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君皈君不归

糟老头子

君皈君不归 长生池 2775 2020-03-05 23:31:18

  夜色如墨,皇宫深庭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泽,远方夜色掩盖下看不真切的宫殿,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的凤凰展翅欲飞,君皈一身红衣单脚站立在凤凰头尖,这里是皇宫最高的地方。夜风微微扬起她的裙摆,目光眺望着远方。

  纵身一起,转眼便是三丈,她才不会承认她是路痴了,找不着路了才先找最高的地方.....

  君皈在在一片荒芜的冷宫里。这里有整个皇城最大的梧桐树,对君皈来说这就是路标,以前嗜酒,来皇宫“拿”酒的时候发现的这里。梧桐树高大茂密,待在上面喝酒别有一番风趣,便每次来“拿酒”都会来这里坐会。

  梧桐树贴近地面的地方有一根红绸,被雨水已经冲洗的有些发白了,君皈拧着“拿来的酒”看着眼前的红绸,想起了几年前遇见的那个小男孩。躲在这个冷宫烤鱼的那个孩子,

  十二三岁的样子,应该是从御花园的池子里“拿”的鱼,自己根本不会做,鱼鳞都不剥的就架在火上烤,更别提开膛破肚了,可怜的鱼儿还是一尾纯种锦鲤呢,小孩子烤的黑乎乎的,熟没熟都不知道的就往嘴里塞,可能是饿的狠了,塞的有点急被鱼鳞卡住了嗓子。

  君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下去拍了他后背一掌,救了这小子一命,免了他被自己烤的完整的鱼噎死的痛,顺便又去御膳房拿了点下酒菜来给他吃,看着那个像狼一样的眼神的小皇子。顺便告知了一下,烤鱼要去鳞片,去内脏。

  君皈想起往事低笑出声“呵”然后纵身掠过红绸,站在梧桐树干上屈腿一躺,便开始喝酒。

  砸吧了两下,嗯,不错,还是以前的味道,这是一个皇宫御用的酿酒师酿的酒,姓徐的老头子,年过半百的老顽童,一手酿酒功夫出神入化,最是喜好琢磨新的酿酒法子,以前是干嘛的不知道,自荐来皇宫的目的也就是看在皇宫财力雄厚,稀奇古怪的东西多。

  方便他尝试他的各种新奇的酿酒,老头子最珍贵的女儿红接连被偷了后,大发脾气,然后把自己所有好酒都藏了起来。他院子里的柴房啊,什么地窖里啊,什么什么树下啊,后院的菜地里啊,房梁上啊,藏的是五花八门,可惜总是能被君皈找到。

  老头子懊恼不已,觉得这个小偷甚是厉害,总能找到自己珍藏的酒,懊恼过后还有几分惺惺相惜,嗯,有眼光的小偷,但是不行啊,就算是认同他酿的酒也不能这样一直偷啊,那是他的珍藏啊,是他的心头血,不行。得想个办法。

  经过连日的不眠不休,终于琢磨出了一种酒,酒香浓郁,香飘八百里。老头子甚是欣喜,取名醉仙。然后就等着这个兮兮相惜的小偷上门了。

  君皈很是不负所望的来拿酒了。闻着味道找到了一小个青花瓶里的醉仙,君皈砸吧了一下嘴,看着这巴掌大小的瓶子,这老头子也忒抠门了,现在酿酒越来越少了,这么一点哪够喝的啊,然后就打开了瓶子先是抿了抿,嗯,少是少了一点,但是味道真的是......极品啊。

  君皈拿着小青花瓶闻着满屋子的酒香,左右晃了晃脑袋,唔,肯定还有,这种好酒,不可能就巴掌那么点。不可能就酿了一口嘛。然后拿着那个小瓶子一饮而尽。

  君皈准备在找找的时候,头一晃就载在了地上。倒下的君皈脑子里就先是两个字“糟了”然后是四个字“糟老头子”

  君皈在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看着坐在圆凳上盯着自己愁眉不展的老头子,君皈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这糟老头子想干嘛。君皈一起身就又倒了下去,嗯?君皈暗自试了试内力,还在啊,没被下毒啊,身上也没少什么物件。

  君皈起身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老头子,老头子面色一改,脸一板,“哼...我劝你还是别乱动的好,喝了我的醉仙,第二日就醒了,也算是你内力深厚了。

  然后叽里咕噜的碎碎念“老头子一世英名全被你祸害了,想想我都六十高龄了,床上还没躺过女的呢”“老头子的清白啊,哎,完了,全完了,”

  君皈眉头一皱,我是醉倒在柴房的,怎么跑床上来了“是你把我抬到你床上来的吧?”

