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二十九章 通过迷宫副本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195 2020-04-10 23:28:38

  大人深深地看了章沉一眼说:“记得早点回来,我一直有照料你的族人,所以你晚点去看他们也没有任何问题。”

  章沉朝大人露出了一个纯粹的笑容就领着众人原路返回,谢言安在进入黑漆漆的山洞的一瞬间回头看了一眼。

  大人在目送他们离开,它在注意到谢言安回头看时朝他挥了挥手,在周围空无一人时轻声说:“章沉,一路顺风。”

  轻飘飘的一句话没有在大殿里产生回音,大人坐回椅子上,关掉了章沉的视角,只在床头留了盏魂灯。

  这魂灯很常见,是大人瞒着章沉偷偷做的。它只能用来监督被保护者,如果有人想要用它来监督仇人是否死亡的话会遭到反噬。

  魂灯的启动需要被保护者的一滴血,如果添加传送功能的话还需要保护者的一滴血。拥有传送功能的魂灯每个生物只能拥有一盏。

  放在大人床头的魂灯灯芯烧得很旺,大人轻抚了灯芯一下,喃喃自语道:希望你永远不会灭。

  大人的生命很长,但每天都很忙碌。

  它从五年前就开始独立处理事情,之前它还以为这是章沉认可它了,却没想到这是章沉在为远行提前做准备。

  大人一挥手就出现在亡魂面前,亡魂们警惕地看着它。大人:“麻烦你们通知一下这里的管事,我有要事相商。”

  ……

  原路返回的众人心里没了忐忑不安,反而有些轻松。星河愉快地走着,却不小心被一个不知名物体绊了一下,差点跌倒。

  星河摸了摸那个物体,在队伍频道默念:如果没猜错,那我好像摸到了岂曰无衣之前遇到的那个头颅,真的全剩骨头了啊。

  星河好奇地敲了敲头盖骨,章沉疑惑地寻声靠近星河问:“怎么了吗?”

  星河把只剩骨头的头颅往章沉怀里一塞,迟疑地问:“这是从哪来的?”

  章沉沉默了一会儿,淡定地说:“从人身上来的。”

  星河听到它不以为然的语气,有些不悦。他下意识就把心中的想法低声说出口:“所以是你把人带过来杀害的吗?”

  章沉愣了会儿说:“怎么可能?这颗头颅存在时我大概还没出生。前任大人以杀人为乐,这应该是它留下的。”

  “因为这个山洞很黑,所以也没人会打扫这里。说来也奇怪,我走这条路这么多年,倒是从来没碰到过这颗头颅。”

  星河微微松了一口气,在队伍频道默念:你们觉得它的话可信吗?可惜这里太黑看不到它的表情,无法靠表情推测。

  队伍频道热闹了起来,谢言安拉紧了徐荣的手,轻声说:“出去后要好好吃药,吃完药病就好了。”

  徐荣:“病?我有什么病啊?”

  谢言安把徐荣的一只手的手背贴在他额头和徐荣自己额头上短暂地停留了几秒,轻声说:“你发烧了。”

  徐荣不解地看着他,懵懂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脸因为发烧而变得红通通的。他有些难受地说:“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章沉平静地转身继续走,轻声说:“快跟上,大人和亡魂沟通的肯定很快。我们现在只需要尽快赶到迷宫出口附近就行了。”

  聂裴好奇地问:“那现任大人以什么为乐?”

  章沉停脚步顿了顿,接着又走起来。它头也没回地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什么血腥的爱好。它是我看着长大的,绝对正直。”

  奶量十足撇了撇嘴,在队伍频道默念:如果刚刚的大人是反派的话,那太正直也不好吧?还是说,章沉眼中的正直和我们眼中的不一样?

  星河:随它吧,反正那位大人现在看起来蛮正常的,就是有些怕生,居然在我们面前抓章沉的衣袖。

  丸子:话说你们都还记得章沉它可能会食人的事吧?

  丸子的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了,因为这是事实。星河在心里嘟囔:当时会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现在不管怎么看,都感觉章沉挺正常的。

  聂裴打圆场似地在队伍频道默念:不要管章沉怎么样了,反正我们迷宫副本通关后就见不到章沉了。

  谢言安在看到聂裴的话后默默地在队伍频道默念:对不起,章沉可能会和我们一起出去。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约束它的。

  聂裴吃惊地在队伍频道默念:你是说你要把一个副本的NPC带出去?这太危险了,你难道可以保证它绝对不会出问题吗?

