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和记

第十三章

春和记 鹿司 1945 2020-03-29 10:04:12

  等顾春和再次醒来,看到的是箫景明温柔清澈又着急的眼睛。

  只见箫景明红着眼眶,紧紧地握住顾春和的手。“你醒了安娘,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再不醒来,我真的要打你屁股了。”

  顾春和有点发晕,全身无力,躺在床上虚弱的说“我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大夫来看了,说只是操劳过度,我去和岳父岳母说一声。”

  随即出去找顾家夫妇。顾春和望着挂在床头上的香囊袋,里面甚是好闻的合欢花味道,使人不禁平静下来。

  不久后,安平侯进来了。

  安平侯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字,她是那么美好,又是那么弱,就像第一次遇到那个人一样,两张脸叠在一起,一个是年轻的她,一个是现在的她。

  顾春和望着侯爷进来,心中有点恐惧。侯爷哪一天在祠堂说了好多话,她现在都不太想回忆起来。可是侯爷似乎知道了她的心思,在床边的木椅上坐了下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时之间也可能是接受不了。但是安娘,你得回去京城。只有你回去了,你母亲才有机会活下去。她可是天天盼着你回家。”

  “可我不想回那京都,我不想回去当那什么侯爷家的小姐,我只想留在这里。”顾春和说道此处,望着侯爷从衣袖里掏出的一块玉,递到顾春和的面前。

  “这玉是顾忠给我的,你看到这上面的图案了吧,是一朵兰花。当初你出生时,你父亲给你带上的这块玉,这里面的兰花是侯府的图腾象征。”

  原来京中贵族之家都会有用一种物品来象征自己的家族图腾。有些人家喜欢用动物,有些人家喜欢用花草来代替。而这兰花图腾就是当年侯府的象征。

  顾春和没有办法想象,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当了16年的顾家女儿却被人告诉自己是京都侯府小姐,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在世界上还存在一个亲生母亲,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这里到新的地方生活。

  “安娘,无论如何,广平侯府才是你的家,你母亲还在病榻上盼着你回家。你和她分离了这么多年,她想你想得都病了。”安平侯将雕着兰花图腾的玉放置在春和的手上,这块玉一看就是上好成色的,温润又透着灵气。

  “难道你不想回家,不想为你冤死的父亲报仇?你想一辈子都在这里,你以为那些要你死的恶人就不会找到这来?到时候,连你现在的爹娘都的死!”安平侯凤眼一闭,双手紧握,只是一想到病榻上的女人,却哽住了喉。

  “安娘,我只给你一日时间,你就得随我启程回京都。”安平侯随后只留下这句话便走了出去。

  晚上,箫景明端着温热的粥来喂春和,春和望着刚成亲不久的夫君,只见他坚毅的目光,棱角分明的侧脸,紧闭的薄唇,这几日的奔波使他消瘦了些,但也无妨他依旧壮硕的肩膀直挺挺地,像是会为自己撑起一片天地。

  箫景明感觉自己的小娘子在盯着自己,移过脸看,只见小人儿平日白皙的脸庞因着焦虑瘦了些,眉眼里带着一丝挥之不去淡淡的忧愁,清纯水润却怯弱的杏眼望着自己。

  箫景明知道怎么回事,早上安平侯找过自己,也说了必定带顾春和回京都的决心。

  箫景明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顾春和的脸庞,“安娘,你是不是在担心要去京都的事情。”

  随即顾春和点了点头。“安娘你是怎么想的呢?”

  顾春和能怎么想,她想不去,想一直呆着箫景明的身边,当什么侯府千金,在这里她活的快快乐乐何苦去京都看别人的眼神。

  “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再娶别人。”顾春和突然问道,“这次一走我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要是我一直不回来了,你会不会把我忘记了。”

  说着顾春和便狠狠的抱住了箫景明的腰,把头深深埋在他的胸前,低声哭诉,她一想到箫景明再娶,她的心就像被刀子挖出来一样痛。

  “可是我不准!不准!你是我的夫君,我不想要去侯府了,我一去就把你丢了,不!是你把我忘了。”

  说着便在他胸前呜呜呜的哭泣。箫景明还以为怎么回事,想着半天她居然以为自己不和她一起去吗?

  “我看是你把我忘了吧,现在要去当侯府小姐了,先把夫君丢在家里。”

  顾春和抬起头来,泪眼婆娑望着眼前的男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回丢了忘了你啊。”

  箫景明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的娘子去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不离不弃。”

  顾春和一直以为要回去京都,箫景明是不会跟她回去的了,京都离这里这么远,这一路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也许自己的夫君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她既想着要夫君陪伴,又不想夫君遭罪。一个人就是太贪心,世间哪得两全其美的法子。

  又况且箫景明在这里还有衙门的活,想到这里她心又惴惴不安。

  “安娘,你又在乱想什么?你是不是担心这一路到京都会有什么危险。你别怕,你夫君会武功,安平侯周围都有暗卫,定护你周全。”

  箫景明揉了揉怀里人儿的脑袋,“你什么都别怕,你在哪我就在哪。”

  顾春和在他怀里闷声闷气地说,“我是怕你不要我了。”

  “小傻瓜,哪能不要你啊,我就差把你系在裤腰带上了,我的小祖宗。

  ”就在这时,箫景明一抱,就把春和放在自己的身上,揽着她不放。

  顾春和又转了身趴在他身上,“安娘,侯爷也同我说过了,此次进京都定是不太平。但是我必定护你周全。”顾春和在他身上趴着,听着他给她讲话,听着听着便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