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公主求别追

第二十八章

公主求别追 烧烤炸鸡火锅 3053 2020-06-12 20:47:34

  郑南茵顿了顿,想到这乐明琅在河中的势力,估计拿回粮草这件事的确有些麻烦,又补充说。

  “听说公主是从房家老宅被救出来的,民女与房家大小姐交好多年,且房家这些年并不知道民女是知府的女儿,这些年民女与房家大小姐交好都是以民女母家,行云城罗家女儿的身份。民女多年前就察觉出房家的狼子野心,这些年与房家交往的时候也察觉出了一些,所以当时留了个心眼,只说是自己体弱多病,这才不得已来偏远之处养病,房家并未有所怀疑。民女心想,不如民女去一趟房家,去探听虚实,再派几个乐明琅没有见过的功夫好的暗卫更随,弄清楚这些粮草和银子到底放在哪。”

  郑南茵说完之后,乐令仪第一个反对,别的不说,乐明琅心狠手辣,手段可怕,郑南茵即便再顽皮一些,也不过是个姑娘家,绝对不是乐明琅的对手。

  “不行,怎么能让茵姐姐以身犯险,茵姐姐又没有武功,若是碰见了那贱人,那贱人是知道茵姐姐的,虽说没有见过,但他是个有手段的,兴许私下里查过姐姐。姐姐若是被他见着了,他要对姐姐下手,到时候,就算本宫想尽一切办法,也是无济于事的。”

  郑清理自然也是这样想的,他就这样这个女儿,自幼疼惜照拂非常,她母亲去世的少。自己作为父亲,即便再怎么疼爱,到底还是少了些什么,他自然是不愿意自己唯一的女儿去以身犯险的。

  “公主说的是,你一届女流,又没有武功,若是去了出了什么事情,我没法子跟你母亲交代。”

  郑南茵倒是不以为意,她倒是不觉得房家是龙潭虎穴,即便是龙潭虎穴,她也愿意去一趟。

  “公主和父亲如果不放心,可以多派些暗卫暗中跟着,但明面上却不可带太多的人,房家大小姐一直都住在房家较为偏远的竹林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然是见不到乐明琅的。”

  郑南茵决定的事情,从小乐令仪都是改变不了的,郑清理这个做父亲的自然也是如此,只得随着她的心意。

  用过饭后,众人各怀心事回到了住处,乐令仪终究还是不放心,带了红袖去了郑南茵处。

  郑南茵一进了房门,就开始肆放天性,脱了鞋后就毫无形象顾及的躺在睡塌上,乐令仪无奈地看着她,把还敞开的门给关好。

  “若是让旁人看见你现在这毫无形象的睡姿,恐怕你苦心经营的温婉贤淑的形象就要被毁于一旦。”

  郑南茵很是不为意地摆了摆手,顺道那头上戴的那些花里胡哨的发簪全部扯掉放在了一边。

  “你要是胆敢帮外面说,明儿我就在你的脸上画个乌龟,让旁人看看咱们端庄尊贵的大长公主小花猫的模样。”

  躺了一会儿,在乐令仪幽怨地眼神中郑南茵很是不情愿地爬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仍然在旁服饰的红袖。

  “红袖姑娘先出去吧,我与殿下有些体己话得说,姑娘去小厨房端一盅乳鸽百合汤,是我特意准备给公主补身子的,想来现在火候也够了。”

  红袖福身,想来公主与郑姑娘多年没见,大概有不少话要说,看公主与郑姑娘的相处,大概他们从前的关系真的很好吧。

  “说吧,你把我的贴身婢女给支走,有什么不能让她听见了话要和我说吗?”

  红袖走后,郑南茵突然正色,环顾四周,打开了房间的窗子,确认没人偷听之后才关了上去,又朝屋顶上面喊了一声。

  “处安,你先去别地儿溜达去。本姑娘和公主有些女孩子的话要说,你不方便听。你放心,你们公主在我这儿,自然是没人敢动她分毫的。”

  听见屋顶上的动静,知道处安的确是走了以后,对乐令仪勾了勾手,让她坐到她身边去。

  “我是正事跟你说,你身边的红袖,到底是什么身份?”

  乐令仪一愣,没想到不着调的郑南茵竟然会问到红袖。

  “红袖?她伺候我也有八九年了吧,是母后指给我的人,她既然能从母后手下的婢女里面脱颖而出派到我身边,自然是底子干净的。怎么,红袖有什么问题吗?”

  郑南茵盘着腿看了一眼乐令仪,叹了一口气,看这姑娘对红袖熟稔的语气,大概真的是把她当做自己人了,希望这个叫红袖的婢女真的是个干净的。

  “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的样貌十分眼熟,但是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刚才在席间提到了房家,我才想起来,她与房家大小姐的样貌有几分相似。”

  房家,房家大小姐,与红袖相似的容貌,黛青?

  “房家大小姐是不是手上有一个疤?说话细声慢语的,有时候还有些怯懦?”

