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鸾凤念

阴谋

鸾凤念 板栗爱松鼠 1296 2020-03-07 07:36:46

     “夫人的院子你们怎么可以乱闯!”碧柔望着眼前这群人,十分愤怒,“夫人需要静养,你们还不快滚出去。”

  “老太太要见孙女,”为头的丘管家冷笑了一声,他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进去找人。

  “你们还有没有规矩了,”碧柔刚想伸出手去阻拦,便被丘管家按住了,碧柔挣扎着,“放开我,丘管家,若是吓着了小姐,你们担得起这个责吗?”碧柔正说着,便看见一个人抱着孩子从房中走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丫鬟。当碧柔看见来人的脸时,不由得愣了下,“奶娘你这是干什么?”奶娘听见了碧柔的话,并没有任何停顿,依旧抱着孩子往院外走。

  许是院子里的动静闹得太大,将内房的人吵醒了,白兮落扶着床边,慢慢的坐了起来,“碧柔,院子里怎的如此吵闹?”丘管家被白兮落的声音吓的愣了下神,抓着碧柔的手不由的松开了,碧柔见机将丘管家往后推了开来,便向着奶娘扑了过去,碧柔还未近那奶娘的身,便被那护在奶娘身旁的人一脚踹开了,碧柔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们快将大小姐带到老太太那里去。”丘管家朝着奶娘说到。

  白兮落见碧柔一直没应她的话,便穿好鞋,白兮落将隔着内室和大厅的帘子掀开,“碧柔,”白兮落用手扶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门口处,她将门轻轻的拉开,只见院子里一片狼藉,周围侧房的门都打开着,“怎么这么乱?”白兮落踏出房门,便见碧柔一瘸一拐的走进院子。

  “碧柔,你这是怎么了?”白兮落突然心头一紧,仿佛有什么很重要东西要离开自己了。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若吹了风伤了身体,落下了病可怎么好。”碧柔见自家夫人站在院子中央,急忙迎了上去,扶着白兮落走到房内的椅子上坐下,“碧柔,我没事,你的脚怎么了?”碧柔一听到白兮落温柔的声音,不由的低下头,“夫人,碧柔无能,小姐,小姐她被老太太的人带走了!”

  碧柔扑的一声,跪了下来,脸上满是泪水,“夫人,是奴婢的错,奴婢……”

  “傻丫头,哭什么呀,”白兮落蹲在碧柔的面前,用手帕轻轻的为女孩擦试着泪水,“不过是老太太要见见孙女罢了,你又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去带她回家。”

  “是,夫人,我们一起将小姐带回来!”碧柔朝着白兮落笑了笑,想将苏兮落扶起来时,突然见到地上有血,“夫人,你的手!”碧柔惊叫着,伸出了手轻轻的抓着白兮落的左手臂,“我先去叫大夫来为夫人包扎。”

  白兮落将自己的手臂从碧柔手中抽了出来,她摇了摇脑袋,站起了身,“无碍,我们先去接孩子回家,她一个人在那,她会害怕的。”白兮落似是在与碧柔说话,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碧柔还想说些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只是加快了步伐跟在了白兮落的身边。

  老太太的院子与云兮院相隔甚远,但白兮落走得极快,倒也很快就走到了老太太的院子。

  院子门口有两个人守着,那俩人见是白兮落过来了,也没有进去通报,皆朝着白兮落规规矩矩的行礼,“奴才见过大夫人,老太太已等候大夫人多时了。”

  白兮落点了点头,便继续向院子里走去,碧柔正准备跟着白兮落一起进去,末曾想,被人拦了下来,“老太太有令,只见大夫人一人。”

  “碧柔,你留在这里等我。”白兮落回过头朝着碧柔温柔的笑道,“放心,我没事的。”

  “夫人,”碧柔望着白兮落的背影,“夫人,莫要委屈了自己,大不了我们就回家!”

  白兮落听闻此话后,背影似是愣了一下,之后又向着内院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