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公主求别追

第四十一章 搜府

公主求别追 烧烤炸鸡火锅 3041 2020-06-28 15:40:29

  大夫人惧怕乐令仪的威仪,加上心里又实在是心虚,用蚊子一样小的声音小声地说到:

  “殿下大概是误会了,房红袖在十几年前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又怎么会再次出现在河中呢?殿下莫不是受了奸人蒙蔽,弄错了您身边那位女官的身份,亦或者是同名同姓的姑娘也说不定不是。”

  今儿个是十九,大夫人像往常一样,去了平常常去的金翠坊取她定做的首饰,这个月的首饰是金翠坊的老师傅亲自做的,若是她能第一个拿到师傅做的首饰,那在河中诸位夫人当中也算是头筹了。

  只是没想到还没有到金翠坊,就在知府大人的门口,看见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那个原本在十几年前就应该死于大火之中的身影。

  大夫人在看见红袖的那一霎那,从前的那些屈辱和痛苦,一时间涌上心头。几乎还没有过脑子,就立马吩咐了手底下的人去拦住了红袖。

  谁曾想这个小贱蹄子竟然完全都不记得从前的事情,对她这个嫡母更是十分清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很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多年不见,这个小贱蹄子出落得和她那个狐媚子母亲愈发的相像,大夫人是一时气上心头,就告诉她了她的身份,还以她的亲生父亲生命垂危为由让她自己回一次房家。

  果不其然,房红袖被这个筹码诱惑到了,想来她一直也对自己的身世抱有怀疑,况且之前公主殿下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过她,她的出身。红袖失忆了这么长时间,也的确对她脑海中没有的那些年的记忆有些好奇。

  看大夫人这反应,乐令仪已经知道红袖现在十有八九就是在她的手上,所幸她来的算早,否则若是再拖些时日。依这位大夫人的心狠手辣,指不定会对红袖做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既然大夫人说红袖不在府上,那清者自清,夫人对本宫要搜府的条件可能也不会拒绝了吧。”

  一听说长公主要搜府,这下子不仅是大夫人和三老爷,就连府上的其他公子小姐也连忙出声反对。

  房广元还没有等大夫人开口,就立马反驳道:

  “公主,这样恐怕不妥吧?我们房家好歹也是当地的乡绅豪族,若是这样贸然搜府,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对我们家的名声也不太好。公主宽宏大量,还请体谅我们这些小家族生存的不易。”

  蓝书白原本就看这个贼眉鼠眼的房广元十分不爽,见他竟然敢反驳长公主殿下下的命令,更是眼神一冷,似笑非笑地看着房广元。

  “红袖姑娘是太皇太后亲封的正五品女官,倘若本公子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家二爷至今为止也只不过是个三品官员罢了。按照律法所言,正五品官员失踪,不管在什么地方,即便是在皇宫之中也理应搜上一搜的。怎么你们房价这般金贵,竟然比皇宫还特别些。”

  房广元听出来了蓝书白言语当中的讽刺,虽说心中十分不忿,但他毕竟是一介白身,身上也没有官职。这位公子可是当今皇上钦点的探花郎,自己可是万万得罪不起的,只能忍气吞声。

  大夫人害怕的人嘴唇都有些颤抖,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房家三爷,房如松对于自己这个大嫂简直是在了解不过了,一看到她现在这心虚的反应,就知道这事情十有八九和她拖不清干系。但是毕竟他现在和他的大嫂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若是大夫人现在出了些纰漏,那他这一边可能也要满盘皆输了。

  乐令仪眼神一直在他二人脸上徘徊,看到他二人的眼神交流,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还没有等房三爷说话,就先发制人,打断了他的思路。

  “行了,本宫也不想和你们废话那么多了。我端云下的命令还从来没有人敢违背过,别说房红袖是我身边的五品女官,即便她是一介白身,只要她是本宫身边的人,那就比三爷和大夫人您二人身份金贵些。若是再有什么话,那就休怪本公主不客气。”

  话音刚落,天罡地煞二十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四下散开,带着各自身边的小侍卫开始搜府。

  乐令仪四平八稳的坐在首位之上,喝着蓝书白用内力加热的茶,丹娘是学过一段时间的推拿之术的,她轻柔的按摩手法让乐令仪觉得很是放松。处安虽说心中焦急万分,但是当着一堆外人的面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只得尽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焦虑。

