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寂寞玉华

第一章 第二节

寂寞玉华 南山顽狐 2796 2020-03-07 09:37:00

  小屋里,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张云帆翻了个身不愿理会,故意磨蹭了好久,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为什么不理我?”

  高阳这次不等张云帆开口就直接开吼。

  张云帆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耳朵,皱起眉头把电话拿远一些,这才含混不清地开口道:“没有啊,昨晚玩一宿游戏,正在睡觉呢,我好累啊。”

  说着话,张云帆表演似的冲着电话故意打了个哈欠。

  “你玩的只有游戏吗?和谁一起睡觉呢?你会那么老实?我才不相信呢!”高阳不依不饶的嚷嚷。

  “不信算了!”张云帆实在是有些不耐烦,狠狠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重新缩回被窝。可没多一会儿,张云帆心里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心头不由荡起一阵慌乱。

  “大不了分手!爱谁谁!”

  张云帆自言自语了句算是给自己慌乱的心一丝丝安慰。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

  这次无论电话铃声怎么响,张云帆绝不再理了。手机被压在枕头下,可铃声却一遍遍的响起随后又像断了气一般突然失声,然后又再次响起。真像是一部主角早早中枪却能熬到片尾的电影,真烦!

  张云帆从被子里猛地钻出头来骂了句“我艹!”三下五除二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来,一把从手机背后扣掉电池,将好死不死的手机狠狠摔在床尾。

  张云帆长长的出了口气,狭小的出租屋里总算回复了清静,张云帆像是去掉了头上的金箍一样舒舒服服地缩回被窝里。不一会儿功夫,小屋里再次响起了呼噜声。

  ……

  “张云帆,你个王八蛋……”

  出租屋的房门突然被擂的山响,张云帆随即从梦中惊醒,猛然坐起身茫然四顾了好久,这才想起女友打电话的事就发生在刚才而不是在梦里。

  “完了!”

  张云帆惊坐而起,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突然愤怒的抄起身边的枕头,狠狠砸在门上骂道:“滚,我要睡觉!”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已经惹急这婆娘,干脆趁机发泄个痛快,反正一时半刻她进不来。

  “张云帆,你个臭流氓,敢不敢给老娘开门!”门外传来高阳的声音道:“你看我怎么撕了那个小狐狸精。快开门,别藏了,我都闻到骚味了。”

  “咚,咚,咚。”高阳用力踢着门。

  …………

  张云帆的出租屋是一套老式公寓的一间卧室,那扇单薄的房门在张云帆到来之前已经在那里站了近三十年,此刻被高阳全力踢了几脚眼看就要轰然一声寿终正寝。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穿衣镜中自己那张漂亮的脸,张云帆轻叹一声有些心烦的想“别人都特么羡慕我长的好,可这张脸除了能给自己带来麻烦之外,还会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嫉妒和不安。”

  有一件事是张云帆始终想不明白,这些女人的疑心怎么就那么重,仿佛自己是只泰迪,只要一眼没看住就不分场合地去嗨!嗨!嗨!

  可他不知道,其实这一切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他那副对啥都无所谓的性格,让女人心里总没个着落。

  “你开不开门,不开我可砸啦。”见擂门没有作用,高阳也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楼上的,你他妈还能不能住,不想住就赶快给老子滚。”正当两人隔着门闹的不可开交之际,从楼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喝骂声。

  张云帆听到这声音浑身好似被电打了般,全身剧烈一抖困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迅速从被窝里跳起身,手脚并用爬到靠窗的位置,躲在那扇灰蒙蒙的木窗悄悄向楼下窥探。

  其实不用看也能猜的出是谁在骂。没错,是房东,那个张云帆最害怕的男人。

  “整天尽招些不三不四的来,闹的人不得安生,你他妈的不行今天就滚。”房东站在楼下指着张云帆的窗口继续骂道。

  房东是个高大魁梧的中年汉子,没有老婆也没有正经工作,靠着收房租过活。整天什么爱好都没有,只知道对着楼下小院里的一众健身器械嘿哧嘿哧发泄无处安放的躁动。

  张云帆就算可以不尿自己的老板,却不敢惹他的这位房东。张云帆见到老板从来都不拿正眼夹,可每天进出这间出租屋,总会点头哈腰哥长哥短地拍房东马屁。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张云帆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害怕。

