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请让我追寻你

第三章来到你的世界

请让我追寻你 陈情旧事 2493 2020-03-07 17:00:54

  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一声声密集的雷声响彻天地,伴随着一道道巨大的闪电划过阴沉的天空。

  洞口出现一个男人,居然是他。

  女子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微微颤动。

  男子的心,一下子跟着紧张起来。

  禾梦睁开眼,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周围金碧辉煌,好生气派,像是皇宫一样。

  “是你?”禾梦看见了他。

  下一秒,一个怀抱就上来。

  “你终于回来了,梦儿。”风扬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禾梦看着风扬,剑眉星目,五官立体,棱角分明,肤白如雪,及腰的长发半扎半束,身着一身洁白的锦玉内衫,外衫宽大的袖摆随风而动。

  这是漫画里走出的少年吧!

  禾梦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她梦到这个男子的梦实在太多了,都知道自己在做梦了。

  禾梦一把风扬反推在床上,一个红唇就亲在了风扬的唇上。

  现实中这么帅气的男人怎么可能看的上自己,在梦里可以无限放肆,自家的白菜不能让别人拔了。

  “放肆,哪来的野女子,敢对宫主无礼!”

  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烈焰红唇,身形极好的女人走了进来。

  他居然有媳妇了?不要了,虽然长的帅,可是姐姐我还是有感情洁癖的。

  “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风扬吼道。

  “宫主,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女人唯唯诺诺的,像是受尽了委屈。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语气好像一座冰山一样冷。

  走前女人死死地瞪了一眼禾梦。

  听说风扬从外面带回一个女人,我到要去看看,结果要让风扬给赶了出来。

  “我不会放过你的!”苏羽儿捏碎了手中的白玫瑰。

  这时青云阁中。

  “你还好吧,昨晚在山火谷发现了你。”男子温柔的说。

  “那个叫我离开那的人是你?”禾梦依稀记得自己醒来时就在一个山洞中,洞里开满了白玫瑰,本来想出去,谁知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只能在哪个巨大的山洞里转悠,突然发现前方花丛中有一个好像玉石是做的棺材。

  “你干什么?快离开那!”这时一个男子嘶声力竭吼道。

  可当她转过身来那一刻,看见一个全身湿透,雨水顺着他的眉毛划过脸颊,直至下巴,即使雨水让他变的狼狈,也掩盖不了他拿清冷的气质。

  昨天晚上,风扬想起来去好久没去看梦儿了,就一个人独自进了山火谷,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当她跑进山洞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女人。

  当她转身过来时,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是的,她回来了。

  回忆被打断,“那我是怎么来到这的?”禾梦问。

  “你一见到我就上来抱着我,说你今晚来我家蹭一晚住。”风扬嘴角样子起,邪魅的笑着说。

  好像是这样的,她以为她是在做梦才敢这么说的,毕竟这个少年经常到她的梦里做客。

  “不可能!我不是她,这是我的梦境。”禾梦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手,怎么有痛觉……

  风扬把禾梦与他之前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她,因为他想要的是那个文静大方,温柔体贴的梦儿,而不是这个性格完全和梦儿相反的禾梦,他要补偿曾经对梦儿的伤害,他他以为她是装疯卖傻,故意的。

  有痛觉,难道我真的是梦儿,死了三年从棺材里爬出来的?

  风扬又变回那个冷漠的样子,“去,给夫人新作几套衣服。”

  禾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一套睡衣。

  什么!睡衣!只有现代才有的!

  说明,我不是梦儿,我是禾梦,如假包换。

  我穿越了!

  禾梦只到风扬的下巴,他宠溺的看着禾梦:“梦儿,你这是在想什么呢?可以告诉夫君吗?”

  “啊?哈哈哈…没啥没啥。”禾梦尴尬的笑着。

  一个转身,风扬把她抱在了起来,走向床去。

  这家伙要干什么?

  “不行!你已经有媳妇了,我不要你!”禾梦在风扬怀中挣扎着。

  风扬这个身体强壮的男子,禾梦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

  躺好。

  禾梦不敢动,生怕会惹怒这个阴晴不定的男子。

  好好休息,我去处理点事情。

  风扬走了几步,回过头笑着说:“此后,我会护你周全。”

  我会护你周全。

  风扬,如果你早这样想,真正的梦儿就不会死了。

  禾梦真心替这个痴情的女孩惋惜。

  “虽然你的身体活过来,可是灵魂不是你的了,对不起,我占用你的身体。”禾梦看着镜子里这个和现代那个自己一样的身体。

  阳光明媚,暖暖的。

  好吃好喝了这么多天,还真是托梦儿的福了,风扬那个高傲的少年才会处处维护自己。

  禾梦觉得实在无聊,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来这几天,除了风扬对自己好,还有身边的小枫,其他人好像都不喜欢我。

  “小枫,你知道为什么你们这的人都不喜欢我吗?”禾梦好奇的问。

  “这…”

  “没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虽然和以前的小姐性格不一样了,到也没有架子,对自己甚至比原来的小姐还好,觉得瞒着她真的很过意不去。

  “因为三年前,宫主不喜欢你,灵云宫上下都知道,虽然你也是是灵云宫女主人,可是把你放在眼中,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

  小枫愤愤的说,不管之前的小姐还是现在的小姐都是待人极好的,那些人就是喜欢欺负善良的人。

  “就是因为这个?”

  “不是,还有你得罪了苏羽儿,就是宫主的小妾,上次来青云阁那个。”

  “这个苏羽儿真是小气,无聊,明明是风扬那个死渣男得罪她,怪我干啥,还让人孤立我。”

  禾梦气的跺脚。

  一个躲在暗处的侍卫离开了。

  “什么事?”风扬正在练习书法。

  侍卫凑近风扬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

  “去告诉苏羽儿,如果她敢对夫人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就等着喂狗。”

  风扬像是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强压着怒火。

  “易白轻!”

  江宁靠着柱子摇摇头,我满月阁还有一帮事要处理,先走了。

  “……”

  走到门口时,江宁过去和一个五官俊秀,肌肤雪白的男生相拥而抱。

  “好久不见,白轻。”

  “嗯,阿宁,三年了!”易白轻语气深长。

  “好好说话,都是自家兄弟”江宁轻轻拍了一下易白轻。

  “我和他,回不去了!”说着就走进了青云阁。

  属于我的,我该拿回来了。

  “小枫,和我讲讲以前你家小姐的是吧。”

  小枫一脸疑惑,你不就是我家小姐吗?

  不,哈哈,那啥,说错了,我的事我的事。

  小枫把梦儿从小到大的事讲了一遍。原来,这个女孩子是被风扬逼得温柔大方的,从前她也是个调皮的孩子。

  这中间提到一个人,易白轻,梦儿的青梅竹马。

  梦儿怎么会选择和风扬这个渣男在一起,放弃易白轻呢?

  要不是我现在知道了梦儿的过去,还真不知道风扬以前居然是一个无情无义,心狠手辣,阴险狡诈的渣男,我就要被他这双温柔无辜的眼睛给蒙骗了。

  呸!死渣男!

  还整天穿着一身白衣,假装温柔至极,来我梦里欺骗我的感情!

  算了这点不和他计较了,我也贪图他的美色。

  不过他对我挺好的现在,不对,不是对我,是梦儿,不是我。

  “我要回去,我还要养家糊口呢!”禾梦叉腰气鼓鼓的说。

  可是我又要怎么回去呢?姥姥应该着急了吧!这么多天没在。

  我好想回家。

  “我带你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