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三十二章 安家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203 2020-04-13 23:55:15

  章沉在觉得自己已经看懂我是你的老父亲和谢言安整理的方法时,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他兴致勃勃地说:“我也来帮忙吧!”

  谢言安一抬头就看到章沉一脸兴奋的样子,他不假思索地说:“好啊。”

  章沉开心地冲了过来,把谢言安惊得往后退了退,毕竟他可不想被撞得人仰马翻。

  我是你的老父亲往旁边移了移,给章沉腾了个位子。他见章沉跃跃欲试的样子只觉得有趣,因为成年人脸上的表情很少会这么外露。

  我是你的老父亲见过不想干活的,也见过热衷于干活的,但他们都没有章沉表现得那么兴奋,而一般会因为干活而兴奋的怕是只有小孩子了。

  我是你的老父亲在心中想:小孩子……对!他就像是一个第一次做家务的小孩子。我是你的老父亲想着想着就笑了,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他怎么看章沉都不像一个小孩子,但章沉那种对做家务的激动,与跃跃欲试的表情与他外表显示出来的年龄违和了。

  我是你的老父亲给谢言安发送了一条私聊:这位章沉先生是第一次做家务吗?看起来好兴奋的样子。

  谢言安:是啊,他是第一次做家务。章沉是一个NPC,从小没受过多大苦,我是在副本里偶然间遇到他,就带他出来逛逛。

  在章沉蹲下来帮忙时,谢言安注意到了他的脸。谢言安因为惊讶所以多看了几眼,默默想:这脸还挺合人类的审美。

  章沉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想要抬头看看到底是谁在看他,谁料他一抬头就看到谢言安正注视着他。

  他迟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手感没问题后,他又摸了摸五官所在的位置。

  他在确定一切都没问题时,在队伍频道默念:你怎么一直看我的脸?是我的脸有什么问题吗?话说我这张脸怎么样?

  谢言安一边抚平被章沉睡乱的床单,一边在队伍频道默念:还不错,就是有些偏女性化了。

  章沉:嗯……这样啊。但没有什么大问题是吗?还好没有难看到惨不忍睹,不然我就要多花好几倍的时间去修改了。

  谢言安不置可否,把床单的褶皱抚得很平。我是你的老父亲见气氛渐渐冷下来后有些不解地说:“咳,什么突然这么沉默啊?”

  “对了!岂曰无衣,你能给我讲讲你在迷宫副本里的经历吗?”

  谢言安望向我是你的老父亲说:“在迷宫副本里的经历啊?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不过既然你要听,那我讲讲也无妨。”

  “如果觉得无趣可以直接打断,不用勉强自己听完。好的,现在开始讲。如果你要记笔记也可以记,但用处不大。”

  “迷宫副本一局十二人,而我们十几个人运气不是很好,开局就死了一个,然后就有人代替她参加。”

  “很巧的是,代替她参加迷宫副本的人刚好是我认识的。游戏开始后没一会儿就又有两个人死了,是被一种生物咬死的。”

  “有趣的是,那只生物是被控制的,不过它原本就有吃人的习惯。但它吃人向来挑剔,还伪装成被他吃掉的女生妄图欺骗我们。”

  “它啊,看人就跟我们看猪一样,理解是可以理解,但心理上怕是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吧。”

  ……

  “总之,迷宫副本会出现很多意外情况,让人防不胜防。但如果按正常流程的话,幸运值和霉运值肯定是很重要的。”

  岂曰无衣絮絮叨叨地讲着,我是你的老父亲凝视着他面前那个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页面。

  他一边听一边在心底默念,字便缓缓地出现在页面上。听着听着他就没有再默念,因为谢言安讲的故事过于曲折,没有真实感。

  在谢言安讲完后,我是你的老父亲真诚地说:“虽然不是很能听得懂,但谢谢你分享自己的故事给我听。”

  谢言安轻笑一声后说“不用谢,因为我的经历比较特殊,所以讲出来也没什么。”

  我是你的老父亲:“是啊,你的经历确实特殊。但你为什么会觉得别人不会经历一样的事?是有什么内情吗?”

  我是你的老父亲在说出后半句话时就有些后悔,因为那些话在心里想想没什么问题,但直接说就像是挑衅。

  谢言安在听到我是你的老父亲的话后,顿时愣住了。他回想了一遍自己刚刚说的话,察觉到了不妥之处。

  因为我是你的老父亲还不知道迷宫副本的正常流程,而自己只参加了一次,理应也不知道,所以不该说出那样自大的话。

  他清理思路后平和地问:“正常来说,听到迷宫副本这几个字,你第一个会想到什么?”