  有一次高阳实在见不到自己男人这副怂样,于是问张云帆为啥会这样,张云帆只是解释说到哪再去找这么便宜还有暖气的房子啊。

  “哥,不好意思啊,哥,我马上解决!马上!”张云帆从窗口露出半张脸冲房东又是敬礼又是赔笑道。

  “赶紧让那娘们闭嘴,你他妈听见没?”房东挥舞手中哑铃作势要砸。

  “好嘞,哥,马上,马上搞定。”张云帆缩回脑袋,几步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将已经哭花了脸的高阳一把拉进房间。

  高阳此刻虽然妆已经花了,但依旧能看出那是个相貌出众的姑娘,高挑的个儿外加前凸后翘的身材,根本挑不出毛病,脸盘也长得好,两弯柳眉一双杏目,鹅蛋脸上带着点婴儿肥,尤其是那白皙细腻的皮肤那真真是赛了雪一般。

  要说就这样的姑娘放到谁身边那还不乐开了花,可张云帆这货偏偏只对那些破游戏上心。

  高阳刚被拉进屋,不用张云帆出言哄劝,眼泪都顾不上去抹一把就已经换上名侦探柯南的派头,旋风一般将小屋上下里外翻了个底朝天。

  最后将床单上所有的毛发收集到一起,用手机拍照后再放大一一比对,确认都是张云帆身上掉的这才算是罢了手。

  高阳扔掉手中那几根体毛,拍拍手,还不放心似的又将小屋扫了一遍,眼珠转了几转这才回过头来,正要开口再问点什么,正好碰上张云帆那冷的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

  要说这高阳还真不简单,见张云帆眼中闪着寒光,立刻将头一低双手在身前不停的扣来扣去,待她再抬头时双眼闪烁着一汪欲落不落的眼泪,整个人一瞬间从母老虎换回成软萌妹子的样子。

  嘟嘟嘴,眨眨眼,暗夜魔王秒变萌妹,高阳的转变过程简直生硬到不讲理。

  张云帆冷着脸狠狠瞪了高阳一眼,本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好让自己的下场不至于那么可怜,但很可惜……因为有太多的眼屎,眼睛有点糊,张云帆的这副冷脸没绷住。

  就在张云帆忍不住用手去揉眼睛时,高阳立刻抓住时机,口中突然发出“嗯……”的一声娇喘,不由分说撞进张云帆怀里,“嗷”地一声放生痛哭,边哭边抽泣道:“我错了,人家就是好怕,谁叫你身边总围着几个小狐狸精,万一失去你……我就……”

  一通毫无新意的道歉,高阳借擦眼泪的机会偷偷抬眼去看张云帆,可怜张云帆被高阳这么一哭弄得不知该如何时候。

  张云帆来不及重新挂上冷脸,高阳却已经发起了第二轮攻势。

  一张红彤彤嘴唇狠狠印在张云帆唇上,。张云帆向后仰了仰头想避开高阳的热吻,可谁知高阳竟趁机猛然一推张云帆,不管张云帆如何反抗……

  出租屋里终于安静下来,张云帆终于如愿以偿的能够睡自己蒙头觉了。

  此刻,高阳背靠床头悠悠的点燃一支香烟,瞟了一眼身边的张云帆,嘴巴轻轻开合几下像是无声地骂了句国骂,那是极尽宠爱的骂,就像是在骂自家的哈士奇一样一样的。

  高阳爬起身,高阳突然注意到透过窗上的小孔刺入一线阳光,正好斜斜划过张云帆那张精致的脸,两弯又长又茸的睫毛变得格外醒目。

  高阳不知不觉间看的有些出神,目光在张云帆脸上停留了许久,像是在欣赏一件心爱的艺术品一般,细细从额头看到唇角。

  高阳突然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自言自语道:“是我的。”

  说完,重新缩回张云帆的怀里,十分满足地闭上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