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三十五章 再遇河伯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2287 2020-04-16 19:46:27

  小厮放开谢言安的腿,连滚带爬地向孟非冲去。冲到孟非身旁时,他却迟疑了。他再次看向谢言安,谢言安朝他绽放了一个笑容。

  他深吸一口气,把手往孟非鼻子下探去。在感觉到指关节上的热气时,他松了一口气,随即皱起了眉。

  “虽说少爷还活着,但他这一身伤,我该怎么和老爷解释?”

  谢言安看向胖哥,胖哥迟疑了一会儿说:“实话实说吧,请帮我转告你家老爷,就说我改日会去登门道歉。”

  秦艾不满的皱起了眉,却也没当场反驳。

  等小厮把孟非抬走后,她才满脸不悦地对胖哥说:“爹,你为什么要去登门道歉?明明都是孟非他自找的!”

  胖哥心疼地摸着桌子上的划痕,手都在颤抖,但还是用平稳的声音说:“女儿啊,以后这种事小声点说,说不定他们还没走远。”

  “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不该因为孟非缠着你就对他恶言相向,甚至还两次导致孟非受伤。唉,孽缘啊!”

  “为父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如果为父回不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经营百匠所,把它发扬光大。”

  他沉默了一瞬后接着说:“好好照顾你娘,如果有人愿意对你娘好,你帮忙劝劝她。她的日子还很长,需要人照顾。”

  谢言安一惊,看向胖哥,眼里满是惊讶。也不知道为什么,谢言安总有种胖哥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

  秦艾看向胖哥,不解地问:“为什么会回不来?不是都说孟老爷宅心仁厚吗?而且之前孟非来我们这闹事,他不是都给补偿了吗?”

  胖哥:“是啊,他是给补偿了,但那是以孟非没有受伤为前提。而现在孟非在我们这受伤了,我怕会有不测啊。”

  他忧心忡忡地说:“孟非被孟老爷护得那么好,今天应该是他第一次受伤,也不知道孟老爷会有什么反应……”

  秦艾陷入了沉思,章沉迷茫地在队伍频道默念:他们怎么了?怎么哭丧着脸?

  谢言安挑了挑眉,在队伍频道默念:他们在为一些事而苦恼,等下你陪我去找一个人可以吗?

  章沉:当然可以!

  谢言安:“胖哥,结账吧。至于孟老爷那边我建议你过几天再去,去之前先好好打听一下情况。”

  胖哥有些疲惫地说:“嗯,好的。对不起,今天让你见笑了。总共八百两,给你打个八折就是六百四十两,请问要送到哪里?”

  谢言安从背包里拿出一锭金元宝放在一旁的桌上说:“送到云来客栈332号房。至于房间的钥匙,你们可以向老板要备用的。”

  胖哥有些为难地说:“我现在身上没有零钱,两位请在这稍等片刻,我马上去取。”

  谢言安:“不必现在去取,我现在有事要去干,所以不会立马回家,钱随着家具一起送到客栈就好。”

  秦艾默默缩回在荷包里摸索银票的手,看向谢言安问:“你就不怕我们贪你的钱?”

  谢言安轻笑一声后说:“久闻百匠所大名,所以不怕。”

  说完后,不仅胖哥愣住了,连谢言安自己都愣了会儿。

  他默默地想:糟糕,把前世那家百匠所和这家混起来了。不过既然它们的位置都在这,那么这里应该就是那家店的前身吧。

  胖哥回过神后笑着说:“公子愿意信任我们店是我们的荣幸,但客套话就不必说了。”

  谢言安点了点头,后知后觉地想:前世那桩惨案会不会和今日发生的事有关?仔细算算的话前世那桩惨案好像就发生在一个月后……

  谢言安边思考边踏出了百匠所的门,章沉跟在他身旁,好奇地打量四周。谢言安原路返回,按照记忆来到了齐丐家。

  他在站在篱笆墙外大喊:“齐丐,你在吗?”

  一位老妇人慢悠悠地从齐丐家隔壁的稻草屋内踱步到谢言安面前,谢言安立在原地没动,有些好奇老妇人想干什么。

  老妇人眯着眼抬头打量谢言安,过了半晌后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到这里找齐丐?”

  谢言安:“我叫岂曰无衣,我来这找齐丐是因为他布置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对了,你是何人?”

  老妇人:“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老妇人罢了,每天种点菜,打发时间。不过齐丐拜托我在这等岂曰无衣,可惜他来得太慢了。”

  她沉思了片刻,慢悠悠地说:“目前看来我要等的人应该就是你,但你要怎么证明你就是岂曰无衣?”

  谢言安犹豫地说:“齐丐给过我一张纸,不知道那能不能当做证明。”

  老妇人:“拿给我看看,我认得他的字迹。”话音刚落,她就发现谢言安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谢言安:“你不知道我是不是你要等的人,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个好人。所以公平点,你也拿出点证据。”

  老妇人啧了一声,身上冒出了一缕缕白烟。在她完全被白烟笼罩后,她的身体开始变化。

  白烟渐渐消散,谢言安隐约间看到了个高大的身影。低沉地男声响起:“岂曰无衣,是我。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

  白烟消散后,河伯出现在了谢言安面前。谢言安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河伯摸了摸长满胡渣的下巴,惊讶地问:“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这才过去几天啊!”

  谢言安:“我还记得你,你是河伯。不过正如你所说,这才过去了没几天,你怎么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河伯愣了一瞬,笑着说:“我去我的法宝里呆了会儿,外界一天相当于法宝里的一年,所以就成现在这样了。”

  谢言安:“我的意思是……”他说到一半就发现河伯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出于本心,他没再说下去。

  谢言安真正想知道的是河伯因为什么而变成这样,但现在看来,就算问了,河伯也不会说。

  河伯盯着谢言安看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一句:“我的记忆里还是没有她。”

  他突然冒出来的话让谢言安愣住了,别人可能会不明所以,但谢言安知道河伯这句话的意思。

  谢言安:“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管你记忆里有没有她,都没任何用处。”

  河伯沉默了,脸上出现了迷茫的神色。他:“可齐丐告诉我那些记忆很重要,丢失那些记忆的我是不完整的。”

  谢言安:“齐丐吗?可是就算你找回记忆,你也不一定能感同身受吧?到时候你看遗失的记忆,可能就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对了,你扮成老妇人是想要干什么?”

  河伯叹了口气说:“正如我之前所说,按齐丐的话在这等你。”

  “至于为什么扮成老妇人……是因为本来要在这等你的就是老妇人,不过她临时有事,所以我来顶替一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