  “哼,那是老头子心善,我还以为是哪个毛头贼子,一直偷老头子的珍藏。没想到是个黄毛小丫头。哎...”老头子甚是难过。

  还以为是个厉害的盛世盗爷,每每都能找到自己藏的甚好的珍藏,是自己的伯乐,和自己也算是惺惺相惜,没想到是个黄毛丫头。老头子很是心累。

  君皈身上还是软绵绵的,斜了一眼老头子,眼尾微挑,“你自己把我抬床上来的,你还怪我躺了你的床,你莫不是酿酒酿傻了脑子?”

  老头子看着如此无赖的小丫头,眉头皱的更深了,定定的看着君皈,一身红衣,腰上束了一根黑色金线刺绣的腰带,腰带上是一只金线秀的饕鬄,张开的大口里面是黑色的绸带看起来甚是凶猛。全身上下除了一根倌发的玉簪,再没半分首饰,连耳洞都是没有的。

  脸上还带着三分醉酒后的红晕,看起来煞是迷人,眼睛细细长长的,华贵无比。眼神高傲,清冷,明明是躺在床上仰视的角度,偏偏眼神让你觉得她是在俯视你,鼻子秀气精致,嘴唇微微扬起,牙白唇红,像两片正在开放的花瓣。

  老头子敢用他的六十年来打赌,这个女子不一样,很奇特。不是一般的女子。“哎,你这个丫头,偷了老头子那么多珍藏,昨夜又是醉倒在柴房,老头子拿着这六十年的光阴告诉你,老头子那是心善。”

  然后嘴巴一扁嘀嘀咕咕的继续说“心善是心善,但是不妨碍老头子现在嫌弃你啊,祸害了我那么多珍藏,现在又祸害了老头子的床,老头子这个院子那片地没有被你掘地三尺了?”

  ”小小年纪,祸害了我那么多好酒,要不是看到柴房醉倒的你,我都不信你就是那个偷了老头子三亩青田的人,”

  然后又指了指君皈大声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偷老头子那么多好酒,你就不怕..不怕....就不怕遭报...”看了一眼君皈的眼睛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就不怕被抓嘛...”

  “不怕啊,抓到了又如何,哈哈哈”君皈大笑,一直暗自转动内力,慢慢的感受身体控制权又回来了,刚才那种只有脑子能转的感觉是有几分陌生的。

  老头子看着君皈,眉头就没松开过,老头子觉得自己有些怕君皈,说不上为什么,自己阅历六十载,从来没见过这般女子,然后又碎碎念的晃悠着走出去“小丫头片子,小丫头......”

  君皈看着老头子走了出去,慢慢的活动自己的身体驱动内力加速自转,君皈眼睛一眯,看着被关好的门,厉害啊,自己的功法是前世记忆带来的,无时无刻不自转的,根本不需要自己驱动。血液流动就能修炼。

  昨夜醉倒自己的那瓶醉仙,可是实实在在的醉倒了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自己功法是可以自己修炼的,若不是自己内力深厚,真不见得第二天就能醒来,若不是这个老头子对自己没恶意,还真的是....高手在皇宫啊....

  老头子抬着一晚黑乎乎的东西进来,看见君皈睁着的眼睛,漆黑如墨,老头子手一抖,“哼,喝了赶紧滚,以后别来了,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老头子的酒是皇供少了数可是要被查的....”

  君皈看着送到眼前黑乎乎的汤药,闻了闻,嗯,解酒汤,还加了决明子和橘皮。君皈接过碗一饮而尽,“嗯,味道不错,你这手艺酿不了酒,熬个解酒药也能养活自己的”

  老头子那没松开的眉头又深了三分,接过碗就慢慢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出去,“哼,小丫头片子...无知....”

  老头子在开门抬着饭菜进来的时候,君皈已经不在了。碎碎念“果然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啊,小丫头片子,走了都不说一声,哼,坏丫头...坏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