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相思易得

相思易得

醉典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20-03-08上架
  • 1877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思易得 醉典 3783 2020-03-08 20:20:00

  又是一年毕业季。

  体育课上的男孩子们就像是出了笼的野马,在球场上肆意挥洒着汗水,女生们则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沿着跑道遛弯,或者蹲在树荫下叽叽喳喳的说着小秘密。

  不远处的舞台上,穿着整齐校服的孩子们则显得心事重重了不少。

  他们以班为单位,按照各自班主任的指挥站上阶梯,再在摄影师的“一、二、三”声中大喊着“茄子”。

  牙的确是露出来了,可这眼底真真儿泛着笑意的却着实没有几个。

  不知是伤离别,还是愁未来。

  毕竟,距离高考只有不到一个月了。

  不知跑到哪里去呆了一节课的体育老师痞痞的骑着自行车穿过,找了个人少的角落,看看表,然后吹响了哨子。

  正坐在树下发呆的季思颖一惊,忙起身拍了拍衣服,拔腿向集合地跑去。

  等她气喘吁吁的站到队伍里时,人已经齐了,体育老师正背着手皱着眉吆喝:“快点快点,动作快点!站个队磨磨唧唧,没点年轻人的样子!快点站好,立正!报数!”

  此起彼伏的报数声伴着“茄子”响起,像是一首战歌。

  回班级的路上,靳玉回头偷偷瞄了一眼骑车跟在队后面老远的体育老师,不留痕迹的快走几步,和前面的女生换了个位置,蹭到了季思颖身边。

  “诶,刚才看哪个帅哥呢?眼睛都直了。”

  季思颖白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一个个都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哪来的帅哥,我明明是在思考。”

  靳玉像是听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瞪大了双眼:“哎呦呦,合着咱们班还出来了个大哲学家,来来来,让我也受个教,你思考啥呢?”

  “梦想。”

  靳玉憋笑:“醒醒孩子!别梦想了,听班长说今天下午换座位,你知道吗?”

  “换座位?”季思颖想起来了什么,不祥的预感飘过心头,“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午自习?”

  “NO,NO,NO。”

  走在前排一个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的短发女孩子回过头,对着二人摇了摇食指:“是下午第三节自习课换。”

  “What?!”二人顿时震惊。

  季思颖哀嚎道:“不是吧,一周只有这么一节自由自习啊!我还想偷看两本小说来着......”

  靳玉同哭丧着脸点头:“我还想画小漫画来着......”

  丝毫不觉得这是什么噩耗的陈晨蛮不在乎挠挠头:“我倒是宁愿牺牲自由自习,这总比大中午的牺牲睡觉时间瞎折腾强吧。”

  三个人正聊得火热,体育老师不知什么时候骑车追了上来,狠狠的吹了声哨子:“你们三个!怎么站队呢?这么大个人了,不会走路啊!再让我发现有聊天的,全班带回操场跑十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上下节课!”

  三人吓得一哆嗦,吐了吐舌头,默默走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有些散乱的队伍也顿时恢复了“豆腐块”状态,所有人一言不发的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

  文华高中,C国最顶尖的全封闭军事化管理中学,对于外面的人来说,这里神秘而遥远,人们不知道它管理到底有多严格,师资有多雄厚,校园有多广阔,甚至连学生的家长,只是笼统的知道这里管的很严,升学率高的吓人,只要把孩子送进这里,那么不要提一只脚,就连另一只脚也伸了一半进大学了。

  是了,只要看到文华高中官网上那一串长的吓人的荣誉和统计的每年近乎“一窝端”的一流大学升学率,谁还管你里面是世外桃源还是人间地狱。

  午自习是难得的,一天里面可以放松的时间。午饭后难免犯困,学生们可以选择在做完作业后抓紧时间趴在桌子上睡一会。

  窗外偶尔会有巡视的老师路过。

  靳玉抬头谨慎的观察了下窗外的情况,待老师走过后才匆匆的向季思颖桌子上扔了一个纸条。

  季思颖刚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抬起眼,斜前方的女生冲她甜甜一笑。

  这个皮肤白皙,眼睛大的有些可怕的女生就是传说中的新任级花栗安霓无误了。作为父亲大老板、母亲公务员配置的标准白富美,这位大小姐不但不骄矜,反而接地气的有些可怕,说话软软绵绵的,笑起来却很爽朗,不要说架子了,连级花包袱都没有,着实是一个男女通杀,人见人爱的主儿。

  白怎么了,能当饭吃吗?都白出斑来了。

  季思颖有些恶毒的腹谤着。

  显然她和栗安霓的关系......有些微妙。

  说起来季思颖原本还和栗安霓一个宿舍过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学校把季思颖分在了上铺,可是这个夭寿孩子天生恐高,躺在床上总感觉自己会一个翻身摔下去,血肉模糊。这么折腾了几夜,不要说她了,她下铺都顶了两个黑眼圈——微胖的季思颖遇上了老旧的木板床,那一翻身就不止是吱吱呀呀的声音问题了,整个床都在晃晃荡荡。

  找了班主任很多回,班主任才松口说,只要下铺的同学自愿换到上铺,那就可以调换床铺了。

  但在这个早晨五点就要起床,五点二十就要集合,还要叠豆腐块的地方,下床的几秒钟不说洗个头吧,抢到个好的洗漱位置总可以的,傻子才换呢。

  没错。

  栗安霓当了这个傻子。

  那个时候季思颖和栗安霓好的像连体婴儿似的,就连其他人说“人家栗安霓是因为你长得丑,更能衬托她的美才跟你一起玩的”,季思颖都懒得搭理,一笑也就过去了。

  直到两个月前,她带着栗安霓上了趟二楼,下来之后过了一两天,两个人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铃声响起,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们,教室开始变得喧哗,组长们喊着“交作业啦”在教室里窜来窜去,同学们则迷迷糊糊的准备着下午第一节课的课本。

  栗安霓走了过来,敲了敲季思颖的桌子:“怎么不给我回纸条,等了半天,我都没睡成觉。”

  季思颖呵呵干笑两声:“有什么好回的,不就是想上二楼吗,你自己去不就好了?”

