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萌厂督

第16章 是第一次

萌萌厂督 晴天QINY 2079 2020-03-17 09:40:53

  眼见着到了晚间,这一晚,是十二自打进宫以来,头一次躺在床上睡觉。

  然而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酣然入睡,一夜好梦,相反,却是翻来覆去的彻夜未眠。

  许是换了床铺的缘故,有些不大适应,可是昨儿个她还躺在青砖地上睡的哈喇子直流.......

  又或许是心中担忧哥哥,怕他知道自己并未顺利出宫,而担惊受怕,还有就是家里那个老头,如今,哥哥和自己都在宫中,他独自一人可不行。

  想着,十二双拳愤愤的捶向床榻:一定要找机会出宫去!

  就这么想着想着,眼见着天就亮了,熟悉的钟鼓声敲了五下,十二条件反射般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也顾不上眼下浓重的黑眼圈,本着尽职尽责的劳模精神,绕着广阳殿实实在在的转了一圈,可算是让她找着一口井,于是利落的打了半桶水,提着就去了姬九陌的书房。

  书房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十二手里提着水,只能转过身子用屁股将门顶开,然后又抬腿将它关上。

  入鼻的满是清茶之香,十二使劲吸了一口:

  “呦呵,这太子殿下还熏香!怪精致的!”

  天还未全亮,书房里的蜡烛燃了一夜,已经不那么亮了,光线或所或少的有些昏暗,十二提着桶,凭借着昨日的记忆,径直走到了书房的后室,期间乒铃乓啷,叮叮当当的,不知磕碰了姬九陌书房里多少摆件!

  “哎呀......哎呦......啧啧啧......罪过罪过!”

  十二提着桶,边走边道歉,柳叶眉轻轻皱着,贝齿咬着下唇,走的越来越小心,生怕再磕着碰着什么东西,好在每一次都有惊无险,直走到后室的床榻边,十二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太子殿下忒小气,也不多点蜡烛,我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都要瞅瞎了!”

  嘴上虽是抱怨,可手里的活却不停,干的还甚是起劲儿。

  要论写诗作对,十二是一窍不通,可干活,十二倒还有些心得,这拖地,得从最里面的地板拖起,乱拖一气的话,不仅浪费时间,还费力。

  然而,床榻之上,像是小山包一样的棉被突然动了一下,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那么诡异又惊悚......

  姬九陌睡觉本就浅眠,更别提十二那噼里啪啦的动静,像是在昭告全世界她来了一样,他哪里能没有察觉,只不过一直保持一种姿势缩在被窝里,着实有些难受,所以他不受控制的动了动身子。

  此时,被窝里,姬九陌素来冷峻的脸,出现了一丝得逞的冷笑:‘这就等不及要来本宫的书房暗访一番了,真是没耐心!’

  与此同时,十二拖地的动作猛然顿住,整个人僵硬的趴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床榻上的小山包......

  ‘难不成进贼了?这皇宫的防卫也太差了吧,不过,你这小贼,敢偷到我意中人的头上,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一时间,十二屏住呼吸,用一种比乌龟还要慢的速度,伸手悄无声息的探向了一旁的木桶,心中暗数到:

  ‘一、二、三......’

  棉被里的姬九陌,冷笑逐渐扩大:本宫这就来个人赃并获,看你还能装疯卖傻到几时。

  想着,猛然一把掀开被子......

  '哗啦............'

  十二手里半桶的拖地水,就这么劈头盖脸的浇到了姬九陌的头上......水珠飞溅了一地,惊的十二跳开了几步远!

  冰冷的井水顺着姬九陌还未束起的发丝,一滴一滴的落到健硕的麦色胸膛之上,挺直的鼻梁上蜿蜒下一道水痕,圆润的鼻头正挂着一滴泛着浑浊光芒的水珠,修长的脖颈上水痕遍布,喉结一上一下间,到生出些许魅惑无边来......

  “哐当”

  十二手中的桶应声而落,她狰狞着一张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人:

  “太太太太太太.........太子殿下...........”

  姬九陌原本还挂在嘴角的得逞冷笑,一点点消失殆尽,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扯了扯自己已经湿透了的里衣,抬头望向十二,说不尽的郁闷和阴鹜:

  “呵?你?找死?”

  十二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太子殿下饶命啊!奴才......奴才以为进贼了,所以......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奴才不知太子殿下不住正殿,歇在了书房里,求太子殿下饶命......”

  姬九陌伸手指向了外面的天,可哪成想这一挥手,飞溅起无数的水珠,扬了他一脸,衣角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水......湿了床榻。

  内室里,寂静的只听得到姬九陌无数次的沉沉呼吸声,以及十二慌乱急促的喘息声......

  “寅时刚过,你来本宫书房做什么?”

  姬九陌深呼吸了好久,才将刚才要说的话,完整的说出来。

  十二头垂的低低的:

  “在祈天殿的时候,钟鼓敲五声,就要起来洒扫了......所以......所以奴才......以为……太子殿下这里,也是这个规矩……”

  姬九陌无力的将手垂下,一腔闷气憋在胸口,只怕下一秒就要炸了。

  他几次想冲过去将面前这个傻太监一把掐死,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在一切都没弄清楚之前,他不能轻举妄动......可是......可是.......本宫活了二十三年,这是第一次被一个太监,欺负成这般模样……

  姬九陌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

  “往后不必这么早,辰时过后便可!”

  十二瞬间如临大赦一般,感激涕零的望着姬九陌,就差上去抱他的大腿了:不愧是我的心上人,宽容待下,啧啧啧,突然又多喜欢了你几分呐!果然,好看的人,脾气也好!

  姬九陌望着她笑意盈盈的脸,却是越看越来气,越看越来气,若是不好好的惩罚他一下,他这个太子殿下,将是最窝囊的一个:

  “将本宫的床褥棉被都换了,还有,伺候本宫沐浴更衣!”

  十二双眼登时睁大,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姬九陌,嘴巴久久不曾合上:

  “沐浴?还更衣?”

  姬九陌皱眉:

  “废话,你将本宫玩弄成这副模样,你不伺候谁伺候?”

  十二的耳根霎时红的像女子用过的胭脂般,双手不自觉地搅着:

  “这......真的好吗?奴才......不太会......奴才......是.....第一次......伺候……男子……沐浴,还更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