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给我予白

第五章 你像阳光跌进我心里

给我予白 盖世清流 2048 2020-03-10 23:01:52

  怎么说呢。

  有些人就是生来又好看又聪明。

  比如这个坐在林予白旁边的白玉少年。

  在高一第一次月考,他考了年级第一名,成功地把景淮从宝座拉了下来,成了第二。

  这还不是最逆天的,年级第一名总会有人,喻初阳这个年级第一名,拉开景淮五十多分,简直就是拉开一个档次,连景淮都说,“我没有发挥失常,是他太变态了。”

  其实,学习好不好,林予白是不在乎的。

  但是喻初阳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他有一双很英气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但又很红润的嘴唇,皮肤很白,但因为一米八几的身高,整个人又有一种秀气英朗的气质。

  林予白从小就是小美人,身边的朋友不是像景淮这样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就是像段以煦一样的痞坏少年。

  饶是这样,也没有见过喻初阳这样的.....美男子。

  喻初阳的到来,不仅让高一年级陷入骚动,也让横峰中学陷入了骚动。

  很多高年级的学姐,为了能看见这个颜值逆天的转学生,在课间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也要从隔壁教学楼赶过来,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

  遂学校的校规增加了一条:不允许各年级各班课间串班。

  然而,法不责众,这条校规并没有起到什么太大作用。

  这件事情在某天得到了转机。

  又是一个拥挤的课间,林予白去水房打水。

  毫无预兆的水杯被挤掉了,开水撒了林予白一手,烫红了。

  喻初阳的眼睛从林予白离开教室就没离开过她,听到动静立马冲了出去。

  他轻轻地抬起林予白的手,吹吹她烫伤的地方,毫不掩饰心疼地说道:“予白,你手烫红了,跟我去医务室。”

  段以煦和景淮也走出来了,段以煦冲人群大喊:“他妈的瞎啊,看不见这有人啊!“

  景淮:“手没事吧,都红了。”

  林予白不在乎地说:“没事啊,我哪有这么娇气,”随后冲着人群说道,“渴死了,谁给我买瓶水去呗。”

  楼道拥挤的人有的自知理亏,有的屈服于校霸的'威严',简直是光速就送来的矿泉水。

  林予白拧开瓶盖冲了冲烫红的地方,把剩下的水喝了,就准备进教室。

  有一只指节分明,过分好看的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予白,你得去医务室。”

  “啊?不用,没什么事,诶诶诶,你松手”

  林予白还是被喻初阳拉到了医务室。

  “没什么大事,被开水烫到的地方不是很多,那这个药膏每天涂两次,注意这几天尽量少碰水。”医生给林予白涂上药又给了她一支药膏,开门出去了。

  “跟你说了没事了,不涂药膏几天也能好。”

  “不行,我每天监督你涂。”

  小白,我有事,你受伤,我骨头都疼了。

  “我去,还监督,你有强迫症啊。”

  “你受伤也有我的责任。”

  对,我有强迫症,只对你有。

  “而且,也是谢谢你上次帮我。”

  林予白心想:“上次啥???”

  喻初阳仿佛看出了她的心声,幽幽说道:“小树林。”

  小树林?

  哦,林予白想起来了。

  有一次,有一个女生给喻初阳送情书,喻初阳看都没看就直接扔到教室后边的垃圾桶里了。

  第二天放学,喻初阳被人在小树林拦下了。

  “胆子挺大啊,敢他妈勾引我女朋友”是高三的混混,还带着三五个跟班。

  喻初阳:.......啥.......

  “还敢装!怂逼,这么怂沈倩怎么看上你的”

  沈倩?

  某天下午。

  “喻初阳,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然后这个女的把情书放到了喻初阳手里就跑了。

  喻初阳随手就把情书扔到了垃圾桶里。

  当时段以煦说了一句:“艳福不浅啊,沈倩可是咱们学校数得上的美女。”

  看来眼前这个傻缺少年是被绿了。

  喻初阳懒得和他们纠缠,抬脚就想走。

  “还他妈想走!”傻缺男抬起拳头朝着喻初阳的脸抡过去。

  “干什么呢。”少女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喻初阳吓了一跳,转过头,看见了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就那么站在那里,胜过了万千风景。

  女孩一步步走进,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上,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周围的空气都是甜蜜的。

  “予白,你还没回家吗?”

  “呦,同桌,”林予白指着傻缺男一行人,“你朋友啊。”

  傻缺男吓蒙了,开玩笑,林予白什么人物,漂亮多金先放一边,这可是吊打一群人的女魔头,“对对对,朋友,朋友...”傻缺男越说越没底气,恨不得能遁地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全然不记得刚才是他自己拦着不让走。

  “哦~”林予白故意拉长音调,“朋友啊~”

  听着校霸姐姐拉长的语调,傻缺男吓得腿有些发颤。

  “这年头很流行用拳头招待朋友啊~”林予白话锋一转,“你当我傻?”

  傻缺男简直要疯了,他还没动手呢,不会就直接挨顿揍吧,完了完了.....

  “我错了,不不不,大错特错.....白哥,您饶我一命...”傻缺男快哭了,点真背啊,明明是他女朋友没了,现在还要被打...

  “滚,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还有,”林予白把手搭在喻初阳的肩膀上,“他是我罩着的,懂?”

  “懂懂懂,马上就滚,马上就滚”

  喻初阳从林予白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看着她的小嘴一张一合。

  他比她高出一头,刚才她揽着他的肩膀的时候,把他的脖子压了下来才能勉强够到。

  所以,他现在被她用手揽着脖子,头靠在她的颈窝里。

  好软,好香。

  “走啦。”林予白冲着喻初阳说。

  “嗯。”

  落日的余晖把少年少女的身影拉的很长,像是依偎着的恋人。

  “我的天,你还记着呢。”

  林予白从医务室的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嗯。你说你罩着我。”

  喻初阳抬起头,看着那个美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

  “好啊,我说到做到。”林予白笑笑说。

  那一刻,女孩的笑容像是天上跌落的阳光,闯进他的眼里,也闯进他的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