  郑南茵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房家大小姐从未出过河中,端云大长公主从前也没有来过河中。

  “她的确手上有一个疤,说话细声慢语的,但是却并不怯懦。她同我一样,对外人都十分彬彬有礼,但是私下里却不是个温柔的人。我可听说她私下里面对她院子里面的下人非打即骂,我与她相处的时候也发现她不是个性子温柔的人。不过我也有些时日没看见她了,仔细想来大约有半年没见了。这样说来,你我所说的人大概应该是一个人,不过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的?我怎么不知道?”

  房家,事情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她是乐明琅给我准备的贴身婢女,我看见她行事举止和容貌都与红袖相似,我以为她是刻意模仿,所以看着难受,就没有让她贴身伺候,其实自我醒来之后与她也不过见过寥寥几面罢了。若她真的是房家大小姐,被乐明琅强迫在我身边当个下人,即便我是大长公主,应该也是会对我心怀怨恨的。但我看她神色间并没有什么不快,甚至态度十分恭敬。所以茵姐姐,你是怀疑红袖其实和房家有关系吗,我从前也听母后说过,她家里原先是个落魄的贵族,你也知道像我这种身份的,就连身边的婢女出生也不可太过于低贱。从前的碧弗,也是个士族的小姐,处安也是将门之后。”

  郑南茵自然也是知道的,长公主身边的一等女官也算是五品女官,像处安这种的侍卫长,又是天罡地煞的首领,算得上是二品官员,作为长公主身边一等的红人,自然出身是要有些身份的。

  “这样吧,你写一封信给太皇太后,让太皇太后仔细调查一下红袖的身份。”

  听了茵姐姐的话,乐令仪心里的确是觉得有些蹊跷。当年母后把红袖送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对红袖很是照拂,甚至特意与自己交代过不能让红袖做一些脏活累活,只说是给自己送一个玩伴来。

  突然想起来,好像年幼的时候,母后和父皇曾经去过河中微服私访。当年郑伯伯还没有来河中任职,河中房家的势力无人能及,不管是财力还是民间的声望都是数一数二的。说来,当年母后与父皇微服私访的时候大概就是房家接待的,这样说来,红袖的身份的确值得深思。

  郑南茵对自己这个被保护的太好的公主妹妹很是无奈,竟然连自己身边人的底细都没有弄清楚。

  “既然是太皇太后安排的人,大概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大概是身世可怜,太皇太后心生怜惜。房家大小姐从前倒是跟我提过,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只是那姐姐母亲出身卑微,上不得台面,听说原来是个青楼的雅妓。一个身份卑微的女子,又没有为房家家主生下儿子,房家老夫人自然也就没有让她进府。房家家主一直把这对母女养在外面的宅院里面,原本也是相安无事的,只等那外室生下孩子就能被抬为良妾。不过房家的那位家主夫人可不是个善茬,自从知道那外室女子的存在以后,心中一直怨恨,后来趁房家家主外出时,放火烧了那对母女的院子。至于那对母女是否还活着,这就无人得知了,只知道大火之后,院子里面抬出了两具焦尸。”

  乐令仪低头思索了一会,自己仔细的盘算合计了记忆里面母后出宫微服私访的时间和带红袖去她宫殿的时间,突然间思绪明朗了起来。

  “茵姐姐,明儿你去房家老宅的时候把我手下的云霄和云峥给带着,他们都是天罡地煞里面最善于伪装和隐藏的暗卫,都是父皇从前给我留下的,最忠诚不过了。带着他们,好歹你爹和我能放心一些,处安,乐明琅是见过的,不然他也是合适的人选。”

  郑南茵对自己的斤两自然是知道的,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些小毛贼还算凑合,要是碰上房家的那些护卫和乐明琅的手下,那估计一炷香都撑不住。

  “公主放心吧,就算公主不说,我也会问你要人的。明儿我自会去探听红袖的身份,公主明儿也敲打敲打她,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我看她不像个歹人,对你也还算是忠心,你若是好好的问问,说不定能问到些什么。”

  听到屋顶上砖瓦被踩发出的声音,郑南茵想着大概是处安那小子回来了,也就没有留乐令仪再多待。她的小妹妹前段时间被坏人掳走过,现在身边的人都草木皆兵的很,估计她的小妹妹也收到了惊吓,罢了,别的事情等明天她回来再说吧。

  “天色也不早了,你这几天估计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都累得很,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若还有别的事情等日后再商议也不迟,我看这时辰,估计待会儿你那贴身侍女也要回来了。”

  乐令仪点了点头,也没有反驳,虽说与茵姐姐多年没见,甚是思念,但时日还长,等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她们姐妹二人才能相安无事。

  这个时候,红袖也回来了,她是个知趣儿的,知道郑家小姐这是故意把她支开,拿了乳鸽汤之后,也只是在门外候着,看长公主殿下出来之后才跟在她后面离开。

  “可别说,郑姑娘的手艺还真是好,这鸽子汤奴婢看就连宫里的御膳房也是自愧不如的,方才在小厨房里面,奴婢都忍不住喝了两碗呢。奴婢看呀,若是公主在这儿多住些日子,怕是回宫之后又要丰腴不少呢。”

