异味时他在队伍频道默念:我好像摸到头颅了,要问章沉吗?

  奶量十足吃惊地在队伍频道默念:头颅吗?是死人的?

  谢言安:嗯,这颗头颅是死人的。它整个脱落在地上,已经只剩骨头了。要管一下这件事吗?

  阮易谨慎地说:我们还是先去见那位大人吧,至于这里的头颅……晚些再问问看吧。

  徐荣站在原地,试探地喊:“大哥哥,你还活着吗?”

  谢言安眯了眯眼,靠记忆平静地走回徐荣的身边,用阴森的语调说:“我现在是鬼!”

  发烧的徐荣被吓得全身一哆嗦,他心里充满了恐惧,不安地问:“你是鬼的话,找我有事吗?我们其实不熟的!”

  谢言安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是开玩笑的,你真的信了啊,补羊。”

  徐荣咦了一声,昏昏沉沉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就被谢言安一把抓住,快步朝山洞深处走去。

  走之前他说了句:“我和补羊继续前进了,你们走过这里时要小心不要被绊倒。”

  谢言安继续前进的过程中发现:地上除了刚刚他自己捡到的头颅外就很平整。

  走着走着不远处出现了一抹亮光,这让谢言安心头一喜,脚步越发快了。徐荣不解地跟上他的脚步,他们身后的众人躁动了起来。

  在谢言安踏进有亮光的区域时,一眼就看到了前面伫立的身影。在发现身高的不对劲时,他有些吃惊。

  星河他们在看到那抹身影时,愣住了。星河在队伍频道默念:小孩!那位大人是个小孩吗?还是那个小孩是那位大人的孩子什么的?

  众人更倾向于后一个,谢言安倒是觉得前一个可能性更高。因为章沉之前有说过,大人它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自信这句话。

  那个小孩赤脚伫立在高高的台阶上,章沉急忙上前抱起它,让它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它顺从地没有反抗,怯怯地看了众人一眼。

  章沉小声责备道:“大人,要记得穿鞋子啊。您如果生病了,我可没有途径去帮您买药。”

  章沉的声音虽小,但因为这里很空旷,所以它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大人奶声奶气地应了一声好,抓住章沉的袖子,有些不安地看了众人一眼。

  章沉轻抚它的背说:“您不是想见他们吗?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他们不是这里的人,应该很快就要回去了。”

  大人看着章沉摇了摇头,失落地说:“还是算了……我原本想要问他们外面的事,但我又出不去,还是不要问了。”

  它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它对外面的好奇完全源自身前的章沉。它是这个副本的最终boss,拥有的能力可以让它看到别人的所见所闻。

  它没什么想看的人,就一直把视角锁定在章沉身上。由于传承记忆一直在说不能把这个能力告诉任何人,所以它保守了这个秘密。

  在它看到章沉和谢言安达成交易时,它很失落。章沉眼里都是自己的族人,而它只有章沉,或者说它只认识章沉。

  章沉是它认识的第一个生物,往后也没别的生物能入它的眼。正常来说它应当是无情的,但它偏偏和上一任大人一样动了感情。

  在大人沉思时,队伍频道被大人是个小孩刷屏了。丸子有些失落地在队伍频道默念:我还以为章沉口中的大人至少有两个我这么高!

  奶量十足:好失落,本来我还以为它会是那种腹黑帅气的反派,结果只是个雌雄莫辨的小孩吗?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性别的概念。

  孟兮雅忍俊不禁地在队伍频道默念:这么失落吗?你们之前脑补的大人到底是有多完整啊!

  谢言安看到了队伍频道里的交谈,在看到孟兮雅的话时他在心底回答了一句:我在脑海里完整地勾勒出了我想象中的那位大人的模样。

  徐荣盯着台阶上的两人若有所思,他拉了拉谢言安的衣袖说:“我也想被抱!”

  谢言安看着眼前这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人,默默地想:如果你发烧好了还记得现在发生的事的话,怕是会想杀了知道的人泄愤吧。

  徐荣懵懂地看着谢言安,嘟囔了一声:“想要你抱!”

  谢言安象征性地拥抱了徐荣一下,飞快地说:“好了,抱过了。”徐荣迷茫地看着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欲言又止。

  聂裴看着谢言安和徐荣之间的互动,幸灾乐祸地笑了。他和谢言安从小玩到大,就没看到谢言安这么耍赖过。

  阮易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在队伍频道默念:这里像是关你们的地方吗?话说我们找这位大人要通过传送阵,那它的藤蔓也能通过传送阵吗?

  聂裴:这里肯定不是关我们的地方,一看这布局就知道是居住的地方吧,它关我们的地方应该只有它自己知道。

  孟兮雅:我倒是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抓我们的不是这位大人也说不定。

  章沉站在大人身旁,给他讲了众人的ID与他一路上的一些经历。大人像是第一次知道似的,在脸上呈现出了合适的表情。

  它听完章沉的叙述后看向星河他们说:“抱歉,我好像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快走吧,亡魂那我会交涉。”

  谢言安愣住了,眼里闪过了然,他就知道:失落的文明里的NPC从来不按常理做事。虽然boss直接放过他们是好事,但也太顺利了些吧。

  阮易深深地看了大人一眼,问道:“大人,在下有一事不解,不知您能否帮我解答。”

  大人:“何事?”

  阮易指了指星河和之前被绑的人问:“之前绑他们的是您吗?”

  大人:“是我。”

  阮易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大人说:“是不是还想问我绑他们的原因和我是怎么通过传送阵的?”

  “如果你想问这些的话,我无可奉告,因为这些是个人隐私和秘密。”

  阮易一听这话也不好再问了。章沉适时说:“大人,我去送送他们吧。”

  大人虽然可以猜到章沉的想法,但它还是不甘心地问:“你是不是很久没见你的族人了?”

  章沉愣了会儿,笑着说:“等我送完他们就去见,这么点路而已,我不至于出意外而不能与他们相见。”

  回答完后章沉自己都愣住了,他掩去了笑意说:“我刚刚在想事情,所以答非所问了,抱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