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三十三章 意外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3041 2020-04-14 23:58:28

  章沉疑惑地在队伍频道默念:私家定制是什么意思啊?

  谢言安深思熟虑后说:私家定制的意思就是请木匠专门为你制作。这比直接买成品价格要贵很多,而且很费时间。

  章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百匠所的老板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在谢言安看向他时,他笑着问:“两位公子需要我介绍吗?”

  谢言安点了点头,看向章沉。章沉在发现谢言安和百匠所老板都看向他时,愣了一下,随后强装镇定地点了点头。

  谢言安突然开口询问:“老板,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百匠所的老板笑眯眯地说:“街坊邻居都喜欢喊我小胖或胖哥,如果你们不介意,也可以这么喊。”

  谢言安在听到胖哥的话后,感觉胖哥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听过。

  他想:可能是前世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过吧。

  胖哥指着一张桌子说:“你们请看,它是由红木制作而成的,花纹美观、材质坚硬,可以用好几年。”

  谢言安远远地看了那张桌子好几眼,看不出它与别的桌子有什么不同。章沉直率地说:“我怎么看,都觉得它很普通。”

  胖哥笑着说:“你凑近看就知道了,还可以上手摸,我可以保证桌面绝对光滑。你别看它普通,其实它是上个月的畅销款。”

  “还有那凳子,和桌子是一套的,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还会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谢言安走上前抚摸了一下桌面,打算问问看价钱再决定买不买。虽然房间里已经有桌椅,但谢言安并不介意再买一套。

  “胖哥,这套桌椅多少钱?”

  胖哥笑得更灿烂了,他:“一口价,五百两。现在买还附赠几个坐垫,坐垫上的绣花都是玄武城最好的绣娘绣的。”

  章沉因为不清楚银两的价值,所以有些懵。而谢言安则是皱起眉,开始思考花五百两买值不值。

  五百两对谢言安而言是小意思,但问题是这套桌椅看起来不值五百两这个数。

  在谢言安沉默时,章沉一直盯着谢言安,好像在等他下决策似的。

  胖哥从中看出了点名堂,直接对谢言安说:“如果公子觉得价钱不合适,那我们可以再好好商量一下。”

  “比如公子多买几样家具,我们就给折扣之类的。”

  一个一直在看家具的客人突然说:“欸!何必呢?胖哥你直接把那套家具卖给我多好啊,我肯定会好好爱护它!”

  胖哥瞬间拉下脸,不耐烦地对那位客人说:“你看够了没?看够了就滚出去,我这不做你的生意。”

  那位客人也拉下脸,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什么态度!”

  “我喊你一声胖哥是尊敬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怕你。我专门来你的店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别给脸不要脸。”

  那位客人看向谢言安,嘲讽道:“没钱就别出来买东西,丢人现眼。可别告诉我你只是来摸一摸这些家具的,摸坏了你赔得起吗?”

  “啧,穿得这么穷酸居然还好意思出门……”

  章沉因为在副本里有跟被抓来的人类学习过,所以一些成语的意思他还是了解的,比如丢人现眼这个成语。

  他不满地对那位客人说:“你凭什么这么说他?你才丢人现眼!搞得好像你很有钱似的。”

  那位大人听到章沉的话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冷哼一声,自豪地说:“没错,我就是有钱,你能拿我怎么样?”

  谢言安轻声对章沉说:“别生气,因为这种人而生气是没必要的,浪费时间罢了。”

  那位客人哼了一声,嘲讽道:“呵,嘴巴放干净点,不然你们就等着完蛋吧!”

  胖哥怒吼:“够了!孟非你给我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破坏我客人的心情你赔得起吗?”

  胖哥在吼完孟非后就一脸内疚地向章沉和谢言安道歉,在孟非发现胖哥态度的前后差别之大时,被气得差点吐血。

  谢言安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们不会和他计较。而且我们的心情也不会因为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而变坏。”

  谢言安:“我们打算买这套桌椅了,胖哥你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床吧。”

  胖哥见谢言安这么淡定,心情也缓和了一点,他扯出一抹笑说:“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谢言安朝章沉招了招手,平静地说:“走吧,我们跟胖哥去看看床。由你来选择一张你喜欢的,毕竟是你要睡的床。”

  章沉向谢言安走去前,白了孟非一眼。

  谢言安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在章沉走到他面前时,他摸着章沉的头说:“怎么过来的这么慢?小心被传染。”

  孟非怒火中烧,伸出手指着谢言安就开骂。在孟非问候到谢言安的父母时,谢言安瞥了他一眼。

  孟非被那一眼吓着了,谢言安淡然地说:“你妈没教过你不能用手指指人吗?”

