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江淮何处

第二十章 她是光

江淮何处 W浪迹 2482 2020-03-21 19:08:37

  江淮让店员们躲好,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伤害到别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但是别人欠她的她要一分也不差地讨回来。别人待她十分好,她就还十二分,别人若是对她十分不好,她便悉数奉还。

  她可以心慈也可以手软,但前提是,那个人不要触碰到她的底线。

  那两个人看到江淮和秦念棋进到了这家店,也尾随着进来了。推开门的那一刻,他们看到了偌大的店里,只有站在不远处的江淮一个人,正歪着头,手里把玩着随身携带的一把精致的小刀,看向他们,嘴角勾了起来。

  两人有点懵,转头对视了一下,个子矮的那一个人对个子高的那个人悄悄地说:“强哥,那个人只让我们教训一顿就行了,还真的闹出人命吗?”

  个子高的看了江淮一眼,又转过头来:“看样子估计不好对付,我们打几拳头,让他知道教训就收手。”

  江淮只看到他们愣在门口,交头接耳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于是无奈地笑了一声,从靠着的柜台直起身来,缓缓地靠近他们俩。

  距离他们还有两三米的样子,就开口道:“跟踪好玩吗?”

  个子高的那个强哥,语气恶狠狠地说:“少废话,让你尝尝拳头的滋味。”话音刚落就动起了手。

  江淮也收起了刀子,迎了上去。虽说,江淮学过很长时间的跆拳道,但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和两个打一个,让江淮逐渐处于下风。

  “噗。”江淮腹部受了一拳,往后退了几步,坐到了地上,感觉到了一阵闷疼。还未等她缓过来,那两人又冲了过来,江淮以为自己又要挨拳头的时候,保安推门进来了,大喝了一声:“干嘛呢?”

  两人似乎没有料到江淮会叫保安,高个子的强哥往身后看了一眼保安,又转过头来,看向江淮说:“今天算你好运。”

  矮个子的那个人有些紧张地问他:“强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呗。”

  两人跑向门口,撞开了来的几个保安,跑了出去。其中几名保安也追了上去,江淮看着离开的他们,缓缓地起身。另外几名保安则走过来询问江淮发生了什么事,是否需要报警。

  江淮笑着看向他们,连忙道:“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跟踪我们,如果能移交警察更好,谢谢了。”

  江淮说完,躲在仓库柜台下面的几位店员也都出来了,他们看到店里的一片狼藉,似乎有些忧心,在讨论着怎么和老板说。

  江淮则转头说:“抱歉,给你们添了一些麻烦,这些东西我会照价赔偿的。”说着,便掏出了银行卡。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江淮往更衣室走过去,边走边小声地呢喃着:“差点把你给忘了。”然后,把模特挪开,把门打开,看到了里面抱膝坐在地上的秦念棋。

  更衣室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一室漆黑,秦念棋抱膝坐在地上,外面的光随着门的打开洒在了秦念棋身上。他抬头,看到了逆着光看着自己的江淮,外面的灯光,撒在她的背后,却模糊了她的神情。

  很久以后,秦念棋依旧会想起那一幕,江淮逆着光朝着他伸出来双手,把他从黑暗里拉了出来,让他与光相遇,从此一生向阳。

  江淮把他从更衣室里拉出来,秦念棋打量着江淮上上下下确定没有明显的外伤之后,才放下心来,转身猛地扑进了江淮的怀里,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冷香气,让他一直紧张不安的心安定下来,小声地在她耳边轻声说:“谢谢哥哥。”

  他说完,就红着脸松开了江淮。

  江淮在一旁处理着刚刚的事情的后续工作,秦念棋坐在店里的小沙发上看着江淮的侧影和侧脸,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等江淮处理好事情的时候,秦念棋就朝她走了过去,“哥哥,处理好了吗?”

  江淮一边把银行卡收好,拿出手机,一边回答秦念棋:“再等一下,马上就好。”

  江淮向江宅打了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起。

  “喂,管家?”

  江宅的电话规定一般只能管家来接,如果管家有事情不在的话,吴妈和韩叔也是可以接的,但是其他的人是不能接的,因为有时候可能是很重要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江淮不放心。

  管家在电话那头恭恭敬敬地说:“喂,少爷,饭菜需要现在准备吗?”

  江淮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秦念棋,思索了一下,开口道:“不用准备了,我们今天在外面吃,还有我打电话是想和你说一下,以后如果有人来拜访的话,不要让他们进。让他们在大门等着就好。”

  江淮刚刚把那两个交给警察处理,苏家那边肯定是已经知道消息了,肯定知道教训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只能恶人先告状,所以可能会来找自己讨个说法,那便让他们在门口等着吧。

  挂了电话,江淮揽过秦念棋往门口走去,抬胳膊的时候,有点疼,可能是拉伤了,但江淮还是若无其事的,将手架在了他的肩头。但是,那一瞬间的停顿和不自然,却被秦念棋捕捉到了,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却记在了心里。

  江淮笑着看向自己身边,那个表情有些木讷的人:“走,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说完就带他去了一家餐厅,要了一个小包间,两人安安静静的吃了饭。坐在江淮对面的秦念棋,像一个乖巧的洋娃娃,眉眼精致,举止得当,但是眼睛里没有光,毫无生气。

  江淮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秦念棋,目光温柔且坚定地说:“小棋,你要记住,你是江家的二少爷,只要你不做伤天害理违法犯罪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摆平,你要有底气,只要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江淮愣了愣又说:“就算我不在了,你还有整个江家在。”

  秦念棋听到江淮的话,停住了手里的动作,呆呆地看向江淮:“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江淮看向他的双眼,认真温柔的说:“没有什么原因,如果非要有的话,那大概是因为你是小棋啊,你是我的弟弟啊。”

  秦念棋听到江淮的话,低下了头,眼眶却泛起了酸涩的感觉,酸涩的感觉从眼眶蔓延到了鼻尖,他眨了一下眼睛,泪水却因为动作掉落下来,落在桌子上。

  那一滴泪,在灯光下,熠熠反光。

  仅仅是一滴泪,却诉说了他出生以来受到的所有苦难,他的内心好像还在得寸进尺,为什么你不早点出现呢?

  那一刻,他明白了,就像在更衣室那样,她把自己从黑暗拉进阳光下。

  但是,秦念棋知道自己在黑暗里的时间太长了,她真的能成功吗?把自己从黑暗带到阳光里。

  两人出了餐厅,秦念棋似乎看到了不远处的什么东西,让江淮在原地等他一下。再回来时,秦念棋手里多了一些缓解拉伤的药。

  江淮立马就明白了,他的细心。但是某人还偏偏嘴硬地说:“我只是觉得你可能能用到。”

  江淮笑着把手轻轻放到他头上,轻轻地揉了揉,开口说:“好,谢谢小棋了。”然后,秦念棋红着脸,把头微微扭过去,有些不自然的说:“没……没关系。”

  “那我们回家吧?”

  “好。”

  

W浪迹

今天受了点刺激,比平时多了一千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