  栗安霓脸上泛起了两朵可疑的红晕:“那多不好意思。”

  季思颖几乎挂不住脸上的笑:“二楼又不是龙潭虎穴,还能把你吃了?”

  “哎呀,你不知道,那些理科班的老师最看不起我们文科班的人了。我胆子小,不敢自己上去。”

  “文科五六班都在二楼,也没见他们的学生缺胳膊少腿。理科班的语文老师骂文科班的学生都是垃圾你不觉的本来就很好笑吗?好像她不是文科出身似的。”

  “好了啦,下次上楼记得叫上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哈。”像是察觉不到她的敌意,栗安霓说着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还回头向季思颖抛了个媚眼,“爱你呦,么么哒。”

  季思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后排的陈晨猫在成摞的书山后面瞄了两眼栗安霓,又瞅了两眼季思颖,戳了戳她,一脸八卦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

  季思颖头也不回:“没怎么啊。怎么了?”

  陈晨啧啧两声:“我发现了,上次她缠着你一起上了趟二楼,回来你们两个就不正常了。”

  季思颖沉着脸没搭腔。

  陈晨坏笑道:“哦~~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

  陈晨得意的笑着:“二楼可是长着一颗白嫩嫩的大白菜呢。我们的级花这是春心萌动了?”

  季思颖的脸又沉了一个色号:“你一天天的无不无聊。”

  陈晨挑了眉:“说中了?啧啧,级花配校草,金童玉女,绝了!”

  “你有病吧!”季思颖猛地回过身,摔给她一张卷子,“有时间八卦还不如多做几张卷子,小心变成八婆没人要!”

  陈晨撇撇嘴,心底暗想:夏牧果然是季思颖的死穴啊......作孽呦......

  门外,靳玉风风火火的抱着厚厚一沓卷子奔回座位,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杯水后,才气喘吁吁的扭过身,拉着季思颖和陈晨围成了一个小三角。

  “我刚看见座位表了!”

  陈晨眼睛顿时亮了:“真的?我坐哪?”

  “这次总体来说没怎么变,还是三四三的排列,就个别人变了。你和我一桌。”

  季思颖心里的不祥越发明显:“那我呢?”

  靳玉叹了口气:“节哀吧孩子。”

  “第一排?”季思颖心沉了下去。

  靳玉同情的点点头,顺手在她心头上又补了一刀,“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第一排。”

  “什么意思?”

  “这次总的来说是三四三的排列,可是第一排一共只有两个人,在四个人的正中间,专座!”

  季思颖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陈晨同情的拍了拍她:“节哀。”

  季思颖扶额长叹:“我早应该想到的。”

  她勾了勾手指,三个脑袋靠的更近了。

  “我妈上次来看我,给班主任塞了200块钱。”

  靳玉惊讶的竖起了大拇指:“超值啊有木有!”

  陈晨狂点头。

  “超个屁值啊,有这钱不如给我充卡里买点零食呢。”

  “No,No,No,你可少吃点吧,你自己不嫌自己胖,人家夏牧可嫌弃。”

  “......”

  上课铃响起,几人忙端正了坐姿。

  季思颖左右看看,悄悄的从课本里抽出了一块叠的方方正正的纸片。展开信纸,看到上面有些潦草的行楷,她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她和夏牧高一没分文理班时是同班。夏牧靠着他老爸的校董事会成员背景躲过了军训,比其他人来的晚一个月。可想而知,在众多被夏日骄阳烤的黝黑的炭头中突然冒出来一块白豆腐是一件多么扎眼的事情。

  那个时候季思颖坐在靠窗边。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班长风一样的跑进来,敲着桌子大喊:“我们班马上要来新同学了啊,长得特别帅,有谁想和新同学做同桌的,举手报名,十块钱报名费啊!先到先得!”

  深知班长不靠谱的季思颖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支着脑袋看向窗外发呆。

  就这么一瞥,那个身着淡蓝色衬衫的身影便这样闯了进来。

  夏牧背对着他们,趴在走廊的墙上,支着头看向外面发呆。

  只是一个背影,却让季思颖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她一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只是这一刻,大概是感觉到这个背影散发着和自己一样的......某种情感。

  他在看什么呢?季思颖不自觉的伸头试图看向外面的天空,却只看见了昏黄的走廊灯。

  班长安顿好新生的座位后,跑出去在夏牧耳边说了两句什么,夏牧侧过脸,笑着点点头,答了两句,又顺着班长的手回头看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

  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季思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心梗了吧,脸上火烧火燎,不用看也知道红成了猴屁股。

  后来,季思颖问过夏牧,那天晚上他到底在想什么。夏牧皱着眉想了想,修长的手指提笔落了几个字:月亮可真圆啊。

  边写边笑出了声,然后向季思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太丢人了,别告诉别人。”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烟熏范儿,让人着迷。

  季思颖偷笑。

  那个时候两个人传纸条,只有一个过道的距离。

  她叹了口气,翻了翻本子,选了一张最喜欢的信纸,开始写回信。

醉典

文中地点、事件、人物均为虚构,切勿上升现实,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