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公主求别追

第二十二章 危机

公主求别追 烧烤炸鸡火锅 2319 2020-06-03 23:53:09

  乐明琅的话在乐令仪的耳朵中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的寂静,迷香发挥作用了。

  乐令仪这边还在沉睡,蓝书白那边陷入了一片的混乱。红袖和碧拂也中了迷香的招,蓝书白长公主久久没有下楼,敲了许久的门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连忙破门而入。映入他眼前的只有两个正在沉睡的婢女,应当在床榻上安睡的乐令仪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闻到房间里面残留的迷香,蓝书白很快就明白是有人昨夜掳走了乐令仪,把碧拂和红袖用冷水泼醒后连忙叫来了沈初元一同商议。

  两人面面相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若是赈灾粮丢失,也只不过是一个丢官罢职的罪名罢了,可倘若要是牵连了长公主的安危,那恐怕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了。

  “小公爷,现在可如何是好啊?咱们还没有到河中,就先把长公主给丢了。这要是让太皇太后和皇上知道了,恐怕我们俩这小命是难保了。”

  蓝书白在房间里面来回的走动,留意着房间里面的陈设,最后眼神落在了长公主从宫中带出来的九龙盘锦香炉之上。

  “这香料昨晚上是谁点起的?你们二人作为公主的贴身婢女难道分不出来这是迷香吗?”

  碧拂看着还没有燃烧殆尽的香料,突然间如梦初醒。

  “沈大人!快去把林冀抓起来,这东西是昨儿晚上他给奴婢的。这几天公主一直都睡不好,昨儿奴婢只不过跟他随口提了几句。他就给了奴婢一个香包,说是这香料能够安神,奴婢担心公主睡的不好,就自作主张把公主从前常用的香换成了这安神香。林冀,一定是他,他一定知道公主的下落,快去把他抓起来。”

  碧拂刚说出林冀这个名字,空青就连忙夺门而出,还没有等碧拂说完,空青就一脸懊恼的空手而归。

  “公子林冀的厢房是空的,他人早就不见了,属下只在他的桌子上找到了这封信。”

  说完,空青就信呈给了蓝书白,信上写了“蓝书白亲启”。字迹十分狂放不羁,让红袖意外的是,这字迹竟然与端云大长公主有八分的相似。

  蓝书白接了过来,把信封上下翻看了一会儿,确认没有陷阱之后才打开。

  “令仪安好,请君吾念,时机成熟之时自会相见,请小公爷按原计划前行。

  ——文寒留”

  蓝书白看完之后把信封递给了沈初元和红袖,乐令仪的失踪原本就让人摸不着头脑,看了这封信之后,蓝书白更加的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一想到长公主这个明媚美艳的姑娘如今生死未卜,下路不知,蓝书白就觉得异常的烦躁。

  看到“文寒”这两个字,红袖惊出了一身冷汗,如当头棒喝,突然间把从前的事情与今天公主的失踪都给串联起来了。

  碧拂知道自己酿成了大祸,原本胆子就不大的她连忙跪在地上痛哭求饶。

  “奴婢真的不知道这是迷香啊,小公爷,沈大人,求求你们快点把长公主找回来吧,她从小身体就不好,长大后好不容易调养好了一些,这又因为奴婢的原因突遭横祸,万一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奴婢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不够受罪呀!”

  碧拂哭哭啼啼的声音惹恼了本就焦躁不安的蓝书白,如果不是她的原因,乐令仪现在应该已经安稳的去河中的路上和自己谈笑风生了。

  蓝书白冷漠地看了一眼碧拂,眼底深不见底的寒意让本就愧疚害怕的碧拂更加的手足无措,不知所言。

  利刃出鞘,昨日还如花般的碧拂就这样死在了空青的剑下。

  红袖被蓝书白的杀罚果决给吓了一跳,虽说碧拂这次实在是死不足惜,但是毕竟有多年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乐令仪不一定真的会要了她的命。看着活泼开朗,像妹妹一样的好友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年前,红袖此刻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无奈。

  “沈大人,小公爷,‘文寒’是曾经的秦王世子——乐明琅的字。秦王世子与我们长公主情谊深厚,他的学问也是我们长公主亲自传授的。您看,就连他的字迹与我们长公主也是十分的相似。若是此事当真是秦王世子所为,想来她倒是不会危及长公主的性命,大约只是想用长公主来威胁太皇太后和皇上罢了。”

  乐明琅的名字,蓝书白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秦王,这两个字蓝书白可是再熟悉不过了,秦王谋反,天下皆知。既然是秦王的儿子,想来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虽然红袖说他不会伤及乐令仪的性命,但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别的偏激的事情来。

  “长公主失踪的事情千万不可对外说出去,万一动摇了军心,那我们此行就真的算是一无所获了。长公主的事情自然会有我和沈大人暗自搜查,红袖,你与长公主身量相似,这几日你便穿着长公主的衣服带着面纱坐在马车上,知道长公主回来,在此之前你便一直抱病就好。”

  对于沈初元来说,乐明琅这个名字也实在说不上是熟悉,不过因为他从小就是三皇子,也就是当今皇上的陪读,对于这些皇室秘辛,他还是了解一二的。不得不说,秦王实在是深谋远虑,即便自己已经身败,也不忘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小公爷,倘若我记得没错的话,秦王世子的封地应该就在河中。因为他出生之时就命中带煞,从小被养在道观之中。高祖皇帝觉得很是让他受苦,就单独把河中作为他的封地,等他成年之后便让他前往封地任职。河中是秦王世子是势力所在地,他一定会把长公主带到那。咱们就按原计划前行,走一步看一布,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快马加鞭早日到河中才好。”

  乐令仪已经失踪一个晚上了,这时间实在是太长了,长到蓝书白也没有办法确定他们到底现在已经到了那儿,如今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空青,你去拿我的令牌,我们现在大概是在俞州的境内,你去找散步俞州蓝家的暗卫,再给俞州宋家递一张帖子,让鬼卿亲自去拜访,我务必要在天黑之前知道公主的下落。再以我的名义,给河中房家写一封信,告诉房家家主,乐明琅现在不过是个乱臣贼子,倘若他想助纣为虐,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嘱托完空青事宜以后,乐明琅像看苍蝇一样看着已经香消玉损的碧拂。

  “顺带着把这个东西给处理掉,拖出去喂狗,像这种背主忘恩的废物,怎么敢在长公主面前伺候。”

  平日里蓝书白给沈初元的印象都是腼腆安静,突然间看到他狠辣果决的一面,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蓝家势力广布天下,这一点世人皆知,但是沈初元实在是没想到,蓝家竟然与河中房家还有交情。

  

烧烤炸鸡火锅

姐妹们,我最近一直在改论文和补形势与政策作业,更新的稍微少了一丢丢,等我期末考试完了一定爆更啊!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