  听红袖在身边开玩笑似的放松的声音,想到这些年来她的陪伴与照顾,乐令仪不紧在心里面想着:红袖啊红袖,本宫待你如同亲妹,你可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啊。

  “你要是喜欢以后多往她的小厨房跑一跑,反正姐姐喜欢研究那些新式的菜品,正愁没有人帮她试菜呢,你见多识广,在我身边待的久了,什么样的珍馐美食都尝过,想来姐姐是会很喜欢你这个食客的。”

  红袖也不由得掩面一笑,还真是如此,她在公主身边待的时间长了,不管是御膳房精心准备的膳食,还是外面各个小国进贡的野味,尝还真都尝过。

  “这还不是托了公主的福气,不想奴婢身份卑微,怎么配得上吃这些东西?”

  想起方才茵姐姐和她说的那些话,乐令仪眼波流转,既然迟早都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不如今天晚上就找个由头问一问她。

  “本宫记得你是从十二岁还是十三岁就开始伺候本宫的?现在你也有二十多岁了吧?这个年纪也能嫁人了,虽说年纪稍微大了些,但是有本公主的脸面在,你总是不会吃亏的。对了,你还没有和本宫提过在民间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对象?听说在民间许多人都会在孩子小的时候定下娃娃亲,红袖,你有吗?若是有,那本宫就可以为你做这个主。”

  乐令仪撇了一眼红袖,想看她会不会吃惊的表情,没想到红袖很是不以为意,面上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像是叙述实事一样平铺直叙的陈述。

  “奴婢自幼无父无母,上了八岁的时候,奴婢生了一场大病,之前的事情大多都不记得了,只知道是奴婢外祖母拉扯奴婢长大的。后来外祖母也去了,奴婢无依无靠,别说娃娃亲了,奴婢小时候,就连正头人家的男孩子都不愿意同奴婢一同玩儿。奴婢三生有幸,得了太皇太后青眼,给奴婢安排了在公主身边这么好的差事,承蒙公主不弃,这些年对公主关怀备至,奴婢在宫里面从未见过公主这般好相处的主儿。只要公主不赶奴婢走,奴婢愿意一辈子陪在公主身边。”

  除了说起外祖母去世,红袖透露出了一些难过与追忆,红袖说别的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是红袖说她八岁之前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这就很值得做文章了。之前的八年她在哪里生活?她又是什么身份?她与房家有什么关系?这些都不得而知。

  “没想到看你平时少言寡语,贴心周全的,却有着这样悲惨的身世,也是本宫这个做主子的没上心,那你家中还有什么家人尚在吗?你现在也是个有脸面的女官了,若是家里面还有人,就都带带到行云城吧,本宫一定好好安顿好她们。”

  红袖虽然不解为什么殿下突然问起她的身世,只觉得是因为公主与挚友久别重逢,心中愉悦,对她们这些做婢女的过往也关心了一些。但既然公主问起来,她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是要如实回答的。

  “奴婢家中还有一位姨母,不过奴婢姨母家境似乎很是不错,小时候每次姨母来的时候,家里的条件都会好上好多,姨母长得和神仙妃子一样,是个温柔和善的人。虽说多年没见,想来姨母过的也还不错,依她的容貌才情,定然会嫁个好人家的。”

  神仙容貌的姨母,房家家主青楼雅妓出身的外室,八岁上没了记忆,这些一件一个接着一个连在一起,真相似乎近在眼前。

  乐令仪看红袖眼神真挚,逻辑清晰,想来大概没有说假话骗她,红袖在她身边那么多年,红袖的脾气秉性,她还是很知道的。毕竟是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乐令仪也没想再接着问下去,但愿红袖是个清白的,别辜负她的一番真心。

  第二天一早郑南茵留给房家递了帖子,原先帖子是被退回去的,但是不知为何,到了正午的却有一位房家的下人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说是房家弄错了帖子,误把罗姑娘的帖子退了回去。又说了不少吉利话,说房家大小姐对南茵姑娘十分想念,想约罗南茵姑娘午后一同品茶。

  虽知道这件事恐有蹊跷,但是房家郑南茵又是非去不可,即便是龙潭虎穴,她也是要去一趟的。不管是乐明琅与房家的关系,还是端云大长公主身边贴身侍女的底细,都值得郑南茵冒险一次。

  房家此刻上下也正因为这封帖子人心惶惶,房家家主因为这封帖子被乐明琅骂的狗血淋头,无地自容。

  “本王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盟友,你这是想昭告天下,你们房家现在有问题,不便见客吗?不管谁送来的帖子你都拒之门外,是个傻子都知道房家不太平。房竹溪,本王能让你杀了你大哥坐上房家家主的位置,同样也能把你拖下去。”

  乐明琅原本就因为乐令仪被救走心中愤懑,现在房家又不太平,罗家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自从他住进了房家老宅以后,房家就再没有开门见客,河中的名门望族都对此心中疑惑。如果能借罗家姑娘的事儿来昭告房家的太平,倒是能让那些罗家的旧友安分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