  我是你的老父亲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第一个想到的恐怕就是复杂的迷宫吧,我一直觉得这种东西很费脑子。”

  谢言安笑着说:“是啊!如果真的要闯迷宫的话,我可能得晚些才能出来。但我并没有去走迷宫,而是走剧情。”

  “而且公告上明明提到了霉运值和幸运值的设定,但我却与它们联系甚少,基本忽略了这个设定,所以我觉得我的经历特殊。”

  我是你的老父亲:“剧情的触发条件你清楚吗?”

  谢言安:“我也不确定,这个副本我只进过一次而已。很多东西都只是推测,不能当真。”

  在我是你的老父亲察觉到谢言安的回绝之意时,他主动挑起话题,聊了一些生活琐事。

  他们闲聊了很久,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中途章沉离开了一趟,但很快就回来了,而我是你的老父亲和谢言安的交谈还未结束。

  章沉在一旁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我是你的老父亲和谢言安一边交谈,一边整理好了一些屋内的东西。

  他在队伍频道默念:今天我们该干些什么?

  谢言安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地在队伍频道默念:我都可以,你有什么特殊想法吗?

  章沉:呃,想要进一步了解这里算是特殊想法吗?

  谢言安在队伍频道嗯了一声后,淡定地看向我是你的老父亲说:“我今天打算在街上逛逛,做些任务,你一起来吗?”

  我是你的老父亲摆了摆手说:“不了,今天我要好好睡一觉。一大早我居然又因为生物钟而自然醒,现在好困啊……”

  谢言安听到他的话后手顿了顿,然后整理得更快了。

  在谢言安将要久住的房间弄得干净整洁时,他看向我是你的老父亲说:“你快去睡吧,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我是你的老父亲打了个哈欠,抬起手拭去因为打哈欠而出现的泪水后说:“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我去睡了,拜。”

  我是你的老父亲转身就走,谢言安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喊了声谢谢。

  因为我是你的老父亲不仅帮他整理了他铺在地上的凉席和被子,还帮他打扫了卫生。

  谢言安环顾四周,在发现屋里空荡荡时,他快速地在脑中列出了要买的东西的清单。

  他嘱咐章沉:“等下我们一起去把需要的东西买了。你要乖乖地跟着我,不要乱跑,走丢可不容易找。对了,你想去学堂念书吗?”

  章沉愣了一会儿,迷茫地眨了眨眼说:“学堂吗?我在族里时有上过学堂,但我不确定我能不能适应这里的学堂。”

  谢言安:“你的担忧我也想到过,但凡事不试就不会知道结果,所以你还是去读个一礼拜试试吧,实在不行就算了。”

  “我听说玄武城的学堂质量还行,你可以在里面学些无趣的东西,但还是有一定用处的。不过如果你实在不想去,也是可以的。”

  章沉有些不甘愿地说:“我去学堂试试好了,谢谢你了。”

  谢言安带着章沉一起出门,在即将踏出店门时,柳伯看向他们问:“你们出去玩啊?”

  谢言安摇了摇头,指着章沉说:“不是,我这次出去是为了给他买床和一些别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给章沉报学堂念书。”

  “你有什么可以推荐吗?”

  柳伯诧异地看了谢言安一眼,思考了一会儿说:“仔细想想的话,在城主府附近有不少木匠都不错,学堂也有一家。”

  “那好像一直挺出名的,你们年轻人应该真的前往那的路吧?”

  谢言安点了点头向柳伯道谢后,就带着章沉来到城主府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

  他前世就听说过这里,在心里不知道模拟过多少遍来这的情形,可惜直到他被外族人缠身也没机会来这。

  穿过小巷子,映入眼帘的是繁华的街道,街上人来人往,与死气沉沉的城主府完全不一样。

  谢言安一眼就看到了那家在前世很出名的店,那家店叫百匠所。有传闻说那家店的背后站着数百位大师级的木匠。

  两人刚走进百匠所,论坛上就悄悄出现了几个帖子,却被别的帖子挤了下去。

  百匠所的老板是一个胖子,他笑呵呵地迎上来说:“欢迎,你们可以先看看成品,如果有需要可以私家定制。”

京旬

写得好水……我试着加些冲突吧。虽然老套,但也不至于再水下去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