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萌厂督

第51章西域舞姬

萌萌厂督 晴天QINY 2082 2020-04-21 21:24:12

  王逊突然不动声色的碰了程杉一下,程杉先是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似乎刚才不应该说那番话,虽说说者无心,可若是让皇上以为自己是在给蔚贤王求情或是有意打君心,那就不好了。

  不过程指挥使素来同蔚贤王没有什么交情,每每蔚贤王有意讨好,程指挥使也是充耳未闻,所以皇上再多疑,也不会随随便便怀疑程指挥使的忠心。

  就在程指挥使惴惴不安之际,皇帝浑厚的声音传来:

  “他是亲王,闹得太大有损皇家颜面,你还是派人去城南走一遭吧!”

  程杉点头:

  “是,卑职这就去!”

  程指挥使行了礼后,就退了出去。

  王逊走上前,斟了一杯茶:

  “皇上您喝口茶,润润嗓子!”

  皇帝突然抬眼看向王逊:

  “此事,你怎么看?”

  王逊连连摇头:

  “老奴只会煮煮茶,伺候伺候皇上起居,这等事,老奴哪里知道!”

  皇帝站起身,走到窗边:

  “对于陌儿,朕一直有愧在心,却不想当时那般危及,竟然是他冲出来挡下了一刀,朕一直以为,他是怪朕的!“

  “皇上,太子殿下宅心仁厚,每每寿诞,都是寻些稀奇玩意儿,逗您开心,这般孝顺,怎会怪你!”

  皇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可那件事,终究是在我们父子之间,留下了隔阂,不过,他如今这一刀,到真让朕这心里,触动不少!”

  “是!”

  ”王逊,你知道吗?其实人都是贪婪的,给他一点儿甜头,他就想要更多,更何况是在这利欲熏心的皇家!你知道朕说的是谁吗?”

  王逊绕了绕头发:

  “额,皇上刚才不是说太子殿下吗?”

  皇帝嫌弃的瞪了王逊一眼:

  “刚才是陌儿,现在不是他,你知道吗?朝堂之上,蔚贤王有不少左膀右臂,后宫之内,更是当今皇后坐镇,他是不是真的有心刺杀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若是想要刺杀,随时都可以成功!到时候,不止朝堂,整个大齐在他的掌握之中。

  若真是到了那般田地,东宫太子?只不过是一个摆设,一个笑话!”

  对于皇帝这番惊世骇俗的话语,王逊听的惊出了一声的冷汗:

  “皇上,太子和蔚贤王都很孝顺的!”

  皇帝回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孝顺?孝顺的前提是,朕给了他足够的权势,其实朕心中的太子人选,一直都不是陌儿,若不是..........但是蔚贤王不一样,朕可以将皇位传给他,但是他不能来抢!”

  王逊擦了擦额前的冷汗:

  “两位皇子都很好。”

  皇帝狠狠瞪了王逊一眼:

  “什么都不知道的蠢东西。”

  王逊却是嘿嘿一笑:

  “所以才想多伺候伺候皇上,多沾沾聪明劲儿!”

  皇帝重新坐回龙椅之上:

  “一把年纪了,还贫?”

  王逊突然伸手捂上了自己的嘴:

  “不敢了,不敢了。”

  皇帝没理王逊,自顾拿起奏折看了起来,年前堆积的事儿,得赶在开朝前处理妥当。

  此时,皇宫外。

  程杉一席常服,没了锦衣卫指挥使特有的压迫气息,到是多了些俊朗之气,身旁跟着三三俩俩的侍从,到像个富贵家的公子哥。

  他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城南暗中经营的人贩子买卖市场。

  城南这个地儿,说他隐蔽吧,其实在京的,都听说过这么一茬事儿,可真正知道在哪,并且去过的,却是少之又少,主要是因为这城南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鬼头的很,不是赚大发的生意,他们不会轻易露面。

  而且去城南的路,隐蔽又复杂,若没有内里人带路,只怕转上一天都找不到入口,听他们说,城南的房子,都建的极有章法,为的就是护着里面那暗场子。

  要说谁对京城里的事儿门清儿,除却朝天阙里的定风波,便是混迹在个个偏僻陋巷里的乞丐了。

  这不,程指挥使正抓着一个乞丐盘问呐。

  “问一下,城南的柳庄怎么走?”

  柳庄!是道儿上的黑话,指的就是买姑娘那地儿,人们常常用细柳形容女子盈盈纤腰,便有了这柳庄的别称。

  乞丐抱着破了一个角的碗,满眼的惊慌,使劲儿的摇着头。

  程指挥使从衣袖里掏出碎银子,哐当一声,扔到了破碗里:

  “别让我跟你动武!”

  乞丐噌的一下将碎银子收在怀里:

  “前面那个巷子,走到第二个路口左拐,顶到头敲三下墙头,就有人出来给你带路了。”

  程指挥使望着眼前这乞丐,无奈的笑笑:这变脸的速度,比皇帝还快!

  “走吧!”

  说着,他们一行人便朝着乞丐所指的地方走了过去。

  良久,就到了乞丐所说的这处墙头,程指挥使手窝成拳,朝着墙头敲了三下。

  然而四周寂静无声,并无半点儿动静。

  手下的人不经怀疑:

  “爷,那乞丐不会是耍我们的吧?”

  程杉摇摇头:

  “应该不会,他没有骗咋们的理由。”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墙外传来,程指挥使示意大家禁声,咔哒一声,原本密闭的墙头突然移开半寸.........

  程指挥使同侍从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前脚刚落,那墙头就猛的闭合起来,险些将程指挥使的衣角夹住。

  程指挥使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侍从都被关在了墙头外面。

  “这是何意?”

  “这位爷,柳庄的规矩,您若是觉得不妥,转头出去便是。”

  说话的,似乎是柳庄的管事儿,语气身姿,都不同寻常。

  程指挥使负手而立:

  “既然是柳庄的规矩,我照做就是,只是我要的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管事儿的却是不屑的一笑:

  “只要您银子够使,哪怕是天仙,柳庄都能给您找来。”

  程指挥使动了动唇:

  “西域的,会跳舞的有吗?”

  管事儿的眉毛一挑:

  “怎么,如今这京城之内,竟然开始流行西域舞姬了?看来下次得多进些货喽!”

  程指挥使眼眸微动:

  “怎么,听您这意思,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买过西域舞姬?”

  那人突然冷笑出声:

  “这位爷,我劝您还是少问些跟您无关的事儿!”

  猝不及防的碰了一鼻子灰,程指挥使也没有恼,只是笑了笑:

  “是我鲁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