  天罡地煞的效率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大概只一炷香的功夫就回来复命了。

  云霄走到乐令仪面前,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到:

  “回禀公主殿下,属下在大夫人的院子中找到了一处柴房,红袖姑娘此刻正在柴房之中。属下查看过,红袖姑娘身上有多处的鞭伤,因为失血过多,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属下已经把红袖姑娘救了出来,此刻正把她安顿在房止忧的住处。”

  鞭伤,失血,昏迷。这一系列的字眼听在处安的耳朵里面像是一阵晴天霹雳,向来杀人不眨眼的天罡地煞之首此刻正像一个茫然无助的孩子,楞楞地看着乐令仪。

  被处安保护陪伴了这么多年,乐令仪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一般,对红袖亦是如此。如今看她两个视若亲人的身边人一个被人打成重伤,凌虐至此,一个彷徨不定,如遭雷击。这让即便是平时性格清冷的乐令仪都怒上心头。

  “大夫人,您可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本公主身边的人都敢动,你这是嫌自己命长了还是怎么样?处安,暗自绑架朝廷命官,凌虐殴打长公主身边之人,该当何罪?”

  处安此刻的眼睛像是淬了毒的利刃,他踩着沉稳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向大夫人,看着她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匹待宰的羔羊。

  “按照律法,其罪,当诛。”

  大夫人被处安吓得几乎晕厥,一边往后不停的退,一边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乐令仪,也知道处安大概对红袖有一些特殊的情愫,但是毕竟大局为重,虽说为红袖姑娘报仇不是件小事儿,但是她心中早已有了另一番打算。如果能借这一件事情,彻底的击溃房家这个庞然大物,那简直就是一箭双雕,也不枉费他们这次亲自来一趟。

  乐令仪给处安使了一个眼色,处安自然也不是那种愚笨的莽夫,他即便是再喜欢红袖,也不能为此耽误公主殿下的大计。

  “云霄,把圣上御赐给我的赤血鞭拿来,既然大夫人那么喜欢鞭子,那时候让她自己也尝尝之天下第一鞭的滋味。”

  云霄见大哥这次是动了真气,连忙把赤血鞭递到了处安手上。

  房止忧虽然心中担忧,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贸然开口,生怕因此惹得长公主殿下更加的不快,直接让母亲死于非命。房三爷看到大夫人被如此的威胁,虽说心中也十分的难受,但他在众人面前也不敢暴露他们两人的身份。

  房家其他的人看见大夫人被责罚,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他们原本就不是那种和睦的家族,见家主一家收到了责罚,他们倒是乐见其成。

  赤血鞭抽到大夫人的身上,瞬间就皮开肉绽,赤血鞭原本就是天下最厉害的鞭子,大夫人又向来身体娇弱,这些年娇生惯养的,还没有受两鞭子就晕了过去,竟然疼到连话都说不出来。脸上全无血气,比死人的脸还难看一些。

  房止忧实在是心疼母亲,从小到大她就觉得母亲是她的全部,在这硕大的房府也只有母亲和祖母是真心的疼爱她,如今见她的母亲被长公主责罚。原本养尊处优的贵妇人现在却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不由得心酸不已。

  云霄见大哥的气消了不少,连忙拿出在房家找出来的东西,大声说到:

  “公主,除了红袖之外,属下还发现了一些东西。”

  说完就把一沓信封放在了桌案上,乐令仪打开桌子上那厚厚一沓的信,打开了最上面的一封。她没有注意到,在云霄拿出这一沓信的时候,房如松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

  那一沓信的落款都赫然写着乐明琅的名字,上面都是房家三爷和乐明琅私下勾结的内容,里面写着都是大逆不道的话。房如延给乐明琅提供资金,乐明琅帮房如延杀了房如松,坐上家主之位。

  还说如果等乐明琅登上那个位子,就给房如延加官进爵,去行云城做官。

  “房如延,你是不是应该跟本公主解释解释这些信是怎么回事?本宫看着这上面的内容,怎么觉得三爷您这是要通敌叛国啊?”

  房如延如坠冰窖,房家的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是心里一咯噔,通敌叛国,这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只要这个罪名被定了下来,那他们一家人上上下下,都要被扣上谋逆的罪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