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公主求别追

第十三章 伉俪情深

公主求别追 烧烤炸鸡火锅 2071 2020-05-24 23:45:16

  次日一早,红袖就把乐令仪从暖和的塌上给拉了出来,蓝家的国公夫人是一品诰命,又是功臣的遗孀,自然是要好好梳妆打扮,以彰显天家身份。

  乐令仪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被推到了梳妆镜面前,无意识地被换了一身端庄昂贵的黛蓝色留仙裙,又被碧拂拿了一只又一只的发簪在她头上比划,跟红袖小声的问道。

  “姐姐,你觉得是这只碧玺的簪子合适殿下今天的妆容,还是这个红玉的步摇合适?”

  红袖笑着从收拾盒里面拿出一根白玉的合欢花簪子轻轻地插到了乐令仪的飞云髻上。

  “殿下的服饰本就隆重,若是发簪也过于华丽,倒是显得过于繁琐,不如只一只白玉簪固定,既贵重又不失礼数。对了,殿下,您也许久没去萧府探望萧老将军了,萧大将军去了北方,淑妃娘娘又进了宫,萧老将军一个人在府上难免寂寞,咱们从蓝府回来后再去看看萧老将军吧。”

  乐令仪摸了摸已经被装饰好的发髻,思索了一会,虽说她平生最不喜的就是应酬,但是萧老将军毕竟是她未来的公公,又是朝乐国的功臣,表面功夫总是要做的。虽说如此,但萧老将军的性子的确让乐令仪很是不喜,萧老将军戎马一生,在军营作战的时候很是威风凛凛,气宇轩昂,行事为人也很是洒脱。但不知为何,自从告老还乡,辞去官职之后就变得唯唯诺诺,很是势利,每每见到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总是阿谀逢迎,太过于热络。在乐令仪的记忆里,这位从前很是热血的老将军原本不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那便顺道也去看看萧老将军吧,把本宫私库里面的夜明珠和书房紫檀木书架上面的黑玉镇纸带上便也就是了。本宫记得北海上贡过一斛东珠,那东西很是罕见稀有,想来萧老将军也是看得上的,也带着吧。”

  听到东珠,连红袖都有些愣住了,东珠罕见,整个北海一年所得也不过十斛,在民间更是有价无市,达官贵人偶尔得了一颗都已经很是珍视,像自己家主子一送就是一斛,也的确是大手笔了。

  蓝国公府。

  蓝家不愧是传承百年的传统世家,不过一间在行云城的老宅就已经是玉砌雕阑,蕴藉风流。虽不如皇宫华丽,但也算是另有一番风味。

  蓝书白知道端云大长公主今日要来造访,早早地就站在门外等候了,一看见皇室的马车驶来,连忙快步走上前去迎接。

  因为今日不是蓝书白当值,他只穿了一身湖蓝色的长衫,因未到弱冠之年,故而只用一根同色的蓝色绸带简单的束了发。

  “见过公主殿下,殿下怎得来的这样早,下官想着,还得等一个时辰左右殿下才能到呢,刚才下官身边的小厮禀告,下官还以为是开玩笑呢。”

  蓝书白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小小的酒窝,还会露出两颗很是可爱的小虎牙,很是讨人喜欢。加上他原本就比乐令仪小了一岁多的年纪,乐令仪见到他很是喜欢,觉得如同见到自己一样乖巧的侄儿一般。

  “小公爷不必这般客气,这是在宫外,再说,现在也没有旁人看着,你我二人不必这般拘束,我平日里也不爱这些繁文缛节,想来小公爷也是如此。”

  蓝书白松了一口气,一边领着乐令仪往里面走,一边笑着说道:

  “昨儿见到殿下,我就觉得殿下的性子与我甚是相同,今儿一看,果然如此,既然这样,书白也不拘着了。也不知道殿下平日里爱吃些什么,就让小厨房多做了些,想来总有几样殿下是爱吃的。”

  蓝府的府中建筑很是特别,处处都是楼阁亭台,飞阁流丹,脚下之地多被挖空做了人工湖,又在湖上用汉白玉和木板铺设了小桥。边缘处还有许多假山瀑布,很是别致,与行云城的建筑很是不同。

  似乎看出了乐令仪的疑虑,蓝书白看了一眼自家别致的庭院解释道:

  “我母亲是江南女子,自从嫁给我父亲以后就极少回到外祖家,父亲见母亲思乡情切,就把家中的庭院都按南方外祖家小桥流水的风格修葺。”

  虽说从小乐令仪就听说过蓝国公爷与夫人伉俪情深,但如今真一见,才知传言不虚。

  “蓝夫人好福气,老公爷对老夫人真的是一往情深,令人艳羡。”

  看着眼前父亲生前亲自布置下来的景色,蓝书白很是感慨,虽说父亲生前对他很是严厉,但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父亲,蓝书白感受得到父亲对他的期望与宠爱,自然也不会因为父亲的严厉而心中怨恨于他。

  “其实,我也很羡慕父亲,我母亲十六岁嫁给我父亲,陪他上过战场,为他做过羹汤,给他生儿育女。在战场上,母亲为父亲挡过箭,杀过人。可是我母亲,曾经也是一个如殿下般集万千宠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啊。”

  二人正在感慨上一辈的美好爱情的时候,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传过来了。

  “蓝珠珠!你在干什么!老娘饿了,你怎么还不给你娘做桂花糕,你要饿死你亲娘吗?”

  蓝书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说道:

  “好的娘亲,您稍等,马上就好!”

  乐令仪回头一看,只见一样貌清秀可亲的妇人正站在旁边不远处的楼阁之上,叉着腰对着蓝小公爷大喊。

  被乐令仪发现后,那妇人眼前一亮拎着衣裙大步地跑了过来,蓝书白不停地对着那妇人使眼色,但是那妇人却是视若罔闻,丝毫不理会蓝书白的示意。

  小公爷只好对着乐令仪无害地笑了笑,又挠了挠头。

  “我娘亲性子很是跳脱,呆会若是有冒犯殿下之处,还请殿下见谅,昨日我同她说今日殿下要来做客,娘亲很是高兴,一晚上都没睡好,一大早就起来了……”

  还没等蓝书白说完,蓝夫人就已经跑到了乐令仪的面前。

  公主刚准备跟蓝夫人问好,就立马被蓝夫人扶住了胳膊,不知为何,乐令仪总觉得蓝夫人看她的眼神十分热切,却很是亲切,不让人讨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