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不允许你不爱我

第19章:这届保镖不大行

不允许你不爱我 可可以力更 2388 2020-03-16 13:52:00

  一二三离开后,屋子里的空气顿时清静了,马苔苔疲惫地呼出一口气,她对自己说:马苔苔你能行的,八年前你能保护的了自己,现在长大了,更能保护的了自己,不会有事的!

  但是转而她又十分悲观,感觉生活就像一场实验,冥冥中有一个实验者操纵着一切,而是生是死,那种未知引发的不安、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都是实验者享受的乐趣,它不想让一切尘埃落定,它就是要时时刻刻折磨着想要结果的人,那个实验者,人称,命运。

  自己到底能不能扳得过命运呢?她不知道……

  话说一二三灰溜溜回到枫丹度假村,第五等得都要睡着了,他向三人身后看去,空空荡荡:“人呢?”

  三个没完成任务的人支支吾吾。

  熊一:“老板,昨天的事情可能有误会。”

  熊二:“是啊,老板,她是喝醉了才那样的。”

  熊三配合道:“嗯嗯嗯!”

  “说重点!人呢?”第五喝道。

  “……没来。”

  第五气:“没来?你们出去浪了大半天回来就给我说没来!那她说什么了?”

  熊一挠了挠脑门:“热力学函数……”

  熊二说:“能量守恒定律……”

  熊三说:“哥——本哈根!”

  “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怎么回事?从实招来!”第五头疼。

  于是口齿伶俐的熊二把他们在马苔苔家的整个过程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第五听完气笑了。

  “你们着了她的道啦!呆子!她这是早就料到我要找她算账,想好了花圈给你们钻呢?先倒打一耙说你们灌醉了她,还讨论什么破几何热力学,你们给她当牛肉火锅涮了一气,还跑回来替她讲好话!太好了,你们太聪明了!”

  最后他说:“赶紧给我滚出去找人,这次找不来你们也别回来!”

  一二三想着马苔苔念经一般的声音就头疼,奈何老板的命令不可违啊!而且他们一向把老板的话当做金科玉律,老板这样一分析他们也恍然大悟,觉得兄弟仨确实好像被那姑娘给骗了。

  三人打起精神,又去了。

  马苔苔的西厢房本来就小,三个人塞在屋子里,像一堵墙一样,气鼓鼓地说:“要不是老板指点迷津,我们就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你把我们当猴耍,太坏了你!”

  马苔苔无奈地看着他们,服软道:“好吧,劳你们转告第五老板,之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我在这儿跟他道歉。他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谁帮你转告?要说自己去说!”

  “唉,你们真是不懂的你们老板的心思,你们老板每天日理万机,哪有时间见我这种小人物,他就是一时有点生气,你们多说说好话,这事儿就过去了嘛?”

  一二三别的情况下脑子不灵光,但一听不懂老板的心思,那是绝对不能够,他们自诩是世界上最了解老板的人。老板日理万机?老板每天吃喝玩儿乐追女孩儿,的确是日理万机,但这日理万机里,好巧不巧就包括了把马苔苔带回去这一项。

  马苔苔好声道:“你们就按我的话转告你们老板,然后,你们也别再来了!街坊邻居看着呢,影响多不好。行了,慢走不送。”

  “我们不给你转告,我们只负责把你带回去。”熊一说。

  熊二说:“我们不管什么影响不影响,反正我们作为王牌保镖和高级助理,眼里心里只有老板交给我们的任务。”

  熊三坚定地嗯了一声。

  马苔苔见他们认准了死理,心想不亮杀手锏看来是不行了。

  她盯着他们仨,看了片刻,突然冷笑一声,道:“王牌保镖?高级助理?你们仨,一个厨师、一个剃头匠、一个的哥司机,好意思说?”

  三人顿时眼睛瞪得溜圆,下意识摇头摇头再摇头:“你!你你你!胡说八道!”

  马苔苔笑看着他们,也不说话。

  三人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忍不住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拜托,是你们昨晚喝醉后自己说的好不好?马苔苔心里都有些同情第五老板了。但她没说实话,开始跟他们开展福尔摩斯探案集里的套路。

  她指着熊一:“你,脖子前倾,因为经常低头做事,左肩略低,右肩略高,且右臂僵硬,那是因为经常用右边进行大量而吃力的工作,手上布满烫的疤痕,左手有几道刀疤,除了在厨房工作,怎么会在手上留下那么多小小的烫痕和刀疤?经常鼻子不通,因为闻了太久的油烟,得了鼻炎吧?”

  熊一目瞪口呆,连摇头也做不到了,他只能……看妖怪一样看着马苔苔。他感觉自己现在已经被扒了个干干净净,在此示众!他当初在第五家族的大豪宅,的确是个厨子,而且是个给大厨打下手的小厨头。厨子这工作,又累又没什么前途,他便趁着少东家被他父亲掐断了经济,驱散了身边助理的时候,毛遂自荐来做少东家的助理兼保镖,少东家那么好面子,肯定不会要一个厨子来当助理啊,所以他隐瞒了厨子的身份,说自己以前是公司职员,这才蒙混过关。少东家身边缺人手,让他给找人,他才找来了同乡的好伙伴熊二和熊三,这个秘密他跟谁都没说过,这个小姑娘三下两下就给算出来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马苔苔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然后指着熊二,说:“你,同样,脖子前倾,经常低头做事,平时虽然穿搭不怎么样,但每天发型却弄得油光光的很时尚,说明你对这方面很在意、很擅长,或者是一种经常弄头发养成的习惯,你的手裂得很严重,应该是经常触碰洗发染发的化学物品导致的,你的右手拇指与食指内侧有茧子,应该是经常拿剪刀才会这样。”

  熊二也目瞪口呆,但他比熊一强一点儿,还晓得反驳:“你瞎说!”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早就怕了,他的确是个理发师,同乡熊一来找他去给大老板做保镖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但还是感觉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在了面前,值得他去冒险,他便隐瞒了理发师的身份,做了老板的保镖,但老板特挑剔,于是他们就只好撒谎说以前在少林寺练过。

  见他畏缩不敢看自己,马苔苔便也不再理会他,直接转向熊三,说:“你,脸色黝黑皮肤差,紫外线照射太多所致,所以,工作一定在户外,身材不匀称,不仅脖子前倾还略微驼背,臀部宽大,肚子也凸出,因为经常坐着。在外面,坐着的工作,是出租车司机吧!”

  熊三本来就不怎么说话,现在更说不出话了,吓得向后躲了一步,又躲了一步。他原本的确是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因为也是熊一的好伙伴,便被熊一拉入了伙。

  马苔苔找补一句道:“而且你有重度口吃的毛病,所以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这个特征恐怕你们那位第五老板到现在也不知道吧。”

  这下子三人全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