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清宦行

十八、丞相府

清宦行 穆羽寒烟 2025 2020-03-08 21:30:34

  洪散旦的事平息没多久。一日,太学院光天化日竟闯进一帮侍卫,架着王睿就往外走。

  陆韭儿猜想是洪家的人来报复,正要动手却被王睿拦下。

  王睿攥着她的手宽慰她只是家里来人,过几天就会回来,让她不用担心。

  眼看着王睿被架上了轿子,陆韭儿放心不下,偷偷尾随在后。

  看着轿子一路被抬进丞相府,陆韭儿很是惊愕,王睿竟出身丞相府!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王睿却毫无音信,陆韭儿已经坐不住了,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终决定前去查看。

  丞相府不比寻常地方,守卫众多,犹如铜墙铁壁,硬闯肯定不行。

  陆韭儿请了个病假,在丞相府观察了几天,发现给里面送菜的检查并不严,陆韭儿使了点银子买通了送菜的,扮作他的同伴,混入府内。

  丞相府房间众多,实在不知从哪下手。

  恰逢两个送饭的丫鬟在讨论孙少爷被关在寝室已经半月,不吃不喝在那绝食抗议,今天这饭也不知送不送得进去。

  这时间与王睿离开太学院的时间吻合,猜想应该就是他了,顺着她们找到了他的房间。

  陆韭儿躲在角落,远远望见他正对着窗在看书,陆韭儿眼底微微泛泪,多日不见他看着消瘦憔悴了不少。

  他偷偷潜到他的窗下,突然起身将他吓了一跳。王睿定睛一看是她,欣喜若狂地将她直接从窗外抱了进去。

  他对着她的脸一顿亲吻,抚摸着她的脸颊细细打量,“你清瘦了,是想我想得吗?”

  看着他深情款款的样子,陆韭儿并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娇羞地点点头。王睿喜极,将她紧抱在自己怀里,又是一顿狂亲。

  陆韭儿也抚着他的脸,很是心疼,“你也清减了好多。他们说你不吃东西,是真的吗?”

  他将她搂在怀里,手掌抚着她的头,宽慰道:“放心好了,我有个叫裴清心腹,他会偷偷给我送吃的。”

  两人还在亲亲热热、你侬我侬,突然“砰”地一声,门被重重推开。

  踏着急步走入门内的是一个衣香髻影,雍容华贵浑身散发着一股冷艳之气的女子。

  陆韭儿看到她的第一眼实在是忍不住惊叹于她那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容貌。

  她杏眼柳眉、肤若凝脂、婀娜多姿,若是西子在世亦不过如此!

  她的眉眼与王睿有几分相似,看着容颜估摸二十出头,陆韭儿猜想她应是王睿姐姐。

  女子看着紧抱在一起的他俩,眉头紧锁,不怒自威。

  陆韭儿赶紧与王睿分开,站出一段距离。

  女子款步上前,对着王睿抬手就是一个重重的巴掌,然后转头看向陆韭儿,朝她逼近。

  王睿赶紧挡在陆韭儿前面,委屈地捂着脸,“母亲,她是我同窗,就是来看看我的,你别为难她!”

  母亲!陆韭儿着实一惊。王睿今年十七,若是母亲怎么也得三十五岁左右,可她完全看不出是半老徐娘的年纪。

  她面色冷冽,柳眉微挑,“同窗?同窗用得着搂搂抱抱吗?!”

  王睿倒是不管不顾,坦荡应道:“没错,她是我的爱人!我要与她长相厮守!”

  陆韭儿错愕地看着他,也用不着这么直白吧!害她怪羞涩的。

  “我看你是疯了!”女子厉声吼道,声音已接近咆哮。

  陆韭儿看着她目光凌厉似要杀人,心里一阵胆寒。

  她凑近王睿,用冰冷而缓慢的语气,一字一顿说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他!”

  她此刻阴冷的表情与她娇艳的脸蛋极为不相衬。

  王睿冷静地与她对视,用同样冷冽的语气回道:“你要杀她便先杀我!”

  气氛凝滞,寂静的犹如一潭死水,连空气都充满着压抑。

  陆韭儿无奈地看着他俩,心想你们母子俩斗气可别扯上我的小命啊!

  陆韭儿试图打破沉闷,小心翼翼开口道:“伯母,我就是担心王睿的安危过来探望一下,如今看他挺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吧!”

  她心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赶快开溜吧!丞相府弄死了人跟捏死只蚂蚁一样轻松,这女人连亲儿子都打,就算不杀她,说不定会叫人暴打她一顿都有可能!谈个恋爱没必要把命都搭上吧!

  说完她昂首挺胸自顾自地往外走,就像真的是来探望完朋友一样自然。其实她内心慌的一比,但表面还是装得很是镇定。

  走到半路还瞟到送菜的已被家丁打得屁股开花,估计是那送菜的露了馅才害得她一下就被发现了。幸好那女人也没派人拦她,陆韭儿一路顺顺利利地走出了丞相府。

  刚走出丞相府,陆韭儿不禁抚胸微喘,一顿后怕。

  回到太学院,陆韭儿又开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忖着这王睿母亲看着实在可怕,很不好相处的样子,她跟王睿估计是没可能了。想到自己第一次对爱情有向往就这么无疾而终了,不禁越想越难受,不免伤心落泪起来,她将头埋在被窝决定好好哭一场,哭完就把王睿忘了,当作做了一场梦。

  半梦半醒间,一条手臂揽上她的纤腰。陆韭儿瞬间惊醒,正欲挥拳开打,却听见一声熟悉的嗓音,“是我!”

  王睿!他怎么回来了?

  陆韭儿平静下来,黑暗中摸索着他的脸庞,“你怎么回来了?”

  “我让心腹偷偷帮我潜出来的,怕你胡思乱想特地来看看你,等会还得回去的,不然败露了他会被打死的。”

  他自顾自地将陆韭儿扣在他怀里,亲吻她的额头。陆韭儿很纠结,是越陷越深还是就此和他讲明从此再无瓜葛。

  还没等陆韭儿下定决心,王睿率先开口,“我母亲平时不这样,以后你嫁给我我也定会护着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你再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定能讨得她的欢心!”

  嫁给他?生个大胖小子?他想得是不是太多了!陆韭儿可从未想过这么长远的事。

  她嘟嘴道:“谁说要嫁给你了。”

  王睿皱起眉,不悦道:“你不嫁我嫁给谁?我们都有肌肤之亲了!”

  她赖皮道:“我不认账你又能拿我怎样!”

  “你!”王睿气结,对着她的纤腰、胳肢窝一顿乱挠,痒得她像个虾子一般蜷来蜷去,连连求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