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网游之幸运满值

第四十二章 请齐言

网游之幸运满值 京旬 2070 2020-04-23 07:00:00

  那个玩家捏紧拳头,很想一拳朝谢言安脸上挥去。却碍于一些原因隐忍住了,皱着眉凶狠地瞪着谢言安。

  如果他的眼神能杀人,那谢言安恐怕死了不下十遍,可惜他的眼神没有给谢言安照成任何影响。

  谢言安面色如常地走向一旁的NPC,打算去问她齐言的事。那个玩家见谢言安这么忽视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矮个子玩家从那个玩家身后钻出来,小声说:“老大,别把事情闹大,再这样下去你的考核资格就要被取消了。”

  站在他们附近的一个耳朵比较灵的玩家眼里闪过一缕精光,在心里默念:快把事情闹大啊!闹大我就不用见到这个暴力狂了!

  如果谢言安能听到他的心声,肯定会问:“这么想事情闹大,怎么不自己去当受害者?”

  可惜谢言安听不到他的心声,也就不能知道答案。

  谢言安向那个NPC询问:“请问齐言在吗?我想请他去帮我看一个阵法。”

  NPC恭敬地说:“齐言导师在二楼,请问您有预约吗?如果没有预约,就请说出您的姓名。我会转告齐言导师,由他决定见或不见。”

  谢言安点了点头说:“我叫岂曰无衣,没有预约。”

  NPC笑着说:“好的,我现在就去转告齐言导师,请您在这稍等片刻。”

  NPC转身离开后,在一旁听到这一切的不知为何很仇视谢言安的玩家出声嘲讽道:“就你这样还想见齐言导师?开什么玩笑呢!”

  谢言安想不通这人为什么这么喜欢说这句话,出声问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见不到齐言导师?”

  那个玩家笑了,大声说:“我们这里谁不知道齐言导师这个人,谁不了解他的脾气?”

  他周围的人都笑了,随声附和道:“就是!”

  那个玩家挑了挑眉,得意地看着谢言安,心里很畅快。他不由得想:这个谢言安也不过如此,为什么当年夏涵曦会喜欢他呢?

  他想起了前世被拒绝的窘况,眼里满是黯淡。

  他是真的很喜欢夏涵曦,林林总总表白了不下十遍,却被她的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劝退。

  在他追问时,夏涵曦还警告他知道后不许去找人家麻烦。他心里很受伤,因为夏涵曦也把他当成那种喜欢暴力的男生了。

  他当时想:既然夏涵曦已经误会了,那不如让它成真!这样夏涵曦就不会知道真相了!

  这算是他的自尊心作祟吧。他一开始伪装成一个不良少年是为了夏涵曦能记住他。后来的脾气暴躁,做事没有规章,是将错就错。

  谢言安从他们的反应中得知齐言貌似是个了不起的人,不过既然能被叫导师,那地位应该很高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谢言安记忆中没有眼前这个玩家,但他总觉得那个玩家的眼睛给他一种熟悉感。

  谢言安犹豫地说:“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那个玩家愣了一瞬,有些懵。他大学时听从了夏涵曦的话,没有去打扰谢言安。但碍于心中的不悦,他去警告过谢言安一次。

  那一次他警告谢言安,说如果他不好好对待夏涵曦,下一次见面会让他痛不欲生。但就那么一次,谢言安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眼熟?

  他之前虽然说了类似他们认识的话,但他并不希望谢言安记得他。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他一直很矛盾:行为和心里想的无法统一。

  谢言安看着眼前这人,努力回忆,他总觉得眼前这人不该是这样的。他伸出手隔空遮住那人张扬的发型,观察起了他的眉眼。

  良久,他:“嗯……你还是适合清爽一点的发型。”

  那个玩家更懵了,他想不通谢言安为什么突然在意起了他的发型。周围的玩家窃窃私语起来,有些不好把握这两人的关系。

  谢言安对眼前这人截了一张图,给聂裴发去后,发了一条私聊:听他的意思,好像是之前认识我,而我也应该认识他。

  谢言安接着发:但我印象中没有他,但我刚刚却觉得他眼熟。我们同学这么多年,你记得他吗?

  聂裴立马就回复了,他回复道:他啊?不就是当年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吗?你仔细想想,一年前不是有个人要你对一个女生好点吗?

  谢言安:女生?我大学时没认识什么女生啊?

  聂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啦,我去帮你问过,就是临时拿你当挡箭牌罢了。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做了,你忽略就好。

  谢言安纠结于那种熟悉感,在看完聂裴回复他的话后,他脑中闪过一个人影,再去想却不记得了。

  那个NPC马上就回来了,她恭敬地对谢言安说:“您好,齐言导师同意见您了,请您随我来吧。”

  谢言安不再纠结,对那个玩家说了句:“再见。”就转身走了。

  那个玩家愣住了,他怎么想也想不到齐言导师居然会同意见谢言安。明明平时给他们上课时爱搭不理的……

  那个玩家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就算真的见到了,齐言导师也不会跟他走。

  周围的玩家也都愣住了,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他们默默想:没听错吧?齐言导师单独见一个玩家?

  谢言安随着NPC来到二楼,进入最末端拐角处的房间。

  齐言早就等在里面,一看到谢言安便兴奋地说:“好久不见了,岂曰无衣。”

  谢言安向他打了个招呼后,说:“齐言导师,好久不见。”

  齐言挥了挥手说:“不用叫导师,这是那群小兔崽子叫的。你不是阵法师公会的人,不用那么拘束,叫我齐言就好。”

  谢言安含笑点了点头开口说:“我想请你去看一个阵法,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齐言兴奋地说:“你来得正好!我刚刚还在发愁最近没课,很闲的时候该去干什么好,走吧走吧!”

  齐言拉着谢言安的胳膊就往门外走。谢言安:“唉!等等,齐言你的收费是多少?”

  齐言露齿一笑,欢快地说:“免费。又不是布置阵法,只是看看而已,你让我有了一个到外面走走的机会,所以我不收你钱!”

  谢言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齐言阻止了。他:“走吧!不要说了,大不了以后你需要布置阵法时多找我就好了。”

京旬

这章有些急,星期五改错别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