  谢言安眨了眨眼,在队伍频道默念:放心,我到时候和它定个契约就好。

  章沉在发现周围很安静时,咳了一声。

  在众人的视线聚拢过来时,自认为温和地说:“如果你们有霉运值就用幸运值抵消掉,不然等会儿可能会有意外情况发生。”

  “你们可别小看那几点霉运值,大人它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惹人类。唉,话说你们身上的幸运值够吗?”

  “你们是真的神奇,这里明明有很多任务可以做,你们却偏偏走起了剧情。白费了我那番布置任务的功夫啊……”

  谢言安尴尬地笑了笑,默默地在心里想:会不会是因为我幸运值过高,才导致现在的局面?居然触发各种概率事件……

  星河也不解这个副本的怪异,他进来之前还以为这个副本就是个努力做任务提升幸运值,然后走迷宫走到底就可以通关的副本。

  在当时的他眼里,这个副本唯一的难度恐怕就是要与玩家竞争了。

  孟兮雅用幸运值抵消霉运值后计算起了这次副本的伤亡数据。数据意外的低,比捉迷藏副本的伤亡低多了,而且也不恐怖。

  阮易盯着章沉看,想到它也会出副本时就不放心,但一想到谢言安信誓旦旦的保证,也不好多说什么。

  阮易移开了看向章沉的视线,思念起了自家弟弟,虽然弟弟他一开始好像被别人控制了,但他还是念着弟弟的。

  阮易一想到等一下就可以见到游戏中的弟弟,心里就很激动。谢言安像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搜寻起了章沉的身影。

  等出了山洞后他拉着徐荣小跑到章沉身边低声问:“你不是说树里的尸体是那位大人干的吗?我现在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章沉:“你现在才想起来这件事吗?你不提的话,我都快忘了。”

  谢言安皱起眉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就忘了那件事。所以我一记起来就来问你,以防我再次忘记。”

  章沉:“哦,原来如此啊。其实我也不算说谎,树里的尸体的确是那位大人干的,只不过是前任大人,而不是现任大人。”

  “前任大人它啊,坏事真的做了不少。如果不是现任大人想见你们,我可能都不会让你们知道现任大人的存在吧。”

  “你们不知道它的存在,才能更好的保护它,但造势要散布的谣言是不能停止的。”

  “它虽然已经活了好几年,但对大人这个位置来说还不合适。所以他的叔叔,也就是前任大人在死前一直霸占着大人这个位置。”

  谢言安:“呃,好吧,所以也就是说现任大人是傻白甜?”

  章沉有些不解地重复了一下最后三个字,谢言安转动游戏戒指后,平和地说:“好了,继续走吧。”

  章沉在听到谢言安的回答时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谢言安好奇地继续问大人的事的话,它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它虽然看着现任大人长大,但它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有它想象中地那么了解现任大人。

  比如现任大人的爱好,它就一无所知。章沉默默地想:希望等到我下次回来这里时,大人它不会生气吧……

  它轻笑一声,默默地想:怕是会生气吧,还是哄不好的那种。之前相处得那么合拍,却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呢。

  章沉把众人带离那里,回到了传送阵的另一边。它远远地看了族人居住的方向一眼,心里有些激动。

  这么多年了,它终于可以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了解更多的东西。

  谢言安一行人牢牢地跟在章沉身后,等他们抵达迷宫出口附近时,亡魂们不甘心地看了他们好几眼,却没拦。

  零远远地看了谢言安一眼,斗志昂扬。它默默地想:你让我努力变强,是想让我成为你的对手吗?也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众人呆在迷宫出口前,纠结起了到底该谁去当第一个通关者的事。

  星河:“我们之前都被绑过,是阮易他们救了我们,所以我退出这次的竞争。”

  聂裴:“我也是。”

  徐荣听见周围的大家说的都是我也是时,也懵懂地说了一句:“我也是。”

  孟兮雅,奶量十足,丸子异口同声地说:“我也是!”

  阮易摸了摸自己的头说:“我觉得岂曰无衣的付出最多,所以我也退出。”

  就这样,谢言安一脸懵地被催得伸出手触碰了迷宫出口,系统公告同步响起,各大频道热闹了起来。

  奖励都自动进了玩家的背包里,谢言安抱起章沉看了徐荣一眼,给他发送了好友申请。谢言安:“再见,记得吃药。”

  徐荣乖巧地点了点头。接着谢言安想给阮易和丸子发送好友申请,却发现他们已经发好友申请给他时,点了同意。

  大家彼此向对方告别,踏过迷宫出口,前往不同的地域。谢言安和章沉是最后走的,走之前谢言安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半个身子进入迷宫出口后,他侧过身子从迷宫出口处探出头大喊了一声:“零,加油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