  “而且大庭广众之下你就这副样子吗?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哦,不对。可能精神病患者都比你文明吧。”

  孟非见谢言安一脸淡然的样子就来气,他的手指因为生气而颤抖了起来。

  胖哥:“好了,两位公子别理他了。我们走吧,大家一起去里屋看看,里面有一张刚到不久的珍品床。”

  章沉小声询问:“胖哥,我们就这么走了,那个孟非会不会搞破坏啊?我看他可不像是什么大度之人啊。”

  胖哥:“放心,他敢搞破坏我就敢去向他爹要补偿费。他爹还是挺讲理的,就是太溺爱孩子了。对了!你怎么知道他叫孟非?”

  章沉挠了挠头说:“刚刚听你喊的。”

  胖哥连连点头,喃喃自语:“原来如此,是我自己说漏嘴了啊……”

  谢言安在走到拐角处时,看了孟非一眼。在发现孟非也正看着他时,他冲孟非笑了笑,笑意不达眼底。

  他刚刚听到孟非这个名字就感觉到耳熟,一听胖哥提起孟非他爹就想起了前世的一个惨案。

  这个惨案发生于游戏前期,几乎每个玩家都知道。

  惨案不是指:孟非在前世死得很惨,被玄武城的玩家吊着命殴打了不知道多少次。

  而是指:胖哥全家一夜之间被杀光,妹妹神秘消失。数十天后妹妹的尸体在乱葬岗被乞丐发现,据说尸体惨不忍睹,不少人都吐了。

  这种惨案在失落的文明中并不少见,但在前期爆出来的很少。所以胖哥家的惨案一出,玄武城玩家哗然,他们将这件事上传到论坛。

  然后论坛被引爆,无数件丑闻被爆出来,还有不少玩家趁此捞上一笔。而作为导火线的孟非,自然下场凄凉。

  前世那个时间段的谢言安,年轻气盛,很厌恶孟非的行为。但因为能力不足,不能前往仙侠大陆,就只能在梦里教训孟非。

  孟非看到谢言安那莫名其妙的笑后咒骂了几句,在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时,他愤愤不平地拿出匕首在那张红木桌上划了一下。

  他抚摸着那道划痕,愉悦地笑了。“嘿嘿,活该!”孟非边说边在桌上又划了好几道。

  一个长相艳丽的女生兴冲冲地跑进门,嘴里嚷着:“爹!我回来了,你……”

  孟非尴尬地把匕首塞回鞘里,想要往怀中藏。那个女生直接冲上来就是一巴掌,把孟非打得眼冒金星。

  孟非吞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骂句,唯唯诺诺地说:“秦艾,你回来了啊。伯父在里面带别的客人看床,你要不要先和我聊聊天?”

  那个女生心疼地摸了摸那张桌子,骂道:“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有问题的话请不要来这影响别人!”

  孟非满脸通红地解释道:“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划!秦艾,求你相信我!”

  秦艾满脸惊讶地看着孟非,疑惑地问:“你是不是以为我眼瞎,还是以为我脑子也有问题?”

  她简直要被孟非逗笑了,这都亲眼所见了还能推脱责任。她勾唇浅笑,把孟非迷得晕晕乎乎的。

  她笑着说:“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对你避之不及的原因吗?原因我今天就可以告诉你,想听吗?”

  孟非咽了口口水,不安地说:“想知道。”

  谢言安靠在拐角处的墙上,也有些好奇起了秦艾对孟非避之不及的原因。

  章沉在队伍频道默念:“我们这样偷听别人讲话真的好吗?”

  谢言安把食指竖起来,抵在唇前,无声地“嘘”了一声。胖哥紧张地从拐角处探头往外看,生怕孟非伤害他的女儿。

  如果不是谢言安有跟他说:年轻人的事要让他们自行解决。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冲出去了。

  秦艾:“原因就是我讨厌你,甚至可以说是深恶痛绝。”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的脑子,想出这么多坏主意,还把自己当个孩子,想到什么干什么。”

  “你还不会为自己做的错事负责,终日逃避。说是要追求我,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麻烦,这样有意思吗?”

  “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爹的话,你就什么也不是。如果我这朵鲜花自愿想插牛粪上,也是轮不到你的,因为你比牛粪还不如。”

  孟非从秦艾说原因就是我讨厌你就开始愤怒。他听着从秦艾那张漂亮的小嘴中冒出的每一个字,捏紧拳头,试图压制自己的怒火。

  他在心里想:冷静,要冷静!我都还没把她搞上手呢,现在不是暴露本性的时候。

  在孟非听清楚秦艾的最后一句话时,他脑中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

  孟非直接朝秦艾扑去,在秦艾还没反应过来时,胖哥就已经及时冲上去把女儿挡得严严实实。

  而胖哥为了孟非不污染自己的怀抱,在孟非扑到一半时直接一脚踢了过去。孟非瘫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

  谢言安鼓着掌走出拐角处,称赞道:“胖哥的女儿说得好!会说话就多说点,让孟非晕过去之前再好好听听。”

  秦艾探头看了谢言安一眼,疏离地说:“你是我爹的客人?你好,我叫秦艾,请多多指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